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1

林天悟:「葡萄新聞」最緊要夠酸

網上討論區的潮語不斷革新,近年有一個極為流行的用語叫「葡萄」,衍生自「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有羨慕或嫉妒之意,詞語尾後還可加上「ing」或「ed」,代表英文文法上的現在進行式或過去式。

「葡萄心態」其實是人的本性,而「葡萄」一詞應用性很廣泛,例如說某人是「葡萄男」,即嫉妒他人有漂亮女友或發展得很好;推而廣之,傳媒業內早就出現「葡萄新聞」,即一些令同行產生酸溜溜或牙癢癢想法的新聞。

佔得先機可一勝再勝

「葡萄新聞」最重要的特點是具有獨特性,雖然未必整宗新聞都是獨家,但必然有贏過同行之處。例如一宗爭產案中,當事人只邀請某電視台或報章記者入其大宅採訪,雖然記者行動往往受限制,一方面可能給有心人利用,但另一方面亦能取得重要畫面,總算「贏過」在門外吃西北風的行家。雖說傳媒人會猛烈抨擊這種「選擇性放料」的做法,認為是妨礙新聞自由,或者說記者淪為他人的工具,邀請亦只是「勝之不武」,但某機構一旦獲選為「幸運兒」,卻是誰都不能抗拒。

另一例子是坐牢名人士出獄在即,傳媒除了先調查其獄中生活情況,更預早拍得他在獄中的活動情況,待其出獄即一併報道,讓對手無法「補鑊」趕上。

除了獨特性, 「葡萄新聞」亦有好壞之分。壞的「葡萄新聞」幾乎是為獨家而獨家,通常把芝麻小事放大,沒有後續性或社會性,跌入嘩眾取寵的陰溝裏翻不了身。例如把車禍中女傷者的性感衣服和名牌手袋作為重點,又或者把焦點投射在受傷小童說粗口之上,甚至以靈異之說解讀悲劇的成因。這類新聞就算推到頭條,標題又相當吸引,也許能博到一天的銷量,但翌日便煙消雲散。行家對這種新聞是不屑多於羨慕,也沒有想跟隨的意思。

好的「葡萄新聞」則包裝嚴謹,既震撼又具有社會性,令同行不能不跟隨。由於新聞曝光後行家可立即反擊,良好的編採團隊必須作全面的鋪排,預設競爭對手的招數,務求在佔得先機後一勝再勝。例如過去有傳媒率先踢爆食環署燒錯屍,之前一直與內部「線人」緊密聯絡,新聞出街時已報道得相當全面;由於社會極度關注,其他傳媒必須大篇幅報道,但已難有突破,只能給先行者牽鼻子走。

重恥笑失業碩士生

正如羨慕和嫉妒沒有明確界線, 「葡萄新聞」的好壞亦很具爭議性。上周一《蘋果日報》獨家報道一名中大碩士生見工200 次仍失敗,失業三年,須靠綜援金過活,該宗新聞除了引起社會廣泛討論,報館內部和行家之間亦有激烈爭論。

無可否認,失業碩士生梁健鵬的確一夜成名,成為當天城中最爆炸性話題,街頭巷尾都有人在評論事件的成因對錯。據說該宗新聞當天網上點擊率近四十萬次,以單日計是開報之冠,超越09 年6 月5 日富豪李澤楷添丁;目前兩者累積點擊率只差數千次,但李澤楷已是一年半前的舊聞,相信失業碩士短期內可以超前。至於網上的「動新聞」,失業碩士的首條短片已達七十六萬次,其他相關短片亦有二十至三十多萬次,以網上紀錄來說絕對是近年奇葩。

行家對這宗新聞的反應可分為三個層次,最負面(嫉妒?)是認為那位碩士生屬於很個別的例子,觀乎其行為舉止,完全不值得做頭條;另一種則恨沒有搶先掘到這種材料,認為在一份銷量至上的報紙,只要標題夠搶、個案夠啜核,加上能引來那麼大迴響,說到底都是十分成功,換了是別家報館找到同類材料,也會包裝成頭條新聞。

行家最後的一種看法,亦是最主流的意見,是認同失業碩士生本質上是好材料,但目前見報的版本似乎重恥笑男主角多於一切,集中把事主一些細微行動放大(例如要飲「果汁茶」、沒有眼神接觸、在模擬面試中給人事顧問大罵奚落等等),加重了戲劇效果之餘,卻是完全煞了社會性,沒有了解其背景成因,亦沒能從小個案看到社會的大病態。據悉,該報內部意見分歧,有記者認為那種純粹嘲諷小人物的報道有損報格,因為報紙作為一種公器,槍口該對大人物而非小市民,就算有人甘心被舞弄,傳媒人應有把關義務,而不是多伸一腿,讓無知的當事人「送死」。

跟進報道只益了對手

經過一天激烈的爭辯後,觀乎各大網上討論區發言,網民及社會人士普遍已對失業碩士生抱有負面看法,當作笑話多於一切。縱使男主角不當一回事,而《蘋果》繼續跟進時亦趨向正面報道,重指他得到多方面關心,又在短時間內找到工作,但事主負面形象已然形成,一切已變得虛假,未能在社會上引發更深層次的討論。另一方面,雖然新聞在「網上瘋傳」,但據說當天報紙的銷量沒有突破,回紙數目與往常差不多,數據顯示「購買報紙」和「網上閱報」的群體並不相同,報館高層往後在選取新聞時,似乎須進一步深思。

正如上文所言,好的獨特新聞應迫得行家不能不跟進,但就失業碩士生而言,明明引起那麼大的迴響,但翌只有《文匯報》和《成報》作出簡短報道,其他新聞媒體全部視而不見。那到底是行家之間「葡萄心態」作祟,抑或是採訪團隊只求趣味性,捨棄了報紙追求公義的核心價值,也把一宗可以深度發展的新聞糟蹋了,因而造成現時的效果呢?很值得行家細想。

面對對手掌握了先機的新聞,輸掉的機會較大,有高層認為大篇幅跟進變相在對手臉上貼金兼免費宣傳,故此最好的招數就是視而不見或者低調處理,就能表示不認同對手取向, 「你眼中的大新聞,在我看來根本不值一哂」。這種避戰招式可免自暴其短,近年已成為行內慣常做法,說穿了其實是沒膽量兼沒氣魄的表現。

有前輩說過,在九十年代末至千禧年期間,傳媒間競爭取激烈,根本沒有避戰這回事,每當見到對手有獨家消息,第一時間是設法「由輸變贏」,其中暢銷報紙因篇幅充裕,往往大幅度增加版面,以大圖片的氣勢反擊,戰況十分激烈。只是近年傳媒在政治取態和財政來源上各自歸邊, 「不戰不輸」是許多傳媒高層的抱守的策略,因為看不見的葡萄就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