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9

陳大文看社民連(更新2)

社民連現處於「暗分裂」階段,形容為「暗分裂」是有原因,明確分裂的話,就是由一個黨清楚分裂出兩派,各派都有話事人,包括掌管黨的權力,但話說回來,這是不邏輯的,因為一個政黨是一個整體,基本上無可能一個黨裡面竟然超過一位主席及一班行委,更無可能把權力平均分配,意思是說,無可能存在「社民連 A組」及「B組」,無可能的,政黨不同打球賽,不可以同一隊再劃分小隊,就算有小隊,都依附著大隊,同一方向做事,同一策略,要清晰說明一個黨不可能完全分割很重要,看見社民連近期出現的分裂爭拗,看到一個怪現象,社民連有兩派支持者,簡單來說有支持原創黨元老黃毓民、陳偉業及長毛、包括抗爭新星馬草泥的陣營,屬「老幫主派 / 馬派」。馬草泥對社民連及社運抗爭的貢獻不容小覷,他的學歷、背景、膽色及策略等等,客觀來講勝過我們平日所見的八十後抗爭青年,三十一歲的馬草泥有能力 ( 除非他變節 ) 做社民連第二把交椅,這符合了元老黃毓民常說的「社民連永遠有朝氣,是年青人、活力的政黨」。馬草泥並非本文章重點,只是簡介一下他對黨的重要性及為社會帶來的正面影響,受港英殖民統治完全馴化的香港人,缺乏社會抗爭意識,即使面對不公義,抗爭也要得其法,馬草泥我個人認為是一個良好的藍本,他是大時代巧合地出現的一個奇人,奇人遇上奇妙政黨,做奇妙的事,他和社民連可以幫助港人體會到公民抗命的可行性和實用性。

不過,社民連之前由黃毓民當主席,現在是陶君行,陶是很符合香港人口味的政治人,但對社民連而言,又產生本質上的矛盾,香港人很喜愛陰柔,沒有明顯立場,明明對一些大是大非有意見,但又要中國人式禮教「講潛規則」、「槍打出頭鳥說話留一線」,我個人主觀覺得陶君行就是很善於講潛規則的人,表面上有清晰立場,但又萬事可商量,港式用語就是「無話無得傾嘅」,矛盾之處,在於社民連從創黨概念開始,已屬高姿態「人民為主偏左抗爭型」政黨,在政見上要抗爭就抗爭,只有爭取,而不是「讓步妥協」,在生態極度扭曲的今天,小市民受政府和大財團的苦,所以越來越多人尤其基層市民認同社民連,黃毓民在 2009 年不止一次強調「社民連是給年青人的政黨,黨員平均年齡只有卅二歲」,很多人以為他是唯一創黨人,其實不然。據理解,社民連從思考概念開始,由陳偉業、長毛、還有少人提及的重點人物「人網台長梁錦祥」、陶君行等幾個人構思,黃毓民反而是被招攬的核心人物。社民連既然一開始已經走高姿態激進的抗爭路線,這種抗爭,某程度上是不歸路,要回頭等於收檔。陶君行的取態,不能完全否定,始終香港人傾向「識走位、識做人」,這樣說絕非貶低他,而是社會形態確很適合陶的作風,但權貴會否願意萬事商量,可能只屬一廂情願的鴕鳥想法。

