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5

孔捷生:阿拉伯之春和中國茉莉花

論證伊斯蘭文化最難接受普世價值的學者,有誰想到富庶的突尼斯率先發生茉莉花革命?有誰想到阿拉伯世界的泰山北斗埃及僅十八天就改朝換代?有誰想到利比亞狂人卡達菲會眾叛親離?一九八五年他對環球航空公司客機的恐怖襲擊,曾遭國際社會二十多年制裁,卻還不及現今利比亞人民振臂一呼。驀然回首,布殊用兵伊拉克實屬不智,否則延至今日,薩達姆焉能逃過「中東波」?

和傳統革命的人海旗林模式不一樣,大風起於青萍之末,那就是 facebook(臉書)、 Google(谷歌)、 twitter(推特)、 YouTube(視頻)再加手機。以埃及為例,青年網民發起 facebook集會,「反對酷刑、貧困、腐敗和失業」。為避開示威禁令,他們穿黑衣(網民票選的顏色),不喊口號不持標語,甚至不列隊結陣,每人相隔五英尺,站到尼羅河岸一小時就散去。有八千網民表示要出席集會,他們全部用 Google(谷歌)郵箱聯絡,谷歌系統不允許網警追蹤郵箱的電腦IP地址。他們成功了,這場虛擬的網上集會變成現實,和平示威像滾雪球,從無聲到有聲,網民挺進開羅貧民區呼籲,讓那些一輩子未上過網,甚至未摸過鍵盤的窮人也站出來。一場沒有領袖沒有政黨的革命發生了,歷史新頁就此揭開。

從周日之中國「茉莉花運動」遭遇,便可看出中共極權和動輒執政幾十年的阿拉伯獨裁者不同,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YouTube在中國全部被禁,山寨版百度搜索、微博、優酷視頻網、QQ騰訊網都在嚴格監控之下。莫說已上街「散步」者,就是發帖說要參加的某律師,連門檻未出就已被狂毆和非法拘押。如今豈止「埃及」,轉眼「茉莉花」也成敏感詞,也就是說對着電腦轉轉念頭也不許!

當然中共終極法器是效忠於黨的軍隊。現時派飛機轟炸自己首都的狂人卡達菲,也在電視上重彈六四經驗:「天安門事件發生時,坦克開進去絕非鬧着玩的,無論如何我將確保國家不會分裂。」「擋坦克者必死!中國的安定團結,比天安門廣場上的人命更重要!」此言一出,天朝為之氣結,真是哪壺不開提那壺!雖則如此,中共應做時一定照做,轟炸首都又怎樣?畢竟比不上數十萬野戰軍包圍首都真槍實彈鎮壓平民的光輝戰例吧。

最後給范徐麗泰提供一組數據,突尼斯和埃及在阿里總統和穆巴拉克總統治下實現經濟持續增長,其中突尼斯國民平均收入比中國高三成,埃及國民收入和中國大陸相若;突尼斯過去三年的經濟增長率為百分之四點六、三點以及三點四;埃及為百分之七點二、四點六以及五點三。而按中國的基尼系數,社會不公甚於突尼斯和埃及。按范太說辭「若中國政府真的倒台,現時中國取得的經濟成就便會化為烏有,也無法在短期內建立強而有力的政府去領導,對中國不是好事。」范太這個尺度可以放到任何阿拉伯國家。在別國是好事,到了中國一定是壞事;如果在別國也不是好事,到了中國一定是壞得不能再壞的事─此乃中國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