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8

朝韓炮火 ——觸發擴戰?

朝鮮半島危機爆發後,本地媒體一度以「戰爭」形容,但普遍相信不會爆發大規模衝突。在南韓內部,卻有一派聲音認為衝突擴大幾乎無可避免,而上述聲音主要來自南韓現在最大的在野黨民主黨,這政黨歷年經過不同合併重組,推行陽光政策的前總統金大中、盧武鉉等均黨相關派系。這次危機是民主黨能否取代李明博執政的契機,因此他們對時局的觀點,特別是分析北韓與南韓內部政治的互動,特別值得注意,也填補了我們評論的空白,儘管筆者並不完全認同其悲觀的分析,更不相信擴戰機會「高達90%」。相關資訊詳見同日筆者於國際版之評論文章《朝鮮半島危機的六局鬥雞博弈》。

問﹕沈旭暉 (香港教育學院文理學院副教授及對外事務聯絡主任﹐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客席副教授﹐布魯金斯智庫訪問學人﹐Roundtable理事會主席﹐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主席。剛出版著作《亞洲政治運動場》﹐也有邀李研究員作序。)

答﹕李研究員(筆者多年朋友﹐持博士學位﹐研究國際關係﹐目前於各國學界訪問﹐操流利中、日、英語。他原擔任南韓民主黨主席秘書﹐希望不以個人全名接受訪問。)

■國內

問﹕你認為這次朝鮮半島危機的起因是什麼?

答:黄海南北炮擊交戰只不過是政治遊戲,正如你說,北韓需要世襲體系的穩定,特別需要軍方的大力支持,以彌補金正恩所缺乏的軍事經驗。南韓方面,最近李明博總統在政治上處於四面楚歌,因為非法運用私人組織秘密視察民間人士(主要前任總統的手下和反對他的一些政治人物),而引起了政治風波。在這情况下,李總統一定會利用這個局面躲開政治僵局。

問﹕你預計雙方發生更大規模戰事的可能性有多大?

答:擴戰的可能性很大,達百分之九十以上。原因是雙方找不到任何妥協地方,也沒有會談管道。在地區層面,中美關係、中日關係、中韓關係都不穩,今年 3月南韓軍艦天安號在黃海(不管怎麼樣)沉沒,原已成為可以打仗的原因。此後美日韓三方軍事合作在加強,也成為地區不穩定的因素。在中美金融不和、中日交情不平之下,兩韓關係失衡實屬正常,是當前東北亞的政治縮影。假如美國決定使用南韓的作戰權,就難免發生局部甚至全面戰爭。這個局面不僅有地區層面,還有國際層面,兩韓一打,中東也會出事,因為最近十萬美軍從伊拉克撤軍,很容易動用其兵來對付第二戰線。

問﹕南韓政府和反對黨對危機有什麼不同回應?

答:對北韓襲擊,南韓朝野基本上都譴責北韓,但是原因各持己見。南韓政府認為這是北韓的攻擊,反對黨則認為這是南韓政府的政策失敗而導致的慘劇。南韓現政府主張不要會談,只要報復,已宣布之後若有新攻擊,以幾倍力量打擊報仇;反對黨則主張總體遏制,具體講和。這個事件,我看南韓總统大有責任﹕對話不通才有交戰,為政者理應見利思義,不能因為內政原因而見利忘義。

問﹕你提及李明博監控反對黨人士的指控有多真確﹖與這危機有什麼關連?

答:這是南韓總統府人士做的。11月22日下午(即北韓攻擊南韓之前),有關南韓總統府指揮和指控監控行為一些新的資料被暴露出來,有可能成為李總統政治危機。但是11月23日北韓一打,內政問題已不是核心議題,有一些中國大陸分析員也指出北韓炮擊其實真的是南韓以軍事演習為藉口挑釁北韓之說,假如屬實,李明博明顯希望轉移視線。不管怎樣,北韓一打在政治上救了李總統的危機,乃「以危制危」。

問﹕南韓國內的親北韓團體又有什麼回應?

