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0

曾經身在其中(沈旭暉@朝鮮)

◆傳媒人Shirley

到訪日期及原因﹕2010年6月尾至7月因工作關係,在中國丹東參加中國旅行社的旅行團,以遊客身分到訪朝鮮

到訪地點﹕首都平壤、開城、分隔朝韓的板門店(三八線)*、國際友誼博覽館等

入境手續﹕按一般慣常程序申請簽證,須申報職業和住址

◆香港教育學院文理學院副教授及對外關係統籌主任沈旭暉

到訪日期及原因﹕2006年以遊客身分到訪朝鮮、2008年因公再次到訪

到訪地點﹕首都平壤、開城、分隔朝韓的板門店(三八線)*、國際友誼博覽館等

入境手續﹕入境時,關員會把蓋章蓋在入境表格上,而非蓋在護照上,而且入境後,手提電話會被沒收

(*朝韓以北緯38°為停戰線,俗稱三八線)

S﹕Shirley

沈﹕沈旭暉

拍照限制多 行動受限制

S﹕當地導遊會說明什麼可以拍照,什麼不能拍,如坐地鐵時不准向外拍,估計因朝鮮鐵路不多,有軍事意味。而且與軍事有關的事物都不能拍。拍攝領導人雕塑時,不可模仿其動作。

沈﹕在領導人的像前拍照,不可以舉出勝利手勢,也不可以只拍領導人的某一身體部分,不可不尊重。我們團沒有行動的自由,晚上就要回到一個島上的酒店,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個監獄。我們團中有一個外國人晚上偷偷的溜了出外,但很快就被軍警發現捉回來。之後被迫寫了悔過書,內容大概是向領導人、朝鮮人民道歉之類。

泡菜啤酒每餐必備 無西式食店

S﹕泡菜、啤酒(朝鮮品牌,味道較淡)是每餐必備的。我在開城吃過分成9小碟、排成三角形的傳統韓菜。當地白飯的米質也很好。我們也會吃韓式火鍋,飲食並不西化,不見有其他西式食店,如麥當勞等。

沈﹕從飲食可見朝韓差異,朝鮮的韓燒很少有牛肉,因牛肉是貴價肉。反而我們經常吃鴨肉,因為較便宜。

有錢人衣著光鮮 街上有標語無廣告

S﹕在行程中有少許時間接觸當地民眾,如酒店可自由出入、在平壤坐地鐵時也可和當地人民溝通,但由於我不懂韓語,所以只能作有限交流。首都平壤較多有錢人,街上可以見到化妝和穿高跟鞋的辦公室女郎、穿日式校服的學生。平壤讓人感覺很舒服,街上有很多有共產色彩的事物,如紅旗、大標語等。後來問導遊,大標語多含政治意識,意思大概是朝鮮勞動黨(執政黨)萬歲之類。另一城市新義州的人民較窮,以農民漁民居多。在當地有錢人大多是官員,他們的子女衣著光鮮,有電腦、手提電話等。

沈﹕在市面我沒有見到廣告,可說沒有資本主義的痕迹。我們同團有兩個導遊,一個說中文,一個說英文。要兩個人的原因就是要互相監視,舉報對方的。不過,我頗質疑他們在回答一套官方「洗腦」的價值觀以外,個人是否認同那一套。另外,我因公幹接觸到一些官員,也見識到他們為拉攏生意原來也會「認你做阿哥」,又說「多多關照」之類的話。

仇美親華 同時淡化中國影響力

S﹕朝鮮人認為南北終要統一,但如何統一可以慢慢商討。他們會稱「韓國」為「南面」。

他們也會說當地有3000里江山,其實包括了「南面」的土地。中國及原先是社會主義的國家,如俄羅斯(編按﹕前身蘇聯,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國家)、德國(編按﹕1949-1990年德國分為東德、西德,東德由蘇聯控制)等的旅客較易獲簽證。我覺得朝鮮對日本和美國都很仇視,對中國則很友好。其實朝鮮受中國影響很深,同團有些中國團友認為到朝鮮恍如回到以前的中國,不同的是當時中國沒發展這麼多武器。

沈﹕我覺得朝鮮試圖淡化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例如朝鮮人對韓戰的論述只對中國的角色輕描淡寫,就是「幫過吓手」,這與中國本身的版本不同。我看見戰爭博物館中有關中國的展品如紀念碑等,也只是陪襯的。朝鮮不承認自己依靠中國,不過實情是現時中國仍然輸出大量物資予朝鮮,而且朝鮮的有錢人也是把錢存入中朝邊境的銀行。

封閉獨裁 訪前訪後無大改觀

S﹕到訪前,我覺得朝鮮落後,也不能理解當地人民的想法,面對高壓的統治為什麼不反抗?到訪後覺得其實還不算太落後,市面情况就跟10年前的內地差不多。

我對朝鮮的感覺不可說是改觀,應該說是開始理解朝鮮人民的想法。朝鮮人民認為韓國雖然富有,但從韓劇所見,人與人經常爭執煩惱,相反朝鮮雖然窮,但社會上貧富分化不大,因此沒什麼比較,也沒什麼爭執煩惱。由於住屋、教育、醫療的開支都由朝鮮政府為人民支付,所以人民認為收入低也沒問題。

沈﹕到訪前,我對朝鮮的觀感其實與大眾差不多,都是感覺其封閉、獨裁、沒有自由等。到訪後,反而更強化了我這些感覺。世界上如此獨裁的國家應該只剩下朝鮮吧,即使另一些獨裁之國如古巴等,也不會如此,應該好好「保育」此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