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03

柳俊江:我離開了我愛的崗位

2010年最後一天,我離開拼搏八個寒暑的TVB和新聞業,一個我原以為可以終身留守的崗位。

十年前九月,踏入浸會新聞系的大門。當時對這個行業茫無頭緒,只是有興趣的學系選擇不多,想找一門「活」一些的學科,誤打誤撞而已。零二年有幸被TVB選中實習,當時還是羅燦、張志剛、謝彩雲的年代,新人壓力大、機會多。如此一個大男孩,曾經因為一個NAME CARD,被資深編輯許友明罵哭;曾經因為緊張而失眠、胃痛、偏頭痛;曾經因為頻頻出錯,自信盡失。難關難過關關過,跌跌撞撞一鼻子灰的走過來,每一課都學得很深刻。

零四年駐京,然後跑中國新聞、駐廣州、間中跟領導人外訪,零八年以前總是跑跑跑,但大新聞輪不到自己,試主播老闆認為不合適,多年來二打六一名。別人認為我衝動、大意、包拗頸,不願交托重任。我一直沒有失去自信,在不斷的挑戰中滿足自我,靜待機會。直至四川地震,一貫有前無後的性格,打了自以為漂亮一仗,從此機會不斷,主播、主持,又轉了做專題,感激袁生默默給予機會,只是談話機會不多,未能理解他的想法。

可惜,機會總是來得快,去得快。到離開一刻,每一位同事握手道別時總送上一句:「恭喜,你甩難了。」我真心為這萬人景仰的傳媒機構感到難過,為甚麼這裡總是人來人往,只是中途站一個?當然,「你唔做,大把人做。」是TVB的硬道理,但觀眾看見人員嚴重流失,熟悉面孔逐一消失,他們一邊看新聞的同時,一邊又會說甚麼?電視新聞部的公信力,除了來自機構本身,也來自出現在鏡頭前的記者、主播。透過努力建立了的專業個人形象,構成了公信力的一部分,為甚麼公司不能好好珍惜,給予合理的待遇?

近幾年,新聞節目不斷搞「改革」,企圖收復不斷下跌的收視,晚間新聞成功吸引眼球,一時間帶來了新氣象。不過,這「中興」並不長久,新聞內容和觀眾視角的差異,決定了一去不返的收視率。回想入行之初,堪稱「黄金一代」的記者團隊,譚慧兒、魏綺珊、廖忠平、李燦榮、邱文華、吳曉東、趙麗如、莫宜端、鄭麗矜、呂秉權等等,個個獨當一面。在每一次採訪,高級記者當然揮灑自如,低級如我亦能據所見所聞,即場發揮,完成有血有肉的採訪。好景不常,近幾年記者淪為「車衣女工」,新聞部管理層對每日的新聞早已有一套「看法」,記者很多時被要求「照單執藥」,「老細話要呢個BITE」、「老細覺得係呢個ANGLE」…採訪主任、編輯口中的「老細話」不絕於耳,縱記者總有堅持,但經歴一次、兩次、三次的「勸籲」、「修正」,誰能拒絕隨波逐流?我相信新聞部仍算獨立,只不過太一言堂,老闆的意見太強勢,下面沒有人敢反對,在形式上追求自殺式的極端中立主意,禁絕趣味性寫作手法的同時,新聞取向卻太明顯,一點也不中立。「CCTVB」之名不脛而走,是因為主導新聞部的新聞取向和觀眾脫節,未能和期望接軌,一而再的讓觀眾失望,自然惹來不滿,影響公信力和收視。以前老師教落,電視的「台格」是以新聞節目建立出來,現在TVB的「台格」卻建築在「獎門人」、「超級巨聲」。新聞部要避過邊緣化,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新聞部士氣低落,事出有因。對於有志之士,待遇是其次,人手緊張更不重要,令人沮喪的是未能發揮所長的巨大限制。TVB文化越來越深入新聞部:要有機會,先要「聽話」;正正和記者的求真、尋挑戰的個性正面來了衝突。如果新聞部位位能挻直腰板,實事求事,相信大家都會願意為使命拼搏,將得失束之高閣。

回顧過去,雖未立下豐功偉績,慶幸對得住良心,一直堅守信念。退一步成為觀眾,希望同事、同業們能保守一顆正義、公平、憐憫的心,努力堅定說真話。更期望在下一個十年,見證我成長的新聞部能重踏正軌,重拾朝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