陶君行政治魅力尚有不足,看見擁陶派的人頗為奇趣,竟然喜歡網上透過「飛卜」表達政見,當然包括大量是非八掛,這很奇怪,沉迷網上罵戰也同時在擁馬派陣營出現,但情況比陶派稍好,馬派通常利用人網討論區作宣洩平台,或有意見文章等等,都好過陶派「飛卜多人贊好」、「成為了您的飛卜擁躉」就以為擁有無比政治魅力,很好笑,甚至乎陶派當中,戲劇性地有女行委長期身處外地,又可以對社民連運作大發政論,究竟她的資訊是「飛卜留言」還是「msn 密密傾」得來?又或是「飛卜朋友秘密爆料」?陶派其他行委似乎也很喜歡用類似小學生老友鬼鬼的私傳訊息方法溝通,最弊傢伙莫過於「得閒出來飲番杯講是講非」,一切都是「摸下酒杯底」而來,但這是一個舉足輕重的政黨,其運作對本港有著極重要影響,但行委究竟是根據什麼標準「選」出來,或究竟是一班什麼樣的爛人,還自豪地覺得什麼「飛卜傳情」是新時代青年尖端,要帶領香港人抗爭,難道靠「飛卜俾個叻您」就成事?未免太天真很傻。

說潛規則,本質上已和社民連的大方向違背,等同叫程翔忽然入民建聯一樣教人撲朔迷離,蕭若元在網台節目中指出,陶派有數人經常在外散播「黃毓民個仔在大陸犯左事,所以毓民被中共搞惦左喇」的傳言,並有人證。我不打算研究黃毓民是否被河蟹,也沒興趣探索他的兒子有什麼事,作為選民我只感到奇怪,為何行委作為黨的權力核心管理團隊,竟然可以像娛樂圈散播八掛是非,還要標榜自己是核心成員,說話令人相信,另一個詭異之處,陶君行對此沒加阻止,或者他認為無傷大雅甚至默認這種事,這就奇上加奇。

用逆向思維考究一下社民連的創黨方針,套在陶派一眾人等的言行,格格不入,除非社民連轉呔變成「民主黨化」或「民建聯化」,民主黨的變質大家有目共睹,但問題又來了,如果陶派想社民連「變身」,幾乎肯定成功率不高,這套「萬事有商量」的念頭,起碼不適用於社民連,只要明白社民連的基石始於社會上一大群被欺壓的小市民,蟻民面對財團和政府的無力感,社民連的出現,變成小蟻民的抗爭依靠,這是很易明白的因果邏輯關系,如果還不明白,根本無可能主事一個政黨。舉個例,你喜歡下棋,加入棋藝興趣組織,無可能突然有人說轉玩打網球,要打網球的請入網球班,棋藝班的成員都是喜歡下棋而來,連小孩子都明白這個顯淺道理。社民連現在爆發了最基本的邏輯崩潰,支持者認同抗爭,認同激進 (只是香港標準下的「激進」) ,認同向財團霸權挑戰,認同向欺騙選民感情的民主黨聲討,向建制保皇黨抗衡,本質不能改變,要改變即是放棄支持者,但又不可能因此而吸納另一方向的民眾,兩頭必不到岸,註定失敗,正經事要正經做,並非「出來 Hea 下飲番杯傾惦佢囉」,香港人已沒有多大本錢,貧富懸殊已達到先進城市不能再容忍的地步,香港還未暴動只因港人早被殖民馴化,商官勾結的露骨程度不比落後軍政地區少,很多人都對社民連又愛又恨,愛是社民連奮勇為民請命,為最無力最受壓最孤單的蟻民發聲,打入立法會、打進街頭、一擊即中、毫不留手,把扭曲的社會重拾正軌,就是這樣簡單,恨是指社民連的進取手法不符合港式和諧,但事實證明,越來越多港人開始有政治覺醒,知道人善被人欺之弊,漸漸形成民眾壓力,香港確有需要社民連這類抗爭政黨。

如果陶派有人想走精面,抱歉,富豪和保皇黨古惑過你,想搞和諧,人家頂多表面上禮待,但必定打殘你,唯有企硬抗爭,連富豪都買你怕,可能還會俾多少生路你走,市民會得益,我實在不想用粗卑字眼,或者婉轉些說:

想學乖乖仔做權貴跟班,不要幼稚,有排未輪到你社民連,做人跟班的跟班也未夠資格,社民連的真正「老細」是勞苦大眾,民主黨轉呔也不見得成功,何況社民連,你憑什麼?

