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2

沈旭暉:從《十月圍城》談研究入門——最後回應高家裕君

筆者《十月圍城》的短文獲署名「香港教師會名譽顧問、前會長;中國知識學會會長;國際筆會香港中文筆會會長;香港文化藝術工作者聯合會理事會主席;香港公民協會常委(前副主席、原秘書長)」的高家裕君以「沈旭輝先生污衊國父,須深切反思及公開道歉」為題回應。筆者已回覆於《藝訊》﹐但獲悉高君又傳同一鴻文予全體中學通識老師及個別官員﹐蓋因「眾多學校師生委託」其「平民憤」。非常巧合﹐不少校長老師發現高文經導讀可作通識教材﹐囑咐筆者解構之。高君邏輯卓然成家﹐筆者極不願與其夾雜﹐奈何其風若此﹐只能從命。

常人學習研究﹐流程大致如下﹕(1)綜合前人研究觀點﹔(2)訂下資料蒐集範圍﹔(3)以理論處理資料數據﹔(4)分析。在正常學校﹐觀點不是評核機準﹐重點為方法論﹐可參考William Storey的《Writing History: A Guide for Students》。

一、文獻研究

孫中山研究在東西方學術期刊汗牛充棟﹐學生稍閱數百樣本﹐當知道西方學者多關注其個人操守和事功之敗﹔同代華人評價不一﹐多批判其江湖作風﹐到了蔣介石才統一崇拜﹔中共建國後則聚焦聯俄容共。近數十年有成百上千基於史實之新觀點發表﹐筆者樂意提出冗長清單。

高學則認為「對一位人所共仰的偉人的處理上就必須小心謹慎」,即對筆者原文斷章取義毋須小心謹慎﹔「公認的歷史偉人」劃一演繹﹐「不能有所扭曲」,否則是「含血噴人」、「心存污衊」﹐「學者」要像文革時加引號。「公認」如何形成、基於聖旨還是小六課本﹐孫中山何以誣蔑他幼時的公認偉人李鴻章﹐非我輩能知。

二、原始資料

分析文獻後當蒐集研究資料。以倫敦蒙難為例﹐原檔來自《泰晤士報》等媒體、《鄧翻譯與孫文問答》等大清文件、孫著(據考代筆)三方。高稱為污衊的孫自進領館說﹐恰恰源自孫本人向陳少白、戴季陶等說「在倫敦時每天都到使館」、「以大無畏精神自投羅網」。第二來源為對史料的不同分析﹐像黃宇和縱認為孫被綁﹐也相信孫多次路過使館、透露將到訪應屬實﹔《民國春秋》蔣順興的「孫中山倫敦蒙難的兩個問題」據同樣史料﹐則確定孫三入使館自投﹐「史書及文章敘及孫中山英國倫敦蒙難之事時往往有不實之詞,有意回護孫中山﹐這不符合史家應該遵循的實事求是的原則」。通緝犯在最危險之處事先張揚是否算自導自演﹐可自行演繹。

高學資料蒐集自然嚴謹得多﹐必須親歷其境﹕「難道國父被滿清人員挾持入大使館前之一刻,沈先生親在現場目睹其情形?抑或中山先生事前曾之討論過其意圖?」高對孫如此熟悉﹐又是這樣高度的權威﹐想必已通過時光機或扶乩﹐核實千萬史料均為偽造。

三、理論分析

評價個人是無意義的﹐重點是框架。例如黃宇和從形象建構分析倫敦案是「天方夜譚式革命宣傳」、孫奪領袖身份的最大憑藉﹔Marie-Claire Bergere以東西差異解釋何以中國人較易接受其地位。

高學也有框架﹕目的論﹐斷言其他觀點「刻意污衊中山先生,意圖扭曲其形象,其目的就是要誤導廣大師生及市民」、「其含血噴人,借影評為名,一意旨在污衊億萬同胞所共同景仰的民族偉人,真是人神共憤!」目的後續自是綱線論﹐高君原文下段慘被和諧﹐真是人神共憤﹐特光復之為例﹕

「《藝訊》是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民政局轄下香港藝術中心所印行的每月藝術活動的通訊...若其情況既不合乎創作道德,又對社會認知及歷史人物的形象造成太大的不良作用,特別是需要認識歷史真相,又對藝術中心和《藝訊》深信不疑的學生,將造成怎樣的損害?則納稅人是不是可以對主管的當局,提出嚴正的問責呢?」

