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16

李德成:為甚麼香港人心未回歸

共產黨官員經常說香港回歸十多年,但人心仍未回歸,他們的理據是到大陸駐港機構抗議示威是隔三差五地發生,香港人對大陸的陰暗面的憎惡形之於色,對共產黨官員的言論經常嗤之以鼻。

此所以共產黨壓下來要特區政府實行德育及國民教育。德育是幌子,國民教育才是正題。這個動作的意圖當然是要香港人的人心回歸。但這樣有用嗎?

不能示威就只會暴亂

若果共產黨真的是以上面所說的準則來衡量香港是否「人心回歸」,那麼香港根本沒有希望「人心回歸」,大陸也不見得「人心回歸」。

對政府的不信任,是大部份人的特性,而且教育程度越高,越對政府不信任,只不過在自由地區,我們可以把這些不信任表現出來。在自由社會,從來沒有人指摘不滿政府的人不愛國。而在極權社會,這些不信任都埋藏了,只有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爆發。在大陸沒有這些隔三差五的對政府示威,並不是代表共產黨的國民教育有效,只是他們的鎮壓能力有效而已。沒有和平示威的途徑,當民怨累積到一定程度時,就會爆發。所以在大陸,和平示威是沒有的,代替的卻是聚眾暴亂。我們是想要示威還是暴亂?

對美好的事情心生喜悅,對醜惡的事情心生厭惡,是最自然不過的,這是毋須學習的。當年我看到中國第一次在奧運會奪金,我也為之高興,這是需要學習的嗎?當我看到文化大革命的禍害,就不能自主的對共產黨產生厭惡,到六四事件後,更永不能原諒它,這又是學習來的嗎?

偽國民教育浪費青春

對於未經歷文革和六四事件的新一代,沒有比毒奶事件更令他們對共產黨產生厭惡了。共產黨要港人人心回歸,就應該避免這些喪盡天良的事發生,但它表現出來的,卻是把敢於表達不滿的聲音鎮壓下去。這些對共產黨的不良印象,可以憑學習抹掉嗎?

真正的國民教育其實只須要鋪陳一些大原則,如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等原則,所以根本不應獨立成為一科,至於要學生高聲說「我以身為中國人為榮」,想想都全身起疙瘩。這樣的國民教育,教的不信,被教的不信,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浪費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