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18

林天悟:網站最需要的是收入,不是收視

以往,許多傳媒人一天的生活是這樣的:早上家中已來了好幾份訂閱的報章,起來後翻看重要大事,同時開電視機,觀看晨早新聞;收音機則播放電台phone in 節目,市民與節目主持人討論最注目新聞。

在短短大半個小時內,傳媒人已大概掌握了城中事件,然後盤算昨天有否錯漏,今天要跟進什麼。上班期間被不同的資訊包括,午夜回家,再看一次電視新聞才安然入睡。

資訊爆炸傳媒行業變天

現在呢?傳媒人家中可能只有一份報章,或者完全不需要,起後第一時間啟動電腦瀏覽新聞網站,同時觀看世界各地的報章摘要。電視還是要開的,那多數是其中一個收費電視的新聞台,只因更新得最快;由於許多有份量的電台節目主持人都退場了,收音機多數是和稀泥的話題,可開可不開。

出門了,手上拿iPhone 或iPad,在上班途中再吸收新資訊。現今許多傳媒人都是「蘋果人」,全天候開動手上機器,直至躺在床上,還是要多看最後一眼才心息。

現在和過去,最大的分別是什麼呢?答案是傳媒網站的點擊率應該大幅上升,愈來愈多人不訂報,傾向用手機或平板媒體閱讀。許多智能手機用戶吸收資訊時已習慣「屏幕化」,若能把這些「眼球」轉為實質收入,將是傳媒的一條大財路,否則點擊率愈高,成本效益未達標,那將會危害傳媒的財政穩定。

不少傳媒領導層還有一個觀念,以為增加點擊率或用戶後,廣告收入自然會來。這種想法在千禧年科網股狂潮中,已證實站不住腳。

經典例子是台灣的《明日報》。這是台灣首家原創網絡媒體,乘科網股大潮,於2000 年2 月創刊,聘用多達二百八十名傳媒人,當中不少是高薪挖角,或者對新媒體投以信任一票而轉職。

《明日報》創辦初期,華人媒體界頓時響起「傳媒傳統快死」之說,亦有機構躍躍欲試,許多大財團則競相入股,加上受到網民熱烈追捧,頓時成為最炙手可熱的網站。

點擊率非萬靈丹

當網站創造了數以億計的點擊率,但收入並未隨之大增。《明日報》創刊首年只有6000 萬元新台幣廣告額,僅足夠支付員工兩個月薪酬,每月虧損額達千萬元新台幣。

喪鐘終於在一年後敲響,《明日報》在2001 年2 月21 日,剛慶祝報慶一周年不久後,宣布停刊。

因此,網站最需要的,是收入,而不是收視。而網站其實是「一闊三大」的生意,一旦用戶增加,便需要加上伺服器或管理人手,成本亦以幾何級數上升,目前一些大瀏覽量的網站,如YouTube 或facebook 等等,仍處於嚴重虧蝕狀態,若非有大財團看好其前景而收購注資,早就要關門大吉。傳媒報道,YouTube 去年獨立訪問用戶達三億七千五百萬人,但營運虧損就達4.7 億美元,完全是用戶愈多,蝕得愈多格局。

曾有傳媒主管透露,目前一般媒體的收入模式,九成半來自傳統媒介,另外半成才是網上訂戶或廣告收入,但投入的成本則超過兩成,加上產生「搶客效應」,網站絕對是「收入與支出不相稱」,或者是有害無利,但為了未來發展,各機構卻不能不做。近年許多媒體網站都嘗試推行用戶付費內容,但除了少數報刊,一般難以成功。

但時至今日,救星可能出現了,那就是iPad 類型的平板媒體(Tablet Media )。據報道,研究機構Gartner 預期今年全球平板媒體銷量可達一千九百五十萬部,明年更直逼五千四百八十萬部,破億亦是指日可待。跟iPhone 等智能手機不同,平板媒體的閱讀方式更接近傳報報刊,並且可以加入超越傳統的多媒體元素,有利為廣告增價。

Apps 為報章打出新路以《華爾街日報》為例,今年6 月iPad 還是初步盛行,該報向六名打算在其iPad Apps 賣廣告的客戶收取40 萬美元,當中30 萬美元為報章廣告,而10 萬美元則是線上廣告。單是上半年,該報已在iPad Apps賺取240 萬美元。

另外,英國《金融時報》亦傳來好消息,該報於今年5 月推出iPad Apps 後,截至10 月已有40 萬個下載率,電子訂戶增加了一成,並帶來超過100 萬英磅廣告收入。而傳統報章的廣告收入所佔比重,竟下降到只佔四成。

這些數據告訴傳媒人,原來網絡內容已分成兩種,一種是傳統電腦裝載的上網資訊,網民是根深蒂固地抗拒付費,甚至載入廣告亦成效不高,很難賺取足夠收入;另一種則是平板媒體的Apps,呈現模式近似傳統報章,其讀者收入較高,習慣付錢購買Apps,追求優質內容,能夠為廣告增值,在收入上大有幫助。

觀乎傳媒的傳統經營方式,永遠都是以廣告補貼開支,否則一本數百頁的彩色雜誌,怎能只賣20、30 元呢?平板媒體的出現,將有助傳媒回歸本位,在訂戶及廣告中收取雙重利益。只是,香港的同業準備好轉變了嗎?

傳媒算是「學歷高、人工低」的行業,許多人就如一般小市民般「買唔起樓」,當聽到特首曾蔭權公布政府推出「置安心」計劃,心裏不禁涼了大半截。

政府指樓宇租金8000 元至10000 元,一些八十後的行家立即盤算,他們月薪萬多至2 萬元,假如獨居,連同付家用或日常開支,根本就難以有積蓄。五年後就算取回一半租金,非但可以選擇的樓不多,而且還要傾注全副身家放到物業上。就算得家人資助成功上車,也要最少供二十年,如此就成了一世房奴。看那些「豪宅樓盤」的發水窗台,行家惟有慨嘆: 「我連個窗台都買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