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4

林天悟:動新聞將全面起錨﹖

近日傳媒行家之間流傳一段YouTube短片,名字叫「蘋果動新聞原來是這樣造出來的!」影片有CNN標誌,相信是今年初拍攝,而較早之前《蘋果日報》製作出高爾夫球界一哥活士(Tiger Woods)深夜撞車的動畫短片,被外國傳媒爭相採用,這種表達故事的新手法引起全球新聞界討論。

無立體動畫「播」世盃

CNN的記者到台灣訪問壹傳媒老闆黎智英,他說動新聞不是無中生有,而是有新聞文本作藍本(也許該叫劇本吧?),再現的故事是「人人都想看」。傳統的新聞界人士卻認為,動新聞美其名是把「失落的事實」重現,實際上卻是誇張堆砌,屬於「小報風格」,美國媒體界甚至有人說是「混和了事實和猜測」,結果會減低新聞的公信力。現實情況是全球媒體早已出現「小報化」趨勢,熱切渴望曲折離奇及灌水(juicy)的新聞,如果以此看來,「小報化」也許可以理解為褒獎的形容詞。

黎智英向記者表示,對於外界的反應毫不驚訝,還認定動新聞大有可為;談及賺錢模式,他說,可透過新聞通訊社「賣片」予全世界媒體,就算每家機構只收取十分低廉的價錢,最終亦可賺大錢。

從片段資料可知,製作二十秒的動新聞片段約需四小時,但不知是否包括開會及測試時間。總之,每段短片都是得來不易,而且成本不菲。至於黎智英那個「積少成多」的如意算盤是否打得響?相信不久將來就會知曉。

動新聞由去年十月推出至今,現在已成為行內以至坊間的尋常用語,那段短片的內容其實已變成「舊聞」,能再次成為行內熱話,只因近日動新聞似有普及化象,有行家更打趣說:「看來動新聞真的要『起錨』了!」這次帶撩起新火頭的,是無電視。

事實上,過去各間電視台亦有使用繪圖或簡單動畫去表達新聞事件,以便填補畫面不足,亦能讓觀眾更容易明白報道內容,近日有線新聞中,亦見到類似動新聞的短片,而且技術漸見進步。今屆世界盃的轉播權由有線電視奪得,其他電視台只能用硬照,加旁述報道初賽賽事,由於缺少了動作畫面,吸引力當然大打折扣,詎料無卻以動畫殺出一條新血路,而且廣獲好評。

無使用立體動畫技術,把球賽中的精彩片段重現,球員的動作神態幾可亂真人,畫面的鏡頭角度竟帶有電子遊戲機味道,令球迷大有「驚艷」之感,即時成為討論區熱話,有網民更形容為「好睇過真人踢波」。有關片段令行家不斷讚嘆,而且動畫片能在球賽完結不久就能看到,既提供了新鮮感,又補充了失去轉播權的現場感,而且大大拉闊了動新聞可持續發展的空間。

當動畫成為新聞元素

多位行家一致認為,動新聞對電視台的益處較報館更大,因為重播次數較多,收視率亦更高,又能在不同節目中使用,成本效益肯定較網站更大。另一方面,電視台對影片處理較熟練,在同一技術下,大有機會戰勝從剛起步的報館,具有「遲來先上岸」的優勢。

以目前形勢來看,動新聞的大船一定會起錨,速度可能較大部分人預計更快,未來電視台使用動新聞的範圍亦會更廣,當動畫變成不可或缺的新聞元素時,會對傳媒帶來多大影響呢?可以想像到,記者處理新聞時,必須把文字、相片和影片一併考慮,舊有行家必須改變思想去迎合大趨勢,要拋棄抱守多年的認知,過程必定很痛苦,亦會有人被淘汰。

現在各大專院校的傳理系還沒有把動新聞列作課程範圍,未來的畢業生若有幸入行,又要重新學習,看來課程改革也勢在必行了,而率先要接受「再培訓」的,肯定是那班教授導師了。

傳媒的發展隨時間巨輪推進,發展速度加快了,「經驗豐富」就會變成「過時」的同義詞。上周二有行家問到:「當我八十九歲時,還會做記者嗎?」原因是看到現年八十九歲的美國資深女記者海倫托馬斯(Helen Thomas)對以色列發表了不當言論而黯然辭職,令傳媒生涯以污點畫上句號。

海倫托馬斯是黎巴嫩移民後代,自一九六○年開始擔任駐白宮記者,有「新聞界第一夫人」稱號,從甘迺迪到奧巴馬等十任美國總統,全都受過她的無情問題洗禮,白宮新聞發布廳設有鑲上其名牌的專屬座位,可以第一位向總統發問,在新聞界享用超然地位。

記者經驗還有用嗎?

在外國媒體,經常見到一些上了年紀的記者走在新聞最前線,他們以老練專業的態度成為後輩的學習對象。曾聽過一種說法,英美記者多會專注於某一範疇,並以此作為終身志向,記者浸淫十年後才漸漸成熟,所以三十多歲才是開始,步入中年後才穩重可靠。反觀香港新聞界,卻是名副其實的「不許人間見白頭」,每天在外跑新聞的主要是年輕一代,年紀稍大的行家都以躋身管理層作為目標,然後每天坐在辦公室「收風」和處理日常事務,然後靠關係去打聽消息,再交由下屬跟進處理。

如果年逾五十仍沒有一定職銜,或者需要經常要往外面跑新聞,多會被視為失敗一族,不但被後輩視為過時,得不到應有的尊重,那是香港傳媒的悲哀現象。

談及起錨,行家這幾天熱烈討論政改的第二輯廣告,政府找來「南華之寶」陳肇麒、前新聞之花黃德如及「星之子」陳易希支持政改方案「起錨」(剛才又打錯了),廣告甫播出,行家即時瘋狂地在facebook及微博上留言,對三位主角大有意見,其中最令人嘩然的,當然是前行家黃德如,據知許多記者欲找她回應,但始終未有回音。

為政府拍廣告理應是光榮,黃德如已不在新聞界工作,其個人決定與是否「政治中立」無關,但社會對受過新聞專業訓練的人有較高要求,政改方案卻是極具爭議的話題,誰上了這條船,就要有承受風浪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