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3

黃金寶:以遠大視野推動體育/法比奧:阿寶別讓我傷心難過

過去個多月一直身處外地,先在昆明接受高原訓練,再到廣州參加亞運賽事,雖然身在外地,內心仍是牽掛著香港的事情。賽事完結,回到香港耳聞目睹近期有關申辦亞運的爭議,不禁百感交集。

對申亞爭議百感交集

其實,我今天真的不願意出席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舉辦的聽證會,因我認為運動員的舞台應是在運動場。申亞引起這麼大的爭議,我感到莫名其妙;反對申亞的論據,亦令我無奈感慨;而一些政黨、議員的言論,更令我傷心難過。亞運其實是一個關乎體育的議題,大家應以正面的態度去討論。但諮詢展開後,一些政黨未經聽取民意,便馬上表態否決,而不是以一個較高、較宏觀的層次去討論問題。我相信,香港作為亞奧理事會成員,有義務和權利在經濟許可的情況下申辦亞運,為香港以至亞洲的運動員,搭建一個弘揚體育精神的舞台。

個多月來我一直沒有發表意見,因為不希望把運動員的身分政治化,可是事情的發展,實在令我不吐不快。過去二十年的歲月都與單車為伍,單車場上留下了無數汗水,當然還有血和淚,令我對運動的真諦有更深體會。

體育扶貧不應混為一談

亞運是奧林匹克精神的體現,自古以來一代又一代的運動員在賽場上奮力拚搏,弘揚了公平、友愛、奮鬥和追求卓越的精神。四年一度的亞運會,亦需要熱愛體育的城市接棒承辦,奧林匹克精神才能得以薪火相傳。今天,作為亞奧理事會成員,向來以文明進步自居的香港,如果不願意作出貢獻,承擔弘揚這崇高精神的責任,對將生命奉獻給體育的運動員來說,難免感到欷歔。

我萬分不願意看到這議題成為政黨、議員的政治工具,把奧林匹克精神與選票拉上關係,把它與其他政治議題混為一談,把它說成與社福扶貧爭逐資源,現今的香港,我相信有足夠財力和能力申辦亞運,如果申辦成功,我相信也不會影響扶貧或教育等方面的工作;即使申辦不成功,這筆預算相信亦未必一定會放在扶貧等事宜方面。

我不單是從運動員的角度支持申亞,我更相信亞運是奧林匹克精神的彰顯,是凝聚社會的力量,激勵市民奮發向上。市民的歡呼喝采,讓社會更團結、更和諧、更自強。我們可否有更高、更長遠、更廣闊的視野,不要只著眼於眼前和局部的利益,更不應著眼於自己的利益,拿出勇氣,為香港、為普世運動員、為人類的進步發展而承擔責任。

港健兒成績有目共睹

我每次出外比賽,看到不同地方對體育的熱情都比香港高,心裏很不舒服。我亦親身體驗到,大型體育賽事如何帶起普及運動的氛圍,並推動城市建設的進步。多年來南征北討,看到世界多個城市發展一日千里,特別是不少從前較香港落後的城市都已急起直追,城市面貌翻了幾番,可是香港很多建設卻依然在爭議中原地踏步,實在教人痛心。今天香港需要的是敢於迎難而上的鬥志,需要的是講求付出、講求參與的奧林匹克精神。老實說,申亞成不成功,對我個人並不重要,但我不願看到奧林匹克精神被踐踏。

廣州亞運會剛剛結束,香港運動員取得理想的成績,我們作為運動員最興奮、最激動,因為沒有人比我們更加了解每一面獎牌背後有多少辛酸和努力──不只是得獎者的辛酸和努力,還有我們支援團隊的付出。我們的努力和成績,市民有目共睹;市民的熱情和支持,我們點滴在心。我衷心盼望政府和市民可以繼續支持香港的運動員、支持香港體育的發展,大家同心合力,一起為我們的下一代創造更美好的明天。申亞對香港體育建設及推廣都有裨益,我希望社會以遠大的眼光、廣闊的視野去考慮這個問題。

盼議員政黨支持申亞

在諮詢的過程中,一些言論提及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又或將申亞與個人的面子扯上關係。我希望提出是,這些問題只關乎個人的操守、道德,是可以透過法律制裁來解決的。從宏觀的角度,申辦亞運的好處多於壞處,希望議員不要以「計算」的態度去考慮申亞,如果在座的運動員都以「計算」的態度參與運動,今天相信他們全部都不會在這裏出現。

我們追求的是一種精神,今日香港正正就是需要一種精神。我經常收到不少小、中、大學,以至政黨的邀請出席活動,不是希望我作單車示範,而是宣揚運動精神。既然我們有能力、有條件,為何不去創造可以孕育這精神的環境?各位議員、政黨,如果你們還是猶豫未決,希望你們在最後一刻改變立場,支持香港申辦二○二三年亞運會。

---

周一收到民政局新聞組的郵件,表示代傳黃金寶的《以遠大視野推動體育》一文,並呼籲傳媒刊登。雖然沒說代何人傳稿,但作者肯定是阿寶。全文共 1656字,阿寶說對社會反申亞傷心難過,我只能說我們更傷心難過。

我們不反對申亞,但對政府在諮詢過程的和稀泥感到寒心。一開始提出申亞開支近 400億,最後數字竟然是 60億。阿寶,運動員注重數字的精確,每一秒都不能差不多先生;曾德成這樣的做法,你能理解為何市民不放心,為何計算嗎?

你又提到在單車場留下血與汗,我這個蟻民自然十分尊敬,不然我不會為你們喝采。但我想說的是,當你在單車場一圈一圈努力奮鬥的時候,我也在日復一日地努力工作。你也許傷痕纍纍,我何嘗不是關節炎、頸椎痛,我們也很不容易。

你還說申亞不是政治,但當你站在政府陣營踏入議事堂那刻,已經被政治化了。你自己也說亞運會讓社會團結、和諧,這正正說明亞運本來就是政治,而不是單純的體育。假如亞運是體育,那去韓國、日本參賽,跟在香港參賽有何分別?

你又說申亞可以提高體育建設,甚至避免香港被邊緣化。你的師妹黃蘊瑤倒精明:「上屆亞運後政府承諾起室內單車場,到現在連個影都沒有……對承諾很徬徨。」香港更不同內地的暴發城市,我們還需要燒錢搞國際盛事「響朵」嗎?

阿寶,我只能說你站得太高了,請你駕雲來地面看看社會,甚至看看非精英項目的運動員,他們如何日頭一份工,晚上去打波。別再聽背後那些大官小人指使了,你始終是我們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