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25

沈旭暉:斯洛伐克的天鵝絨獨立

June 24 斯洛伐克 Vs 意大利

斯洛伐克首次以獨立身份進入世界盃決賽週,而且還是在外圍賽直接淘汰昔日的兄弟捷克共和國,大家也許以為,這是斯洛伐克民族主義的勝利,就像是當年克羅地亞分裂自南斯拉夫的勝利。歷史上,斯洛伐克民族主義無疑一度強盛,特別是在二次大戰期間,希特勒為了有效管治捷克斯洛伐克,命令斯洛伐克人獨立建國,成為納粹的附庸。斯洛伐克的獨立足球隊,就是在那時首次露面。這經歷一方面刺激了斯洛伐克人當家作主的願望,另一方面大量加添了他們和捷克的矛盾,那些二戰期間的「獨立領袖」,也自然在戰後被當作賣國賊處決。類似例子還有克羅地亞,也是納粹在二戰期間扶植的附庸國,這可以算是南斯拉夫最終解體的其中一項遠因。

其實,在當代國家分裂案例當中,斯洛伐克的獨立過程最為「和平理性」,完全是兩國當時的執政黨談出來的,並沒有出現大規模群眾運動,也沒有出現大規模分裂傷痕。斯洛伐克獨立後,經過短暫陣痛,和捷克的關係維持極佳,雖然主權身份清晰 ,但兩國也可以算是「兩國論」那樣的「特殊國與國關係」,兩國新總統就職例必先拜會對方,離任前也例必以對方為最後出訪地。捷克人在斯洛伐克工作毋須簽証 ,經常在週末到當代地渡假,心態上,還在當對方是兄弟。原捷克斯洛伐克的國內經濟資產,則以人口比例的2:1分家予兩國,但在這全球化時代,分家自然不可能徹底,反映兩國人民依然無分彼此,關係甚至比正式統一時更好。因此,兩國分裂過程被稱為「天鵝絨分手」,以與哈維爾領導、捷克斯洛伐克數年前終結共產主義的不流血「天鵝絨革命」相輝映。捷克的和平形象在國際社會深入民心,斯洛伐克由於沒有哈維爾那樣的領袖,承繼不了同等形象,但其實在歐洲也以民族精神務實理性著稱。

值得注意的是,世界盃官方並不當這次是斯洛伐克首次進入決賽週,因為捷克和斯洛伐克同意共同繼承原有聯盟的所有國際遺產,而不是交由捷克共和國單獨承擔,所以聯隊的往績,就直接轉移到兩國身上。我們直覺以為捷克是昔日聯隊的主力,其實斯洛伐克球員的貢獻同樣大,在1976年的那隊歐洲冠軍隊也是主力。

自從兩國分別加入歐盟,某程度上,其實已重新統一在更大的框架之下。近年兩國又與匈牙利、波蘭結成「V4」中歐同盟,更打算日後合用領事館以節省資源,可見整合之大勢所趨。在上述背景下,捷克和斯洛伐克以聯隊方式參與世界盃的提議一直存在,兩國球員、教練之間多有合作,相互關係似是英格蘭之於蘇格蘭,而不像俄羅斯之於烏克蘭、塞爾維亞之於克羅地亞。經過十多年發展,捷克和斯洛伐克居然被編在歐洲外圍賽同組,實力相若,這本身就相當具有歷史意義。可惜在外圍賽屢見建奇功的斯洛伐克老將Karhan沒有入選最終代表隊,他曾親身見證國家隊以獨立身份在1995年首次戰勝捷克,會比現在這批年輕球員,更明白兩國由分居到重新同居的複雜心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