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5

沈旭暉:北韓外流球員為何不投奔自由﹖

June 15 北韓 Vs 巴西

世界盃巴西對北韓的比賽﹐焦點自然不是球場上不大存在的技 術較量﹐而是神秘的北韓隊究竟是什麼模樣。北韓打入本屆 世界盃決賽週﹐是其中一支大冷門﹐沒有球迷相信它可重覆 1966年打入八強的奇跡。事實上﹐當我們到北韓期間﹐ 當地依然大力宣傳那場四十多年前對義大利的勝利﹐可見近年北 韓的戰績如何乏善足陳。

北韓隊的最大特色﹐自然是它背後的極權政體如何通過集體主 義力量支撐國家隊﹐與及球員如何在精神感召下刻苦耐勞。 據北韓自己宣傳﹐他們的女足比賽前需要到安放已故偉大領 袖金日成遺體的錦繡山紀念宮,每人撮起一把泥土放進一個 小口袋出征﹐以示為祖國而戰﹔男足每時每刻如何學習更偉大領 袖金正日的主體思想﹐更是指定項目。

北韓代表隊和北韓軍隊是一體兩面。北韓的主力來自人民軍425 隊﹐參加的並非北韓全國聯賽﹐而是北韓軍隊內部聯賽 ﹐而軍隊聯賽水準遠比國家聯賽為高。北韓軍隊實際上是國 中之國﹐國家真正的特權階層﹐去年公然接管國家出口,並 負責對中國大陸輸出礦石資源,進而直接掌握外匯﹐又負責 監控有能力得到外匯的人。此外,北韓軍方不時調派卡車前 往各地的國營農場﹐運走當地收成供部隊使用。這是金正日所謂 「先軍政治」的效果。

但我們不能忽視北韓國家隊也有一般人想像不到的「開明」一 面﹐隊內居然有頗多外流球員。他們除了到中國﹐甚至也會 在日本和南韓聯賽效力﹐也有球員外流俄羅斯和瑞士。這些 國家都和北韓有特殊淵源﹕日本和南韓是世仇兼血脈相連的 近鄰﹐中國和俄羅斯是傳統盟友﹐瑞士則是金家政權存放個人資 產的世外桃源﹐也是金家接班人金正銀的留學地點。

西方對北韓外流球員何以不「投奔自由」大惑不解﹐以為所有 北韓人沒有了國家監控﹐就一定自動變節。其實﹐他們代表 了一個「海外北韓革命群體」﹐根本無須逃亡。目前北韓國 家隊有多人出生於日本﹐他們在日本就讀親北韓愛國學校﹐ 由於不用親身感受北韓政權種種問題﹐容易產生浪漫化的幻 想﹔而且他們隸屬國家特權階層﹐即「更平等」的一群﹐有 使用手提電話、接通國際資訊等「特權」﹐收入也無須完全 被國家「和諧」﹐可見金正日並非鐵板一塊的呆子。北韓前 鋒鄭大世就是典型例子﹕他雙親是南韓人﹐出生於日本﹐就 讀北韓愛國學校﹐有南北韓雙重國籍、而自願代表北韓﹐在 日本聯賽打出名堂後﹐終於被北韓國家隊徵召。假如北韓政權千 秋萬世﹐這類球員在國內﹐倒也衣食無憂。

無論北韓隊本屆表現如何﹐他們的軍方和國際背景﹐都可能讓 他們成為北韓未來改革開放的象徵。事實上﹐能令北韓出現 變數的﹐可能正是來自軍方﹕當北韓軍隊有自己的謀生能力 ﹐特權階級必然出現﹐對國家市場化不一定反對﹐反而只要 兼顧了自己的利益﹐還可能在關鍵時刻出乎意料的支持。就 是北韓變天﹐北韓足球隊有軍事經濟經驗、又有國際履歷﹐ 同樣可以成為「先進」楷模。因此﹐無論為公為私、為名為 利、為理想為自由、為金正日還是為自己﹐北韓隊的戰意都無庸 置疑﹐將教人眼界大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