既然一個政黨只有一位主席及一團行委,只有期望有關管理人妥善覆行職責,現在的社民連面臨巨大考驗,陶派自以為的新思維,與大眾背道而馳,馬草泥一派又得不到黨的最終話事權,比較之下,陶派的路向似乎不可取,到現時為止也不見得有成功原素,社民連分裂,有說法指這是奉行「黨內民主」,但我有另一意見,「黨內民主」並非金科玉律,也不要神聖化,黨沒有管束,講得好聽是「自由發揮」,講得衰就是「亂晒龍、無王管」,社民連最大問題,是缺乏完整制度化,招攬黨員來者不拒,形成敵對間諜、無間道、「保皇線人」聚集,至於很自豪的「我地社民連好多後生仔」,個別「後生仔」讀書不足,政治理解一塌胡塗,常標榜自己一番熱血,但做事有勇無謀,易被誤導,雞蛋裡挑骨頭借批鬥來顯示自己能力,但又不是向外,而只向內,「黨內民主」成為免死金牌,例如有位社民連十八、九歲女黨員,究竟讀過多少書,對政黨理解如何,好笑的是之前擁護黃毓民一派,選行委爭威風對撼馬草泥,輸了現在又轉向陶派,成為扯線公仔,年紀輕不是問題,但港式教育下的中學少年,有多少料子大家心照,講幾句話已露底,奉勸多加學習,學懂明辯是非,還有許多路要走。

社民連要靠選民,選民即是市民,市民不是傻,據聞陶派想安排旗下新人以社民連名牌參選區議會及為入立法局舖路,真貽笑大方,想捧誰就捧誰?以為選票都是黨主席及行委掌握的麼?不如反問,為何說這話的人會覺得自己一言九鼎,閣下邊位?就算圍內一眾行委透過「飛卜多人贊好」,頂多是網上自憐,選民不會和你玩這套。

很多社民連支持者,都偏向社民三子一派,這些人要求簡單,務求黨為小市民發聲,爭取公義就是了,平日未必咁【】得閒看人網討論區兩派互罵,也沒多大興趣研究「社民連張柏芝是否很像張柏芝」,更未必「add了行委成為飛卜朋友」,更不會滑稽到認為向土共獻媚會換來幸福快樂,社民連並非豪華郵輪,只是一艘小船,無數勞苦大眾唯有靠這艘爛船和權貴對抗,如果連爛船都失去,最終輸家必然是星斗市民,即使爛船的一眾掌舵人也會淪為過街老鼠,要明白社民連是什麼,要知道怎樣走這條路,方向要清晰,面對霸權,越是反抗,對手怕了你,或者會給些好處,你想在大鱷面前扮乖,通常不會有好下場。

我考慮了很久才寫這篇文章,屬個人觀察及意見,對於社民連內鬥,其實早想寫點什麼,香港人已沒有太多時間可浪費,地產霸權只會不斷猖獗,官商勾結有增無減,連國家主席的動作也很清楚,不會談公義,人民是可報銷的,錢是萬能的,只會幫助權貴賺更多的錢,在暴虐政權下做奴隸霸主,香港人的「偽和諧」、回歸後「商人【愚】家思想治港」,到現在傀儡公務員作主,都證明只會推人民下火坑,民主黨誠信破產,香港早已不是以前的香港,社民連是港人最後籌碼,政治絕非小孩子玩泥沙,無可能由一班爛人嘻嘻哈哈胡混,社民連係時間作出一些調整,注意,我只會說「調整」,不會說怎樣調整,也無這個能力去影響什麼,。或者引用一個比喻:

