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4

林天悟:微博透現傳媒危機

「現在才談微博?會不會out 到冇朋友?」對於每天靠iPhone、iPad、智能手機或電腦上網維持正常呼吸心跳的現代人,微博不過像空氣一樣稀鬆平常。

然而上周三,微博竟然成為本地傳媒機構的話題,一些從未用過微博的人好奇地問: 「怎樣開微博?是不是很難用?」是的,別以為傳媒人都能掌握最新的通訊系統,實情是許多人仍活在資訊「石器時代」。小小的微博,透現了香港傳媒前途的大危機。

董事微博打救傳媒

事情是這樣的,上周三,微軟創辦人蓋茨和股神畢非德攜手在國內設下慈善晚宴,邀請五十位中國超級富豪共晉晚餐。媒體把焦點落在「裸捐」的話題上,即中國富豪是否願意承諾在身故後,把絕大部分財產捐出行善。由於主人家並未有「積極勸捐」,故沒有大家渴望出現的激烈爭議場面。

中西方頂級富豪齊集,身家絕對貨真價實的「富可敵國」,這場晚宴吸引了全國以至世界各地記者到場採訪,可惜大會謝絕媒體,記者只能守在外圍吃西北風。

當傳媒納悶如何打破僵局之際,SOHO 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利用微博直擊現場宴會情況,那點點滴滴的資料頓時成為媒體的救命草。事實上,內地記者早就視潘石屹為「傳媒之友」,只因其微博更新頻繁,常常爆出最新的內幕消息。在晚宴前一天,主辦單位仍把地點保密,行家四出打聽仍不得要領,結果還是靠潘石屹打救,他在微博上說: 「後天下午五點,受比爾蓋茨和畢非德的邀請,我和張欣去參加『共議慈善的晚宴』,要求穿商務正裝,就是要求穿西服吧。地點在北京拉斐特城堡酒店。我想那天一定會有許多媒體記者。」這不正是寫給記者看嗎?行家都不禁說聲: 「太感謝了!」而潘石屹的太太,即SOHO 中國執行長張欣早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她與丈夫每天也花兩個多小時使用微博,甚至要由女兒來管制他們上微博的時間。作為國家級上市公司的首長,潘氏夫婦肯定不是無聊空閒之輩,他倆為何熱中玩微博?除了是互動反應超快、作為社交工具等等「例牌」原因外,相信還有是他們的事業必須注視世界的訊息潮流有關,微博就像一支能預視未來世界的顯微鏡,但每個人看到的景象卻大不同。

總統元首早已湊興

實質的資料是,潘石屹的博微已有多逾二百萬粉絲,即等同香港總人口七分之二,連TVB 的連續劇也未必每部都能有這麼多觀眾;而微軟創辦人蓋茨亦於上周一(9 月27 日)開設了微博戶口,截至本周日,僅僅六天已經有逾十四萬粉絲。而中港台的諸位明星名人、財經俊傑、文化人等等,早就是微博的用戶了。

跟還未認識微博的傳媒人來一趟快速簡介吧。微博其實是twitter(一般稱為「推特」)的中文版,twitter 於06 年面世,當初號稱是「互聯網SMS」,每則留言最多是一百四十個字元,以短和快見稱。有一種更容易理解的比喻,就是一班人圍「吹水」,旁觀者是粉絲,可以隨時「搭嘴」發表意見。由於「人多口雜」,所以留言一瞬即逝,要捉緊重要話句,必須時刻「關注」,某程度上是費事而累人的玩意。

twitter面世後風行至今,許多國家元首亦來湊湊熱鬧,連美國總統奧巴馬亦是用戶之一。

twitter亦是世界各地維權人士的重要通訊系統,09 年在伊朗大選後的騷動中,twitter曾打破官方消息封鎖,成為發放消息的主要渠道,連CNN 和BBC 都到此搜集資料。中國政府亦留意到twitter 的強大傳播功能,09 年開始視之為能危害國家穩定的工具,同年7 月5 日,新疆烏魯木齊發生騷亂事後,twitter在國內受到封鎖,然後新浪微博便應運而生。微博會把敏感息訊過濾,維權人士的戶口亦會隨即被封,故網民視微博為「和諧版twitter」。近年國內有關twitter的新聞,就是日本成人電影女優蒼井空開設twitter 戶口後,惹起網民瘋狂翻牆關注,令這位AV女優成為國內另類「民主女神」。

對香港傳媒從業員來說,使用facebook 的人數遠比twitter 或微博多,行家大都是基於工作需要才開設微博戶口,其中以娛樂版和中國版記者最多,前者是因為大部分影星都有微博,不少藝人更會率先在微博上發放重要消息,娛記必須緊盯目標人物的動向,然後再寫成娛樂版材料;中國版記者除了使用微博與訪問對象及國內行家溝通外,有時還是自保的工具。誰都知道在內地採訪時,記者時刻都可能被抓,微博就能迅速把行蹤對外公布。早前有香港記者被公安帶走期間,就靠微博向公司及行家不斷更新情況。

高層落伍隱現危機

港聞方面,去年反高鐵一役是使用twitter的高峰期,但主要都是由八十後記者緊貼消息,許多資深記者或者主管,雖聽過twitter或微博之名,但從來沒使用過。在日常採訪中,每當涉及上網或資訊科技的新聞,一般是交由較年輕的記者處理,彷彿年輕就是網絡專家的代名詞。

直至上周三,當主管聽到許多國內富豪都是微博用戶,才猛然醒覺微博原來不是「年輕人的新興玩意」。然而這樣的「頓悟」,卻揭示了高低層傳媒人之間的「數碼鴻溝」竟是如此壯闊,難怪有年輕記者心裏暗暗笑了,是笑上司落伍,也笑行業的悲哀。

問題的癥結其實不在於懂不懂得使用twitter或微博,而是令人質疑香港傳媒的管理層是否捉得住資訊大潮流?據知他們大部分仍使用舊式手機,少數手持iPho ne 者,則停留於能夠打出打入就滿足的階段,當然也不懂iPad 的妙處。

香港的資訊科技硬件位於世界尖端位置,收費算是低廉,加上市民對各種電子產品接受程度極高,理應對多媒體發展十分有利。但觀乎現實情況,手機電視新聞遠遠未成熟,只有數間報館有iPhone apps,而Android 手機則備受冷落;至於蘊藏極大商機的iPad,則只有極少數報紙和一兩份雜誌提供專門apps,實際上較內地媒體還要落後。出現這種情況,會不會是因為管理層不懂?

事實上,智能手機及平板電腦將會成為媒體的流動載體,若未能盡快搶佔市場,前景會很黯淡。

聽過一個很諷刺的故事,話說某傳媒老闆銳意發展網絡媒體王國,身體力行使用最新電子工具,過去是Blackberry 不離身,其後鑽研iPhone 攻略,甚至聘請專人教導如何使用,結果短短數月已成為半個專家。然而其集團內一些高層人員的網絡知識僅停留於收發電郵階段,雖然投放了大量資源搞網上多媒體內容,但至今仍沒有iPad apps。

這個故事教訓傳媒人,甘於安逸的墮性會令整個行業倒退再倒退,最終是無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