答:因為這次北韓攻擊導致了南韓人民喪生,令島嶼陷入火海,南韓內部的親北韓團體處於守勢,加上南韓人民內部對北韓感情極為厭惡,他們近期內不能形成政治勢力,影響南韓國家政策。可是,如果兩韓一打發展到不可恢復的局部戰爭、或全面戰爭,那親北韓團體一定會大舉活動,影響朝鮮半島的未來。據說,南韓內部約有十萬北韓特工藏身,這有待觀察。

問﹕為什麼南韓民間回應似比天安號事件溫和﹖

答:天安號事件跟這事件完全不同。天安號事件是軍方交戰,危機相對較遠,但這次危害到一般人民,是南韓人以前沒有想像過的一種軍事災難和政治災難。因此,如今南韓民間回應以維持和平與遏制擴戰為主軸。在南韓人民眼中,北韓最可怕的武器不是核彈,而是可以攻破首爾市的長射火炮。這次火炮攻擊說明北韓下次可以火炮攻擊首爾市一帶,南韓人民大吃一驚,明知此理不知所謂,就是無可奈何,只能以「溫和」回應爭取和平。

■國外

問﹕北韓威脅美韓軍事演習會被演繹為「推向戰爭邊緣」的挑釁,那麼南韓會否暫時放棄軍演?

答:南韓政府不能放棄、也不願放棄軍事演習。因為有內政問題,李明博也不能放棄北韓牌,他跟美國總統已通電確認,原來的韓美軍演規模要更為擴大。假如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在黃海受到來自北韓的任何攻擊,美軍會宣言這是違反停戰協定,那會成為美韓政府報復的機會。

問﹕南韓會否乘機向美國爭取取回發動戰爭權?

答:南韓政府不會要求發動戰爭權,因為沒有美國的軍事幫助,南韓不能對付北韓的軍事力量。最近南韓政府決定要修訂交戰守則,但這不是發動戰爭權,而只是應戰細則,以此可知南韓總統不知軍事。當前,南韓政府的總統、總理、國家安全部長以及執政黨代表全都沒有當過兵,可以說全部都是紙上談兵。對此,南韓人民感到極為不安。

問﹕假如沒有美軍支援,南韓軍隊面對北韓會否不堪一擊?

答:北韓的軍事優勢在於能速戰速決,南韓的軍事優勢在於總體戰力,但假如沒有美軍幫助的話,南韓軍隊很難維持軍事平衡。以前,在美國布殊總統任期,曾做過兩次模擬軍事戰爭,以北韓為假想敵,居然都以美軍全敗而終結。真的要攻破北韓,必須地面戰爭,但美軍會擔心犧牲太大,必會要求南韓正面進攻、美國側面助之。南韓任何軍事行動,也需要美軍情報系統的精準合作,現在南韓根本沒有能力掌握北韓的軍事情報系統。因此,沒有美軍幫助,南韓軍隊很難回應。

問﹕南韓如何主動提出對話,才會獲北韓理睬,避免危機升級?

答:很簡單,北韓主張的是兩韓按照金大中總統時期的6/15宣言和盧武鉉10/4宣言的共識,來進行互相交流和合作。但是,李明博一直漠視前任總統建立的合作機制,事到如今,南韓已沒有可以跟北韓對話的戰略通道。

問﹕面對危機,日本、中國、俄羅斯等國有沒有角色可扮演?

答:以我所知,日本擔心此事為第二次朝鮮戰爭的疑似開場白,據悉日本內閣已發令所有大臣在東京留守以備不時之需,也提出保護在韓國民。中國的立場則很尷尬,它希望有關方面冷靜處理,外交部長正要訪問南韓協商此事,但突然取消此行,原因是南韓政府決定引進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於黃海作軍事演習。在南韓內部,此事發生後,中國對北韓的態度已令南韓精英和人民反思韓中關係的實質內容,肯定會負面影響未來韓中關係和美中關係。值得注意的是危機發生前,俄羅斯已嚴厲警告這類事情發生的可能性,因為它發現兩韓對話的失效近來嚴重加劇。俄羅斯當前國家目標以經濟重建為主,也不希望戰爭,當中國要以六方會談解決問題,俄羅斯則要通過聯合國安理會處理,以防擴戰。然而,恐怕最後也只能是以戰促和。

筆者日內將到南韓短暫開一個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研究中心年會,他多番勸說不要此時到訪,說假如美韓軍演惹來北韓回應,我就會「和他一起親眼目睹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開端,屆時就回不了香港了」。與此同時,主辦會議的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特別在華盛頓發來信息,說不用擔心戰爭,大家準時開會。這時候,你會發現,自己所學的理論終於有應用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