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2

艾未未訪問五毛黨——談輿論引導

香港五毛黨浮面,是北水南調抑或操盤者黔驢技窮,要出此下策,炒作輿論。無能可以炒作成英明嗎?難吧,於是將白色炒成臭黑。被失蹤的艾未未在3月時,曾經跟一個五毛黨員做了詳細的訪談。事緣,當日推特上突然冒出大量新註冊的帳号,攻擊@aiww帳号、或發大量無意義的推文加以干擾。艾未未於是發推徵求訪問五毛黨員。訪問透過電郵和電話完成。艾未未失蹤後,網上有博客刊載有關文章。被訪者自稱26歲,大學念新聞,曾經從事媒體工作,根據地在上海。「五毛」如何運作?《星期日生活》徵得艾未未太太路青的確認和同意,在此節錄刊登艾未未與又稱「輿論引導員」的幾個關鍵答問。

輿論有人炒作,繼住房之後,食物也被炒賣,導致價格不穩。香港人喜愛抽新股,這陣子豬肉牛肉貴得嚇人,麵包縮水,股民散戶頭腦發熱,幾多人知道兩件事的因果關連?

歷史則不能「被沙石」,那是遺忘的一個說法。奉勸謝太見學生前先備好課,或者,她應該拉大隊到哈佛跟何曉清博士上一個學期的六四課。

艾未未﹕介紹一下你的具體工作流程。

五毛﹕我們主要由某個人或者某小組負責一個較大的網站,我主要負責我們當地的BBS和新聞網,也經常會去騰訊新聞版塊。具體流程就是「接到任務——然後開始尋找主題——之後開始發帖引導輿論」這3個主要步驟吧。然後具體給你講解一下每個步驟都是幹什麼的。

首先接收任務,主要就是每天要保證打開郵箱,經常查看一下郵件,或者我們有一個QQ群,但是一般我們在群上不討論這些內容的。只是說有工作了,提醒大家查看一下郵件什麼的。一般在一件事情出來後,甚至新聞出來之前我們都會收到一封郵件,然後告訴我們什麼事件,什麼新聞,然後告訴你什麼方向。就是要告訴你一個大概的思想方向,去把網友的思想引導到這個方向,或者是去模糊一下網友的焦點,還是去煽動一下網友的熱情等等。

大概都會告訴你一二。明白這些指示後,就要開始尋找主題了,找到網站相關的文章或新聞後,就可以根據上頭定的總體方向,開始自己寫文章、發帖或回復評論等,這需要很大的技巧,你必須隱藏自己的身分,並且不能寫得很官方,要寫很多不同風格的文章,有時候甚至自己跟自己對話,吵架,爭辯等。總之就是造成一些假像,然後把網民的輿論引導過來。這裏面的學問其實很深。

在一個論壇裏其實有3種人是你要扮演的,一個是領導者,一個是追隨者,一個是旁觀者,也就是不明真相的群眾,呵呵。先說領導者,也是比較權威的發言者,一般都是在爭辯之後出現,開始拿出強有力的證據發言,以這種身分所說的話比較具權威,一般民眾對這類身分人的可信度很大。

而第二個﹕追隨者,裏面又分成兩種人,是對立的兩種人,他們扮演的角色要不停在論壇爭辯,爭吵,甚至對罵,這樣可以起到吸引旁觀者目光的作用,然後在爭吵的最後,領導者出現,拋出一些強有力的證據,然後把公眾的輿論都引到這個第三方的身上,然後目的也就達到了。至於第三種﹕旁觀者,其實他們大部分才是我們真正的目標「客戶」,也就是不明真相的網民,我們主要就是通過前兩種身分的扮演來達到影響第三方的目的,可以說我們屬於導演一樣,通過自編自導自演,然後去影響觀眾。所以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挺人格分裂的。

艾未未﹕請說一件具體的、典型的「引導輿論」過程。

五毛﹕這個其實沒什麼典型不典型的,因為太多了,大大小小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我隨便給你舉幾個,你就明白了。國家的事情比如汽油漲價這個事,每次油價要漲的時候我們就會接到通知了,「穩定網友情緒,轉移公眾注意力」等等,然後第二天新聞一出來,跟帖的肯定都是大罵國家,大罵中石油、中石化,所以我們這時候就要出現了,像油價房價這種新聞,跟一些事件新聞不同,本身就不存在傳言或闢謠什麼的,所以遇見這種情况時,我們大部分都是採取模糊焦點和轉移大眾注意力的方法。

舉個比較成功的例子,有一次油價大漲,在騰訊新聞的評論裏大家都在憤怒的罵政府、罵中石油。這時候我登陸一個ID,發了條評論大概是這個意思﹕「漲吧,隨便漲,哥不在乎。最好漲到50塊錢一升,活該你們這些沒錢的窮人開不起車。正好不用出來佔道路,以後馬路就應該有錢人才能在上面開車……」等等,這類聽起來非常欠打的話,目的就是激怒這些網友,把大眾對油價的憤怒和注意力轉移到我身上。

艾未未﹕能否列舉你通常所做的評論內容?