四、歷史評價

筆者不好偉人說﹐如美國不視華盛頓為單一國父而列出founding fathers﹐作為核心價值的肯定。辛亥革命百週年必須紀念﹐惟紀念的不應是人﹐而是帶來的民主化、現代化。但筆者從不否定孫中山與蔣介石、汪精衛、毛澤東、鄧小平等都對中國作出宏觀貢獻﹐並對此尊重。劉邦的流氓氣遠超一般黑幫﹐欣賞他的司馬遼太郎在《項羽與劉邦》直言史實﹐讀者依然嚮往。英人最愛丘吉爾﹐但知他脾氣古怪、對敵極不人道﹐勝利就把他轟下台。「聖人不死大盜不止」﹐走下神壇不是為了打倒﹐而是為了還原為人﹐這才可親可信。

高學偉人則只供欽敬用﹐「當他心目中極度欽敬的偉人被人惡意污衊,民族感情受到傷害,偉人形象受到扭曲所產生的極大憤怒」。文法如常難明﹐但極震撼。

深切反思

顧銜思義﹐高君自是「中國知識」、「文化藝術」泰斗﹐從其網站可見﹐對腸病毒、吉爾吉斯、外力亂港等也是專家﹐更創立「內容竟只有三兩句是提及《圍城》」即別有用心這偽影評定律﹐誠為文藝復興式偉人。他視無數孫學研究、名家散文如無物﹐近百年功力隱而未發﹐挑筆者的影評高調賜教、送官究治﹐教人受寵若驚。筆者遵命深切反思﹐深悔高學學得不好、對其在21世紀發聲的可能誤判﹐必須為此道歉。願高君繼續筆耕﹐讓學子增廣見聞。

上回對李家仁醫生粉絲說《小明上廣州》的小明並非真人﹐對方嚎哭小明被污衊。高學﹐自也有其污衊觀。高君看筆者原文﹕

「甚至近年有史家提出,孫中山才是國民黨秘書長宋教仁遇刺的最大得益者,因為宋的崛起和他的政黨政治主張,影響了孫中山的領袖權威,並懷疑陳其美—而不是教科書暗示的背負罵名多年的袁世凱—才是真正兇手。這樣的立論自然過份大膽,而且確鑿證據今天更難掌握,但假如這樣的翻案足以成立,我們對近代史的全部認知,就會全盤改寫。」

而如此斷章﹕

「沈先生在本段落中,還更用上「孫中山與草莽江湖:本人就是暗殺專家」作為小標題,足見其刻意營造中山先生是「黑老大」、「暗殺專家」及「剷除異己」的形象。但證據呢?只是一句:「近年有些史學家提出」,就希望達到「假如這樣的翻案足以成立,我們近代史的全部認知就會全部改寫。」

在高學以外﹐似屬污衊。

筆者與孫中山就讀同一中學﹐以此為榮﹐但從無同學對師兄盲目崇拜﹐卻想起某老師曾撰新詩歌頌成功校友﹐命朗誦隊誦之﹐全校上下訕笑至今。以孫師兄少時挑戰偶像的見識﹐筆者深信我校精神互通﹔拜讀高文﹐更顯教育之可貴。高君只發鴻文予通識老師豈能足夠﹐筆者決定將之連原文、回應、本文編為教材送老師及各界賢達 ﹐如「民憤」特大會公開出版﹐這才是我堂堂香港教師會名譽顧問、前會長;中國知識學會會長;國際筆會香港中文筆會會長;香港文化藝術工作者聯合會理事會主席;香港公民協會常委(前副主席、原秘書長)之級別。高君要求「應有的學術素養」、「嚴謹態度及寫作道德」﹐真理﹕培養學生以事實獨立思考、掌握科學方法論、擺脫多重標準、批判僵化教條、不致成為教棍﹐確是真正教育工作者的使命。

註﹕本文將刊於下月《茶杯》雜誌專欄Movies and Politics﹐並將連同相關原文及回應編成通識教材﹐免費派發予全港通識教師、相關教育學術團體及社會人士。高先生文章及筆者首篇回應可見http://www.hkac.org.hk/en/artslink.php?aid=190)。

--------------------------------------------------------------------------------------

原來不願再回應這位先生浪費時間﹐也希望留一份善意﹐但他再傳送文章予全港通識老師的作風﹐未免有違基本江湖規矩﹐如此相逼也太不知進退。高先生並非無名之輩﹐據說甚至曾與司徒華先生競逐立法局教育界議席﹐應有相當代表性。若此風可長﹐這類思維的朋友未免得寸進尺﹐新一代研究的空間未免越來越窄﹐故抱歉只能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