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09

沈旭暉:「勿讓社會模造你」

沈旭暉在2009年中在大埔半山購入了一個複式單位,面積連同花園有2000餘呎。根據資料,沈在教育學院任副教授,月薪介乎6萬至10萬元,加上他有擔任私人機構的顧問及自設顧問公司,每月收入合共有10多萬元,令他可以有足夠的首期置業。

買樓非唯一選擇 退一步豁然開朗

但沈旭暉認為,年輕人不應該一味想着要置業。「畢業之後5年就要買樓,我覺得這不是唯一的生活公式。當我住在DC(美國華盛頓)時,有朋友在市郊租一間很大的屋,然後每天駕兩小時車返工,一樣很開心,很多東西都是取捨的問題。……其實香港人大可以到深圳租樓,每天過關返工一樣可以。我住在這裏(指在大埔),再過些少便已經是深圳。」

他說多年前他剛從外國回港生活,也是先在西貢租村屋住。在香港租村屋住很廉宜,面積又大。「我覺得年輕人要有一個清晰的坐標……不要讓社會mould(模造)了你,若果一定要30歲便買到樓,是非常不健康的想法。再陰謀論一點說,若果地產商想你『死慳死抵』幫他們供樓,就更不應該玩這遊戲,其實你願意放低這些想法,生活可以很豁然開朗的。」

自認沒紀律 每日做硬預算

沈旭暉1978年出生,只是30出頭便有能力買豪宅,在香港算是異數。但其實他要求自己在用錢方面有很嚴謹的紀律,否則也未必能儲足首期買樓。

他說在自己的電腦桌面,有兩個Excel表格,一個用來記錄他每天的收入及開支,另一個是記錄他每天將需要完成什麼工作及做了些什麼。「每天我上牀休息之前,都會花幾分鐘,填了這兩個表。」記者問怎麼可以那麼有紀律?他說﹕「就是因為自己沒有紀律,才要逼自己這樣做。」

收入分6份 投資分散再分散

沈旭暉會把收入分成6份,包括交給投資顧問買基金、給父母代買股票、供養父母、還有供樓開支、捐獻(主要是捐給他擔任發起人的智庫機構Roundtable)、餘下就是儲蓄。「我有限定自己的日常開支,不會超過收入的15%,若果有一個月大使了,超過15%,電腦上便會出現紅字。」可見沈旭暉相當有紀律。

「若果一年下來我發現自己儲起了不少錢,就會有獎勵,就是把多出來的錢用來去旅行。」在剛過去的聖誕假期,他便去了中東阿曼及卡塔爾尋幽探勝。

沈旭暉接受訪問時不斷說自己不是理財專家,亦沒興趣鑽研投資,所以投資基金及股票,寧願假手他人。他的父親以往在港大教書,退休之後,兩老喜歡投資股票,所以沈旭暉也樂於把錢交給父母代他管理。「我只向他們說投資要比較穩陣,以及盡量分散風險。」

他連找投資顧問買基金,也分散一下風險,除了找一家銀行的理財經理之外,亦有找一家投資顧問公司。他說早在畢業之前,已經養成這麼有紀律的習慣。「我相信一個人必須有穩定的收入,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東西。」

沈旭暉電腦中的Excel,除了記錄收支之外,亦記錄了他的人生。「我喜歡將時間也segmentise(分段)。」他認為好好記錄才知道自己花多少時間在每一類事情之上。

他對自己畢業回港之後的日子也有規劃,第一個10年,希望能高調一點,爭取機會推廣他所愛的學科國際關係。踏入第二個10年,他就希望自己可以減少曝光,推廣的工作由別人來接棒。

回港首10年 志在推廣國際關係

沈旭暉在2003年回港後,有上電台做節目、到有線電視借世界盃的話題講國際關係、創辦智庫組織Roundtable、做了多個政府諮詢組織的成員(見表)、2009年特區北上的國慶觀禮團中他更是其中一人,且是最年輕的一位。爭取認受性及知名度,他已達到一定效果。

第一個10年只剩下兩年,那麼他會怎樣部署下一個10年呢?「我從來都不希望成為一個公眾人物,只希望將我讀的東西推廣。之後當然希望有人來接班。」然後他想多做策劃的工作,例如辦一份單純談國際時事的月刊,另一個心願是多學外語。

他最關注的是香港人不太着重社會科學的學科。「香港的價值觀覺得social science(社會科學)不是專業學科,外國很不同,例如在一份不是很頂級的雜誌做採訪,年薪可以過百萬港元,在香港這已是總編輯的薪酬。」

沈旭暉兩年前轉到教育學院任教,職級也跳了一級至副教授。「我也付出了不少努力,在大學教書便要不斷寫Journal(學術論文),因為只有這樣做,才能繼續玩這個遊戲。」即使他對這政策不盡同意,但「也要跟到規矩,才能玩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