政黨像一家企業,當管理層差勁到足以令公司面臨倒閉,除非有其他解決方案,如無的話,只有全面撤換不中用的管理層,不然就只有執笠,再糾纏下去沒意思。

(本人大致認同)
---

我實在非常不樂意寫關於社民連內鬨文章,花邊新聞留給收費主流傳媒好了,只是作為選民,香港已沒太多時間花費在一塌胡塗的什麼黨權力鬥爭上,只想有政黨能為小市民爭取公義,殖民馴化的港人在回歸後已一再證明沈默並不是金,溫馴不能得到權貴拖捨福蔭,要公義必須爭取。看事物我主張不應看表面,就像一張拼圖,完整看清整幅圖畫必須齊集每片小塊,小塊越多,拼圖的畫像越清晰,現在社民連的圖畫,從許多事例看來,已逐漸看出底蘊。黨前主席兼創黨三子之一黃毓民在上周以毒誓爆料,指前副秘書長季詩傑用盡古惑招數企圖奪黨權,包括向黃聲稱曾帶黨主席陶君行去新花都夜總會耍樂,以此作為要脅;向黃介紹大陸什麼統戰部人員;及在五區公投前夕向外造謠稱毓民兒子在大陸犯事會被判五年監,因此毓民「為保兒子安危已被中方搞惦左」等等,詳情大家可重溫節目。本文不是探討「陶君行是否有去新花都」或「陶君行去新花都夜總會是否邊攬女邊談黨務」、或「黃毓民兒子最新動向」,問題是毓民可以用家人性命及其人格聲譽作毒誓指證季詩傑,加上季自從入黨後緋聞多多,又巧合地有了季詩傑,社民連不知怎解經常出內部紛爭,現在毓民爆出嚴重指控,社民連內鬨圖畫似乎越來越清晰。

用常理去估計,黃毓民指控遠比季詩傑個人信譽可靠得多,黃毓民除了說話態度在一般人眼中較為粗魯之外,撫心一問,社民三子:毓民、陳偉業和長毛一直以來言行都很可靠,或者他們有些言論不合大眾口味,但最重要是起碼沒有騙人,「不合口味」和「賣口乖哄騙人」絕對兩回事,很多時候,毓民說了社會殘酷真象,港式和諧心態的人不願意面對,就會覺得剌耳,總想找點美麗借口來粉飾太平,正如「發水樓」可以好聽地說「建築面積與實用面積存在技術上的分歧」,其實呃人就是呃人,社民三子是選民的政治依靠,後起之秀馬草泥也一樣,追擊保皇黨和出賣港人民主利益的黨派很落力,也言之有物,立場不會左搖右擺,如果選民手上一票是基於誠信和社會利益而投,投向具誠信的人才是明智決定。口甜舌滑並不能為市民帶來幸福,我在《我看社民連》一文已說過,今時不同往日,現在已沒有英國管治,香港人要自求多福,政治不同小孩子玩泥沙,投錯票後悔於是無補,選擇有誠信、肯為選民承擔的政治人物才是正道。

季詩傑向傳媒回應表示,自己的確去過新花都,為曾在該處做過三個月舞小姐的社運人士周澄打探消息,周澄在2007 年暑假在新花都做過舞小姐,據報道,她在 2010年稱由於有「敵對社運界的傳媒」想爆她的醜聞,因此向「非敵對傳媒」自爆自世,現在季詩傑解釋,由於黨曾經參與控煙活動在新花都認識一些人,所以順理成章去新花都打探周澄做舞小姐的消息。要搞清楚,對於廣大市民來說,真的沒有很大興趣去研究「周澄的舞小姐生涯」及「季詩傑何時何故去新花都」,在新聞取材上,「長實又賣發水樓」的重要性或娛樂版「Angela Baby 澄清沒有整容」趣味性遠比季周二人為高,放下抗爭大聲公,周澄行出街相信沒多少人留意她,等於潮流商場也不會大賣季詩傑人氣閃卡一樣,選民沒空也沒趣去關心這類社運花邊新聞,不要以為「飛卜幾千名朋友」就是人氣知名度,現實世界係另一回事,我很奇怪有些人很著重網上威望,覺得網上多人「俾個叻您」就是真實名氣,所以社民連內鬨,到目前為止我主觀理解所得,大部份市民都一頭霧水,只見黨出現了爭拗,加上傳媒選擇性報道,市民不會清楚為何會出現黨內紛爭,更不會如數家珍追尋有關人士論據,市民根本無渠道可知,也沒有多大興趣去知。選民只看大圍事,選擇投票對象只會揀認為有承擔有誠信的人,是非多多緋聞不斷者,選民分得好清楚,不會投給古靈精怪的人,選民並非要和政治人物對襯家,只要求行出來做大事,香港人雖然普遍對政治冷感,但客觀來講並不是傻,在現今瘋狂的貧富失衡下,更要選取真正有才能的人為人民討公義,從政者必須搞清楚網絡世界和現實投票在概念上的本質分別。

