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1

蔡子強:葉公好龍 特區政府的與民溝通


【日月報】戰國時代,法家代表人物申不害,著有《申子》一書,當中收錄了以下一個故事:

話說春秋時有楚國人葉公,愛龍成癖,不單止家裏的牆,就是樑、柱、門、窗上,都雕滿一條又一條的龍。就是這樣,葉公愛龍的美名,遂傳遍天下。

天上的真龍,聽說凡間有對自己如此喜愛的這樣一位葉公,也大受感動,決定下凡向他表達謝意。或許人們會想,葉公看見真龍時,應該有多高興,但實際是,當葉公看見真龍時,卻嚇得魂飛魄散,慌忙逃跑。

從此人們終於明白到,葉公喜愛的,其實並不是真龍,而只不過是它的替身,亦即是所謂「似龍而非龍」的東西而已。

講一套,做一套

從此之後,用來形容別人嘴上說得漂亮,說到自己對某樣事情,如何好生嚮往,但到了真的需要身體力行時,卻百般推搪,避之則吉,講一套,做一套,便稱之為「葉公好龍」。

今天社會,凡事講求政治正確,民主、官民溝通、為人民服務等概念,官員永遠說得琅琅上口,冠冕堂皇,但到了真的要落實時,卻往往淪為另一回事。「葉公好龍」這句成語,可說別具時代意義。上周六,兩位特區政府女問責局長,鄭汝樺和林鄭月娥,均大張旗鼓,親身掛帥,表現出要努力做好官民溝通。

林鄭月娥是從上周起,一連4 個周末,在商業電台「開咪」,聽取市民對市區重建的意見。原本,透過phone-in 節目,讓官民直接對話,當然份屬好事,但後來卻被發現,原來這是市區重建局以16 萬元購買的商台節目時段,於是便惹來連串質疑:為何有香港電台,這樣的公營廣播平台不用,而要另闢蹊徑,甚至不惜耗用公帑?官員是否想一手包辦製作,好令那些總愛刁難的電台名嘴消失,讓自己可以暢所欲言,避免讓自己難堪?這又是否在搞「一言堂」?

林鄭月娥解釋,選擇商台而非港台,是由公關公司決定,企圖以此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但無論如何,用錢購買電台時段,總讓人覺得混入廣告和宣傳成分。

facebook show只是media gimmick

至於另一位高官鄭汝樺,同一天,選擇用上facebook 這個年輕人的潮流玩意,作為溝通平台,則更惹來劣評如潮。

鄭與副局長邱誠武,再與幾位學者,一些民間代表,以及一些官方經過精挑細選後,揀出的「80 後」, 「安坐」在一個與與外界隔絕的封閉房間裏,大談《運輸基建‧公眾參與前瞻》,並進行網上直播。但大部分時間,他們都是自說自話,而所謂「公眾參與」,只限透過facebook 留言,而且時間也只限於短短3 小時,官員亦不會即時回應,實在讓人看不到,任何官民之間的真正交流和互動。

由始至終,這只是一個「論壇」,與過往政府舉辦的論壇無異,唯一「整色整水」的,就是加入facebook 這個元素,但卻與整個論壇基本上是切割開的,給人的印象只是一個media gimmick,用來吸引傳媒報道,營造電視和照片畫面。因此,「噱頭」多於「實質」, 「政治包裝」多於「坦誠對話」。

在高鐵事件中,鄭汝樺一直被詬病,沒有與反對者,尤其是那些「80 後」面對面對話。甚至出現了不惜由警察重重包圍,離開立法會到地鐵站,也不願稍移玉步,面向那些年輕人;以及即使是由《明報》所主辦的那一次論壇,她也只是願意以「前後腳」的形式出席。因此,鄭是否打算,以今次的facebook gimmick,就向外交差,營造一個樂於與年輕人溝通的形象呢?

我想,這次事件之後, 「80 後」只會更覺鄭汝樺虛假,只曉政治化妝,還要是至為劣質的那種。

前一陣子,當反高鐵運動風起雲湧時,曾蔭權曾經在答問大會中,表示注意到「80 後」對社會的不滿,因此會加強與年輕人的溝通云云,但當被泛民再三邀請他,即時到立法會門外,與正在為反高鐵撥款而斷食的「80 後」對話,了解他們的心聲時,他卻說不宜在「群情高漲」時展開溝通。如今事隔一個月,群情再沒有那麼高漲,不知道對話還有沒有下文呢?

「似龍而非龍」vs.「似民意而非民意」

問題的癥結是:輿論普遍要求,高官要放下身段,聽取民意,於是,他們總不能聽而不聞,視若無睹,做好做醜,怎樣都要有所表示。但高官又不願離開自己的comfort zone,直接面對群眾,於是唯有搞些「整色整水」的玩意,以政治化妝和形象工程,來讓外間「看」起來,自己真的有與民溝通,蒙混過關。

葉公追求的,是「似龍而非龍」的東西,那麼,這些特區政府高官又如何呢?我想,那就是「似民意而非民意」的東西了。

「似民意而非民意」的東西,那又即是什麼呢?

我想,那無非是「聽得入耳、聽得舒服」的「民意」。

所以, 「開口埋口」,說自己重視與民溝通的高官,其實都是「葉公好龍」,想的只是「聽得入耳、聽得舒服」的「民意」,所以,就是要搞論壇,也如鄭汝樺一樣,找些千挑萬選的「80 後」。當民眾真的走到她跟前的時候,我想,她是會「走夾唔抖」的。

‧毛澤東在《毛選》第一卷第二篇文章,〈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有如此的一段: 「嘴裏天天說喚起民眾,民眾起來了又害怕得要死,這和葉公好龍有什麼兩樣!」

這樣貼切的一段,是否應該找人轉贈給政府一眾高官呢?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