2010-02-18

蔡子強:窮得只剩下錢的人


【日月報】1961 年,甘迺迪就任美國總統,在其就職演說中,他說政府要去幫助那些身居陋舍的人,並解釋說,這與是否實行共產主義無關,而是因為——這是正確的。接,他更說出了擲地有聲的一句:

「如果一個自由社會無法幫助多數的窮人,它亦無法保存少數的富人。」

(If a free society cannothelp the many who are poor, itcannot save the few who arerich.)

50 年後, 「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這樣的貧富兩極化現象,仍然沒有得到解決。不單止是美國,香港更是如此。於是我們有7 萬元一平方呎「天價」,只得46 層但卻有88 樓的「超級豪宅」。

上個禮拜,傳出政府將於新年度財政預算案中,調高2000 萬元以上豪宅的買賣印花稅至最多4.5%,以壓抑炒風,旋即惹來地產商強烈反撲,認為此舉無助壓抑豪宅炒風,反迫使資金轉炒中低價樓,進一步影響民生,以及干預市場操作云云。

這樣的嘴臉,只會讓人看了之後,搖頭嘆息,慨嘆他們識見的淺薄。他們會扭盡六壬,想出「跳層」、為樓價造勢等;但對於民情、民怨和民憤, 就「闊佬懶理」。

其實如今豪宅的印花稅, 最高也達3.75%,所以即使加至傳說中的4.5%,也只是加了0.75%,一幢2000 萬元的豪宅,牽涉的只是15 萬元,但那些地產商已經為此暴跳不已。

去年年尾,曾蔭權發表施政報告時,起初他的說法,也是豪宅漲價不會影響普通民居樓價以及尋常百姓民生,但如今特區政府官員已經不敢再彈此調。

樓價從來都不只是經濟問題,它也牽涉階級矛盾,影響社會穩定,所以樓房從來都不是一個單純的商品。因此,世界各地,政府都不會對房屋供應、樓價等,完全放任不管。要是政府真的撒手不管時,一天,階級矛盾因樓價、住房問題,而變得白熱化和尖銳,社會日趨暴戾時,地產商本身最終也會成為受害者。

馬克思所預言那場推翻資本主義的無產階級革命,最終沒有到來,其中一大原因,是因為政府扮演了階級矛盾「仲裁者」及「調和者」之角色,來讓資產階級沒有得寸進尺,賺盡最後一分錢,把無產階級「逼上梁山」。

我想那些地產商,或許應該從甘迺迪身上,學曉一些智慧。如果他們目光短淺,只關心如何可以從豪宅的瘋狂泡沫中,刮到一大筆,而不理會民情和民怨,最終,他們只會被同時颳起的民意狂,一起淹沒了自己。不能解決多數人問題,亦會讓少數人當災,就是這個意思。

看了他們的嘴臉,看到他們的識見和修養時,令我想起,什麼是「生命中窮得只剩下錢的人」。

x x x x x x

不如讓梁家傑替補?

為了打擊補選╱公投,愛國陣營一樣扭盡六壬。最新一,就是為一個說法造勢,那就是修訂選舉條例,以後如果有當選者不願繼續做立法會議員,那就不妨按照選舉中選票總數的順序,順理成章地由隨後者,自動當選為本屆立法會議員。

他們並振振有詞的說,這是借鏡於人大的補選制。現時若然港區人大代表出缺,依例會按得票率多寡,將當屆落選的參選人依次遞補,而不需要勞民傷才,另搞一次選舉。他們解釋說,其法理依據是,選民在投票時已經選了一些候選人,而所有候選人大都承諾願意為社會服務,雖然部分因票數不足而未能當選,但選民的授權仍在,現在既然有議員要辭職,就應該按得票多寡依次填補空缺。

我想,民主派或會支持這個做法,如果同一套做法也適用於特首選舉之中。換句話說,就是一旦曾蔭權也不幸「腳痛」下台,就由特首選舉中得票第二高的候選人,即是梁家傑依次遞補,橫豎他也一樣承諾願意為社會服務,不知讀者又同意否?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