有說法指陶君行無能力做黨主席,我不會在文章評論某人的工作才能,一來我並非黨的核心管理層,二來胡亂惡言評擊別人辦事能力也非公道,但選民會如何看陶君行呢?從客觀事例加上主觀理解,再配合社民連內部紛爭的情節來看,陶君行似乎有些改變,一直以來他都是民主抗爭中堅,起碼他給選民的印象如是,他身兼區議員,地區選民投他票當然反映他在區內的重要性,能夠穩佔區議員席位即代表街坊們都信賴他。不過,自從季詩傑入了社民連以來,現在陶好像轉了方向,一方面和原創三子的抗爭理念有出入,另一方面他對外講述黨事務和立場時經常令人費解,例如三子說 A,陶會在傳媒說 B,與黨出現前後矛盾,更令人費解的是,當有傳媒就話題追問,陶又可以「再修訂」說出 C,給人感覺很像萬能 Sales,向客人推介一件產品,客人不高興,推個 B的,又有挑剔,再推個 C,一時一樣,永遠笑面迎迎,像一個大眾老友記、唯唯諾諾萬事有商量,所以我在前文《我看社民連》已說陶是很符合香港人口味的政治人,此話絕非貶義,香港人都很喜歡萬能 Sales,很歡容、很好客、不會有自己立場,顧客永遠是對的那種,但套在眼前扭曲社會生態,陶的言行就非常奇怪,保皇派和變質的泛民陣營當然高興見到「乜都有得傾」的抗爭黨主席,因為「真係乜都可以傾」,大家一定開心,永遠不會開罪人,但最根本的問題又來了:社民連是否要做一個 Sales 政黨?

社民連對黨員採取來者不拒政策,原意是給廣大市民尤其年青一輩機會參與政治,概念非常好,在這個極端扭曲的功利金融都市,年青人不能攀上社會階梯,人的尊嚴和前途都建基於錢,一就是走精面不擇手段搵銀,不就是家底豐厚,做不成富家公子也要中產少爺仔,香港就是這樣,回歸後由中國人當家作主,中國式宮廷文化表露無遺,很勢利、白鴿眼、陰險毒辣無所不用其極,踩低人抬高自己,年青人成為社會嘲笑和標纖對象,稍為有點資產的人都喜歡踩低年青人來襯托自己高尚地位,社民連的成立,十六字黨真言《濟弱扶傾‧義無反顧‧不怕孤立‧才可獨立》;後註還有《沒有抗爭‧哪有改變》,要做到此真言精髓很難,既是人生考驗,也是對傳統龍的文化封建哲學的重大挑戰,中國人思想「性本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站出來為大眾做事又忌諱「槍打出頭鳥」、下不能犯上,不得挑戰權貴,君臣、平民的觀念很牢固,中國人社會很講求階級分野,上層的人奴役下層的人,如此類推,港英時期英國政治家對中國人文化有深厚研究,明白中國人思緒,在顧及整體利益下會給港人適當發展機會,因此我們被殖民馴化,不須太用腦,乖乖做順民,但回歸後情況大不同,權貴變成奴役霸主,基層蟻民變成純奴隸,所以社民連是很奇妙的政黨,在最適當時機成立,在最敏感的社會觀念上作出重大挑戰,這個挑戰是要幫助人民步向文明美善。