五毛﹕直白的說政府好,直白的說誰誰賣國,那種沒技術含量的評論網友現在見的太多了,一看都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的評論一般遵照的原則是﹕絕對不正面的去讚美政府或批評一些負面新聞。而且說話的語氣、身分、立場一定要是網民,一定要看起來像是最不明真相的那類群眾,這樣才能引起網友共鳴。總之就是要從側面去引導網民,讓他們不知不覺就把重點給轉移了。

比如我說過的油價問題,「油價就應該很高,讓開不起車的窮鬼都坐地鐵是應該的」,這個評論就可以造成混亂大眾注意的效果。

艾未未﹕技術手段,你也提到了,關於你扮演3個角色,這是一個通用的方式嗎?還是有其他的方式?

五毛﹕方式太多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講,是一種類似於玩心理的那個感覺,知道吧。剛才也提到扮演3個角色,演一齣戲這種,還有一些其他,怎麼說呢,我們現在的網民,應該說他們要比以前有思想多了,這個是我自認為的。以前你不管發一個什麼,比如說稍微負面一點消息,傳得很快,而且愈說愈厲害,還都很相信。但是現在很多時候,包括有的事件吧,網民都會想想,是不是炒作?有時候我們方法很多的,你也可以把一件壞事情,使勁往壞上說,說到那種天花亂墜,讓人一看就覺得胡編亂造的,其實也是像負負得正一樣,壞到一定程度,他也會覺得是不是沒那麼壞了。

艾未未﹕除了事件目標,有沒有什麼人物目標?比如說艾未未,他本來就是一個超級壞人,對他應該干擾,當然你可能不會,但是有可能會有這種類型的指令嗎?

五毛﹕這個有可能,應該是有的吧,比如說達賴問題的時候,當然我沒有參與這塊。但是我想在達賴這個問題上,應該全國範圍內會有引導的,不然我覺得今天中國的民眾啊,對達賴不會有這麼強的一種憎恨心理吧。當然我也不知道我了解的是真是假,所以一定要做好保密啊,我覺得在這個達賴問題上,包括在法輪功這一塊,中國做的確實比較過分了點,據我了解,確實是比較過分點兒。在我接觸這個圈子之前,我一點也不知道。但是我們國家所有人都對這兩人相當憎恨。所以我覺得整個輿論控制、思想控制,凡是控制的比較好的,應該會有這種人參與的。

艾未未﹕「我也確實想讓人了解一下我們這個行業,我們的作用其實有負面的也有正面的」。你能說說哪些正面作用?哪些負面作用?

五毛﹕很多時候,可能有一些無聊的網友發表一些虛假的或者造謠。這時候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群眾就會去相信,然後附和。也有時候某些事件發生以後大家都不知道真相,很多人就開始猜測了,然後也會有一些虛假的謠言出來,所以這個時候如果沒有我們出來幫助大家尋找到一個正確方向,告訴大家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那麼可能一傳十、十傳百,到最後假的也變成真的了。當然,也有時候我們確實自己也知道這件事情政府做的不對,我們自己也想罵政府的時候,但是還不得不幫着政府說話,所以有時候我也知道我們這樣做是助長政府推卸責任的風氣。


艾未未﹕這種輿論導向,你談到有時候是有必要的,你認為它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到國內網絡。當然,推特當然是另一回事兒,像新浪啊主流的這些或是QQ群這些輿論導向?效果是很明顯的嗎 ?

五毛﹕我覺得應該會影響不少。其實我跟你提過,中國的網民其實挺傻的,不知道你有這種感覺沒有?

艾未未﹕因為他的信息本來就有限,所以在有限的信息裏,他很難表達政見。

五毛﹕我是認為他們很容易被煽動。我很容易控制他們,我想要他們怎樣,我稍微用一點心思就可以,很容易,所以我認為這個影響應該不算小 。

(全文見www.xinlinyang.com/?p=256)

黎佩芬 sunday@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