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5

陶傑:死的尊嚴

日本救援隊斂葬死難者,把遺體裝進薄木棺,千人合葬。合葬也很講究,不是胡亂推叠,一個大坑,棺木一具具排好,每副棺之間還有一塊薄薄的木板隔開。

即使離世了,也要尊重一點點隱私,棺木之間,還用一塊長方形的木板隔開來,日本人的體貼和溫柔,令人垂淚。

去日本旅行,在機場入境,海關的關員,如果要打開旅客的皮箱,會把皮箱先橫放在櫃枱上。

還沒打開皮箱之前,日本海關官員會把一塊白色的小屏板,放在皮箱側面遮着,後面還在排隊的旅客,就看不見前面那一位的行李裏的內容。

因為箱子打開,會有毛巾、牙刷、內衣褲,都是旅客的私隱物品。海關檢查行李、職責所在,但不可以讓後面排着隊不相干的人,窺見受查者的行李內容。

對於人權、關懷到如此細微的地方,連歐美國家的心思也沒有如此周到,日本這個國家,在世界文明之巔,太陽出來的時候,這是最先見到破曉旭日的國家,日本沒有辜負造物主的期待。

鄰國的公廁,即使在城市,許多也缺了門板,尤其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人蹲在上面,眼瞪眼,一面抽煙看報,一面還可以搭訕、私隱剝奪得赤裸裸的一絲不剩,人就沒有尊嚴。沒有尊嚴,告密和偷窺,靈魂中最齷齪的事很自然地都幹得出來。

日本的救援人員說:安葬這麼多死難者,於心尤為不安,因為剛把他們從瓦礫裏挖出來,隨即又回葬深土,死者是會不舒服的。日本人多火葬,遺體太多了,火葬場工作忙不過來,於是土葬。

電影「殯儀師的奏鳴曲」,講大去的尊嚴,不就是這個意思?日本人在災難中默默示範着高尚,怪不得這個國家的存在,有那麼多人眼紅牙癢癢的心理極不平衡,天工開物,孤高的老鷹,就有遍地的麻雀,意在襯托和反照萬物的不平等。不平等,記住,是正常的各有宿緣的果報。連歐美都在口瞪目呆的欣賞,可笑是還有許多失敗的人酸溜溜的發洩怨恨。放鬆一些好嗎?日本即使沉沒了,也不表示閣下身上多了一塊肉,還以為地震真的對生靈帶來點啟示,可惜對於冥頑不靈的人,一點也沒有,酸恨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