見很多社民少年常嘲罵黨三子「老人政治」、「大上皇」、「生人霸死地」、「大佬文化」、「抽水」,很令人痛心,但痛心也不及三子的切膚之痛,黨創立了,大門為青年而開,希望被社會忽略的年青人發揮所長,讓青春汗水滋潤人民公義的火鉅,理念很純真,套在港式形容就是很天真很傻,幾個老鬼費盡心力搞政黨給年青人,黃毓民早已聲嘶力竭表明退下主席一職,陳偉業也不見得爭做政治明星,長毛繼續黑口黑面向中聯辦抬棺材,就算新秀馬草泥也不會搬弄是非搏取人氣聲望,遺憾是有些年青人入了黨,本身讀書不足,又不願勤加學習,心口掛著「社民連品牌」就以為是政壇猛將,政見分析欠奉,是非八掛多籮籮,喜歡像八婆電視劇勾心鬥角,遇有朋輩玩樂吹水又亂吹是非,搬一大堆「乜乜主義」詞彙扮大政治家,但只偷換概念斷章取義扣人帽子,黨任由其發揮就飛上枝頭自鳴得意,創黨元老尤其黃毓民,本身是中、港、台政治專家,在新聞界享有盛名,連孫兒也有,年將六十又體能轉差,看見一班胡混少年終日搞亂,最痛心相信是黃毓民,心水清的人看得出毓民這班青年為一家人,社民三子就是黨的大前輩,黨員在外抗爭惹上官非,三子必定傾全力保住後生仔,從不計較哪個黨員地位,只要是社民連的人,黨就會照顧,良心一問,請去民主黨叩門看人家會不會隨便給你入黨?你沒有高尚學歷或人脈關請過主;就算信奉保皇的人去民建聯也不輕易,你無雄厚人事推薦一樣被踢走。只有社民連真正給年青人機會,本著「來者不拒」的純真心願打開大門,現在竟然荒唐到「來者搗亂」,而且「越亂越High爆」,很多社民少年出身寒微學業又未必高,黨希望給予發展機會,奈何搞亂者不學無術,沉迷網上自憐,莫說黨員,連有位報稱有外國大學學歷兼且長期不在香港的女行委成員,都喜歡搬字過紙口水多過浪講歪理,立論似是而非,這些三毫子一擔的廢話無非轉移視線,什麼黨的宏願、民主理念1234567、我們的路向 ABCDEFG,全部像初中生兒戲作文,中心思想完全便秘,天馬行空邏輯空洞,將一些不存在的事無限上崗,又在字裡行間表現眾人皆醉我獨醒,這種爛文只有腦殘的人會相信,行委成員水平可以如此低落已教人汗顏,更恐怖是管理層已認為她有知識才叫她撰寫論述,反問一句,選民有無可能傻到信任這麼差劣的管理層?求其寫堆爛文就以為可登大雅之堂,這是對選民的侮辱,當初「來者不拒」看來得啖笑,正因為「不拒」,造就了一班爛人飛上枝頭,還要期望這堆爛人拉大旗帶領民眾挑戰強權,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吧。

現在已是十一月尾,快到聖誕,社民連的管理層還要胡混到幾時?據已掌握的資訊所得,保皇派最高興見到的並非社民連內鬥,而是鬥爭中那班走精面及被既得利益滲透的現任管理層,當然還包括一眾胡混的管理團,胡混的人自必然由滲透者操控,同時掌握黨核心權力,保皇派無須要打擊社民連每一個人,只須操控關鍵人物就可以,保皇黨從來精於計算,重點滲透成本遠比整體操縱為低,只要略加少許生意頭腦不難打出如意算盤。社民連玩完尚有最後戲肉,是什麼?社運人士必落得慘淡收場,不單止成為過街老鼠,法律和行政手段足以令你無好日子過,小市民成為真正純種奴隸,盤數已經計好,社民連馴化之日,就是港人蛻變奴隸之時。時間無多,祝大家好運。

