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2

林茵:炒賣糧食--發水麵包經濟學

曠日持久的通脹下,市民一聽「加價」即怨聲四起,紛斥食肆和生產商無良。但食物成本上漲避無可避,各式食物唯有悄悄瘦身減量,繼麥提莎和出前一丁後,港聞同事又發現叮叮粥和通心粉縮水。

早前有線電視節目跟麵包店玩了一個小遊戲——去年製作一個雞尾包的成本是6毫子,同樣價錢在今天買材料,師傅可以弄出什麼?結果是足足縮細一半的雞尾包,椰絲餡更只剩下可憐的一小團。

由初中開始近十年,美心麵包一直是我的早餐之選,因為它價格合理、味道靠譜。近年加價之餘卻質量有變,袋裝麥方包看似體積一樣,但咬下去發現鬆得像紙包蛋糕。

最近我轉向價格實惠的嘉頓,6塊錢4個小餐包,可以應付兩天的早餐。但價廉背後,是成分表裏一長串XX劑的不明物體……

麵包變貴,人民幣升值、舖租三級跳、甚至麵包店員的最低工資都成為箭靶;但翻一翻別國新聞,由兩岸三地至馬來西亞、新加坡和遠至加拿大的中文媒體都哀鴻遍野——「店家苦撐﹕一漲就嚇跑客人」、「15元(台幣)麵包將成不可能的任務」、「食物價漲 餅店加價裁員求存 」,受罪的顯然不只受聯繫匯率和租金霸權綑綁的我們。

不如追本溯源,一個麵包是怎樣做出來的?看看產業鏈裏各個環節的境况。

美心對於原材料價格和發水麵包的問題不予回應,另一間我曾經常光顧但最近已貴到吃不起的A-1 Bakery說,今次食材價格的升浪是由08年開始的,麵包主要材料麵粉、牛油、糖、雞蛋等,去年10月至今已分別升價15至40%。集團08年時沒加價,忍耐到去年4月才加了2至3%,今年4月又再加6%,並無將原料加幅全數轉嫁至消費者。

食材貴了?那得去問麵粉商。向美心、山崎、A-1等供應麵粉的兆和行,其董事經理梁耀鑑說,從前麵粉價格一向穩定,幾年前開始小麥價急漲,09年起反映到麵粉上。香港西式麵包店用的是日本麵粉,09年價格一下子跳升30%,年頭至今亦已上升7至8%;內地麵粉由於國家小麥儲備甚豐,價錢由今年才開始飇升,去年人民幣2000元一噸,翻了一倍至現在的4000元,而且升勢全無止遏迹象。來貨加價速度遠超客戶承受力,麵粉商的生意也愈來愈難做。

小麥價急漲谷貴麵粉

再向上游產業追溯,就是小麥採購和加工商,屹立着ABCD四個巨人。據《衛報》報道,ADM、Bunge、Cargill和(Louis)Dreyfus四大公司控制全球75至90%的穀物交易,還有其他基礎糧油農產品的採購和加工等;餐桌上的麵包、粟米、橙汁、果醬、朱古力和咖啡、油鹽醬醋各式調味、雞牛豬肉及牠們的飼料,生產過程全都有着他們的影子。在產業鏈源頭,ABCD還直接或間接控制肥料、種子與其他農業資源。

關注農民權益的樂施會發報告批評,全球的食物系統由不多於500間公司掌握70%的話事權,決定由誰負擔最多的成本與風險,掏光產業鏈大部分盈利。而在富有國多年來的傾銷政策下,農民已一窮二白得沒法多作投資,莫說把握當前農產品價格上升的機遇,連基本食物都負擔不起。

作為全球最大食品原料採購商之一,雀巢(Nestle)採購部負責人皮特里(Kevin Petrie)指出,商品價格不但前所未有大幅上漲,而且出現巨大波動。2006至2010年間,商品價格平均每月波動幅度為16.4%,較2000至05年上升4個百分點。皮特里指基金炒賣原材料,在紐約期貨市場,基金控制近三成阿拉比卡咖啡豆,雖然他們不會提貨,但已大大影響價格。

基金炒賣令原材料價波動

價格於短期內大幅上落,農民與消費者都是輸家,因農業投資需時調整。本星期供港活豬價格創歷史新高,五豐行指出首要原因,是去年豬價低迷,養豬業虧損嚴重,紛紛縮減養殖規模,令去年底以來供應持續減少,豬價於是大幅上升。

那末價格波動誰最高興?樂施會就揪住ABCD君,報告指08年農產品價格急升,Bunge第二季盈利按年大升四倍;2010年升浪再臨,Cargill直認在農產品市場波動中受惠;同年俄羅斯乾旱令小麥失收,Bunge盈利又暴漲,行政總裁承認公司是天災與農產品短缺的得益者。

樂施會認為ABCD能在價格風暴中牟利,因為只有他們最清楚糧食存量及供求走勢。《衛報》則指出,1865年誕生的C君,除了是全球規模最大的私人公司外,亦是最大的對冲基金之一;1851年生的D君近年亦專注金融市場的商品交易。這兩間沒有上市的家族企業向來神秘,外界對他們的盈利和業務都只能靠估。

食物在金融市場如何被炒賣?中大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兼任講師黃元山,前半生是華爾街金融才俊,發明了不少外星人才懂得玩的衍生工具,現在教書、寫專欄、上電視,向地球人解釋自己從前的發明。他指出,ABCD等業界在商品市場上對冲風險屬正常行為,從很久以前,農產品期貨就是為保障業界、鎖定成本和價格而產生的,健康和活躍的期貨交易容許好淡爭持,某程度上令市場上price discovery的過程更暢順合理。

但指數掛鈎基金等長線投資產品出現後,大量業界以外的投資者參與,才是令市場波動的主角。因ABCD的投資決定始終要受制於基本因素,有否因其市場資訊上的優勢獲利?黃元山認為一定有,但觀乎他們純利率只有單位數(2010年度,ABC的純利率分別為3.1%、4.9%和5.5%,Dreyfus沒有公布),指摘他們牟取暴利則見牽強。

聯合國亦將矛頭指向業外人士。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最近發表研究報告,訪問了22名商品市場參與者,包括參與實物交易以及純粹的金融投資者。研究發現不少基金經理由於不了解市場資訊,往往存在羊群心理,甚至以一些完全與該商品市場無關的因素作決定,例如投資組合的考慮;情况嚴重至即使有人想看基本因素,但顧慮違反大多數人的看法將導致損失,投資者傾向放棄自己知道的業內信息而跟大隊。

受訪者的回應反映,來自金融界的投資人因資金龐大,能短期內影響商品價格上落,令部分想作對冲的業界人士都不敢涉足商品衍生工具;而金融投資者傾向按價格周期行事,某商品價格一接近谷底即會立刻反彈,價格回升的基礎只源於投資者的期望,而非該商品市場實在有復蘇迹象。凡此種種,都令商品價格大幅波動和泡沫化。

養老基金湧入市場

地球上天然資源愈來愈少、人口愈來愈多,糧食價格上升可說是必然的事;由於必需品的性質,亦成為長線投資者的上佳選擇,近年湧入商品投資市場的要角之一就是各國的養老基金(pension fund)。作為「經濟人」(economic man),我們找不到看淡商品價格的理由,但當食物都被賦予「投資」意義,長遠的投資價值就決定了我們當下要付出的價格,作為一個「人」,請不要忘記,無數活於社會底層的人士,將未有機會老去就因飢餓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