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9

蔡子強:曾余辯論:政治不能只從功利考量


【日月報】萬眾矚目的「曾、余辯」周四晚舉行,結果以一個壓倒性的戰果結束,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訪問逾500 名有收看或收聽政改辯論的市民,結果有71%認為余若薇表現較佳,認為曾蔭權表現較好的只有15%,高下立判。

其實特區政府推出政改方案已經超過半年,方案好壞已反覆被討論過不知多少次,大家都耳熟能詳,再加上至今方案又未有任何新的修訂,因此今次政改辯論中,其實雙方也拿不出任可新的論據和觀點,勝負分野主要在於雙方的說服力和感染力。

從小市民角度出發余若薇說服公眾

余若薇優勝的地方,是她能夠從小市民的角度來說明問題,以及說服公眾。例如在提問部分,她便以從市民中蒐集回來的問題來發問,讓她儼然成了小市民的代言人。

又例如總結時,她打了一個比喻:說好比遇到一些態度誠懇的推銷員,向你推介服務和會籍,不買就錯失良機,結果你不好意思不幫襯,殊不知簽了之後才發現貨不對辦,結果取消便很難。接,她再道出1985 年香港引入功能組別,結果25 年來,只有加,沒有減,易請難送。

這個比喻的感染力在於,相信大部分市民都有試過簽了銷售合約但後來貨不對辦卻恨錯難翻的親身經歷,因此當余若薇一說,便容易立時產生共鳴,亦因而信服她的論點。

當然她的表情、身體語言等都是一流的,尤其是結語部分,她眼眶凝住淚光,聲情並茂,情懇意切,配合一句「如果我支持,我對不起下一代」,更把一位女性於辯論時可佔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相比,曾蔭權的問題是他把一些過去幾個月大家都聽過十遍百遍的論據,再以生硬的官方口,再次重複一次,結果成了一種陳腔濫調。據報道,他曾找來當年港大辯論隊的最佳辯論員,如今當上AO 的黃偉倫和劉焱來幫手集訓,但很難想像,例如引用比喻等辯論常識ABC,卻在其辯詞中通通付諸闕如。結果他的說話完全欠缺人味,就如一部「人肉錄音機」,尤其是當他頻看「貓紙」的時候,又恍似校長向學生訓話一樣,遠遠不如余若薇般親切。

當然,曾蔭權也有他的結構性劣勢。大家都知道,政制發展、落實雙普選之所以舉步維艱,原因是中央、工商界,以及建制派都有頗大的否決權,是礙於政治現實多於學理、邏輯問題,但這卻又豈是特區政府能宣之於口的?政府拿出來的政改方案,更是一個政治上的折衷產物,非驢非馬,任何人跟特首辯論,都可輕易挑出當中大量缺失和漏洞,曾蔭權注定陷於捱打狀態,昨天如《明報》、《信報》等的社論,都不約而同提出這一點。結果,背負包袱,理曲又豈能氣壯,所以從一開始,曾蔭權便幾近毫無勝算;相反,余若薇只要按簡單直接的學理和邏輯演繹,論據便已鏗鏘有力,自然無堅不摧。

所以,媒體一直都很疑惑,為何曾蔭權會如此打毫不化算的一仗?但我們也不妨換個角度看問題。

從短線來說,曾蔭權在今次辯論中是輸了,輸得很徹底,不單輸了民調評分和輿論口碑,更牽連政改方案的支持度。

為香港憲政傳統建立重要先例

但從長線來看,這次辯論卻為香港的憲政傳統建立了一個重要的先例,那就是在重大政策敲定之前,朝野會為此進行電視辯論。考慮到即使民主如美國,也都只有選舉辯論,而沒有朝野政策辯論,而台灣也是直到今年才出現「雙英辯」,便知道這樣的朝野政策辯論,得來不易。一旦曾蔭權開創了這樣的先例,傳媒和公眾就會建立一個bench mark,當未來再有類似的重大政策爭議時,例如重新推出《基本法》23 條,當權者也不能迴避以此面對公眾,否則只會惹來譏諷,讓人看不起。這樣對於增加政府的問責性和透明度,都是一件好事。

有時政治是不能完全從一個功利、利害的角度去考量。有些東西無錯是蠢,但卻可能也是正當的。

蔡子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