我希望下次(如果竟然) 再寫關於社民連文章是報喜而非訃文。

---

寫了兩篇談社民連內鬨,本文主要想社民連作一個周期性概括。在廣大選民眼中,社民連給選民深刻印象始於 2008 年黃毓民參選入立法局,加上陳偉業和長毛,「社民三子」名堂廣為人識,或者總有人喜歡逐粒字挑剔,考證社民連正式創黨日期及人數之類,要極端準確地描述哪年哪月哪日哪時哪分由幾多人構思姓什名誰有幾多份文件、每份文件有幾多頁開過幾多次討論會等等,但站在選民立場,2008 就是社民連冒起的年份,社民三子在立法局向高官權貴展開激烈抗爭,符合了選民期待,也頗見成效,於是「社民連品牌」和「社民三子」存在共生關系。


社民黃金歲月

毓民當主席時期,三子會很清晰地向外界表述黨最新動向和政治方針,選民投了票很安心,不會覺得投錯人,社民連的出現,喜歡的人自會全力支持投票去也,也感染身邊的人認同該黨,至於從開始已不喜歡的,事實證明三子在議事堂抗爭有理,雖然心裡信奉港式和諧,也開始對社民連產生好感,覺得這個黨無非想令社會變得美善而非搞衰香港,在2008至2009 的黃金歲月,在短短一年間社民連成為公義的代名詞,及後任亮憲 (馬草泥) 出現,為社民連打了枝強心針,把抗爭層面擴闊到年青人,更活化了悶蛋的老牌時政節目《城市論壇》,社民連總有精彩行動,有精幹的人物,立場旗幟十分鮮明,市民不會懷疑,毓民的網台節目好媲精神領袖妙語連珠,長毛和陳偉業在不同節目也會莊諧並重發表意見,還有人網蕭若元主持時政學術節目,多項因素令社民連充實起來,選民開心,聽眾高興,是難忘的一年。


歡樂「萬能 Sales」

但現在的社民連是怎樣呢?變得好奇怪。毓民退位,新主席陶君行上場,陶是社民三子推介上去的,陶班子還有新一屆行委團隊及核心要員等等,每人何時入黨我不打算長論大論註明,總之就是新一屆管理層,無謂口水多過茶捉字蚤,我只會談談主要話題。新管理層給市民感覺很奇怪,活力十足但又做不成事,少有向外發表有質素的政見論述,其實是有的,而且很多,不過是透過網上「飛卜」及「飛卜俾個叻您」,當然事前要「add 了成為飛卜朋友」,相信還有其他渠道,例如圍內一眾友好煲電話粥、出來摸幾下酒杯底、電郵 msn等等,都是圍威喂聯誼方式。每有議題要黨發表立場,主席陶君行就會笑面迎迎地飾演「萬能 Sales」,他說話溫文,但通當經由陶發表的講話會與社民三子略有不同,我已說過三子發表了 A,陶會向外說 B,當被傳媒追問或被其他黨派質詢時,陶又會適當地調較說出 C,其實還有後著,當質疑得多了,陶又會再遊說「A 當中有少少 B,B和 C又有好多共通點的」,即是 A又得B又可以C又OK,情況就如萬能 Sales 遇到挑剔客人,A貨品不行再推介 B,B又不喜歡又推銷C,然後向客人說「其實呢,A、B、C係有分別嘅,但又一樣好用囉」,客人揀哪件貨品都稱心滿意,陶總是開心菓,大眾老友記,萬事有商量,所以我一直都說陶是很符合香港人口味的政治人,我強調絕非貶義,香港人都喜愛購物,喜歡萬能催銷員,無論什麼立場都面面俱圓,但在落實執行之時,原來好戲尚在後頭。


「飛卜」行政會議

社民連一眾青年行委努力透過「飛卜」商議後,討論過程十分詭異,會看見「多人贊好」、「分享連結」、「成為了擁躉」,回應欄也非常奇趣,圍內好友一人說幾句,通常是贊同居多,在一輪「飛卜行政會議」後,行委立場可能和主席又有分歧,於是陶向外再解釋論述時,很彈性地推出「A、B、C 當中還可衍生 D」,一時一樣,估你唔到,市民無須考究黨立場如何,因為你關心都無用,每日都有新版本,就算執行期間亦可能有新的變化,這種萬花筒的運作方式,和以前三子斬釘截鐵從一而終有著巨大分歧。由於主流傳媒普遍存在某些政治瓜葛,會選擇性報道來引導群眾增強自身既得利益,無論出賣港人民主利益變質的民主黨或建制保皇黨,都不想社民連壯大,這道理連小孩子都明,社民連越是一塌胡塗,其他派別勝算相對提升,傳媒也不會公正地報道真相,各為其主互相擁護既得利益,於是管理層不會覺得運作有問題,或者有黨高層變節也說不定,姑勿論變節或管理失當,社民連已在收檔邊緣,黨最大兼且唯一的籌碼是選民,管理層令黨衰落,選民最終會對這個黨死心,社民支持者縱使不投票,建制派依然穩佔鐵票,抗爭之路從此完結。


黃馬陣營弊病

管理層問題多多,對壘的黃馬陣營又如何?一樣存在問題,「飛卜朋友圈」是陶季派的資訊平台,人網就是黃馬陣營的言論空間,但黃馬支持者和陶季粉絲都有共通點,都很喜歡用圍內老友記「大家心照」的方式溝通,人網平台比「飛卜」更為開放,後者好歹要加入成為朋友才可觀看詳情,前者開放給所有人閱覽,退一百步想,擁護黃馬的選民 (即市民) 想了解黨最新動向 (包括內鬨紛爭) ,看人網越看越迷糊,因為會員發表話題及回應,都是斷斷續續,不就是主題含糊,憑人網貼文不能完整理解事情來龍去脈,我已說過一般人無可能花費大量時間精力逐一追看每篇帖文,而最大問題是看了也不等於了解實情,市民不能簡易看到黃馬陣營有理,但陶季方面只要開個記者會或以黨名義發個聲明,市民反而可直接吸收陶派理據,加上傳媒報道,結果黃馬陣營要不停在人網反駁或罵爆,之前已說過,帖文內容又一崩一漏,觀眾不知發生何事,看得多會厭。


我必須要說明深思了好久好久才決定寫出人網問題,我明白黃馬支持者不會喜歡有人指出弊病,更可能引發陰謀論,認為我想打擊黃馬陣營,無論如何,我不會很肉麻地高呼「我很支持社民三子及馬草泥呵」,從《我看社民連》及「我看社民連【二】:迷失拼圖」兩篇及過往努力撰寫推動五區公投的文章,相信讀者已有足夠能力理解本人取向,我也不是黨員,只是作為選民,眼見港人已不能再啞忍權貴壓迫,討公義必須積極爭取,陶季陣營荒唐已有目共睹,但黃馬陣營和人網又存在問題,要改善其實不難,發帖內容多一點交待前文後理就可以了,現在欠的只是完整性,要緊記社民連必須面向公眾,想得到多些市民認同,就要清楚表達意見,包括清楚反駁各類謠言,切勿抱「總之清者自清大家心照咪得囉,唔好理外邊咁多啦」的一廂情願心態,此舉極不可取,難聽地說,如果陶季陣營玩「飛卜」是網上自戀,但黃馬一派在人網「自己友大家心照 ok」,某程度上大家都是做同類東西,只是平台不同而己,都不能妥善解除市民對社民連的疑慮,當選民對政黨不斷存疑,黨的公信力會退減,也會漸漸遠離市民,保皇黨最大勝利並非社民連收檔,只要越來越多市民放棄社民連或多些人不投票,已非常有利建制派,這些微妙的因果關系,並非誰個陣營被罵爆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