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9

林天悟:免費報進入戰國時代

本欄兩周前寫過〈反思免費報的代價〉(刊7 月25日),文中拋出一連串問題:若現存報館都開發免費報市場,香港報業會變成怎樣?當報紙變成免費品,一切都是向錢看時,新聞還須有批判性嗎?傳媒行業是否仍以彰顯社會公義為己任?記者由跑新聞變跑廣告的噩夢會成真嗎?

想不到事隔半月,這些都變成報業行家迫切應對的重大問題,皆因壹傳媒宣布最快本月中會推出港版《爽報》,目標是每天發行一百萬份,銳意爭取成為免費報界「一哥」。行內傳聞另一家大型報館會把旗下一份報紙改為免費迎戰,但隨即又指改變主意,暫不會搞免費報;但本周內會有重大改變,務求搶先在壹傳媒出招前變陣搶客,只是未到最後一刻,還須看老闆最終決定,云云。

免費收費正式對決

《蘋果》內部人士透露,黎智英推出港版《爽報》的決定來得很突然, 「肥佬黎上周三晚上向報館高層說一定要做,兩個星期完成」。據悉,由於有了台灣經驗,故黎智英認為「照抄」沒有難度,一定要火速進行,並且選擇在旗下報章自爆消息。這幾天陸續有員工調往免費報當「開荒牛」,而台灣《爽報》人員亦來港交流經驗,估計一周內便有試版面世,貫徹其集團大開大闔的強悍風格。

消息上周五曝光後,立即成為報界最熱門的話題,行家都在估量《爽報》對市場的衝擊。有資深報人坦言: 「形勢難測,但對收費報一定有損傷,相信會有弱勢報館在年內結業,或者轉做免費報求一線生機。」他形容這份重量級免費報是「七傷拳」, 「不只傷人,也會傷及自己。」目前全港有四中一英免費報,發行量超過二百萬份,若再加上《爽報》的目標印數,即每個工作日有超過三百萬份免費報在市面流通。過往早上九時後免費報基本上已「派完」絕迹,日後可能把「戰線」拉長至中午,目標客戶由上班族擴展至社會各階層;除了交通工具中樞點成為必爭之地,可能連便利店和報攤也是派發點,屆時將直接與收費報對決,資本較少、缺乏獨特性或內容較薄弱的報紙會首當其衝,受到影響。

一名入行逾三十年的報業人直言,現時報業形勢是前所未有的複雜。他先從報販利潤方面計算: 「中文報紙賣六元,報販每份賺一元五角至一元七角元,但面對便利店競爭,許多時要減收五角,黃昏時減價一元促銷,結果平均每份報紙賺一元,不少報攤每天從賣報紙賺得三數百元,是名副其實的辛苦吊命錢。假如出版免費報的機構每天給報攤一千元,預計要派三千份,報販減省了疊報紙工夫,卻賺到更多錢和人流,當然很多人願意做。」該位前輩表示,市場顯現的訊息對收費報是弊多於利, 「一份免費,一份收費,好多人都會順手拿免費報算了。」綜合行內人意見,大家相信《爽報》出版後,最傷是出版不足一個月的免費報《晴報》。「比起另外三份免費報,《晴報》聲稱有五十萬發行量,但還未站穩陣腳,讀者仍未摸清它獨特之處,要變心的機會成本最低。反觀《都市日報》始終佔據了港鐵沿線的有利位置,而《AM730》則以專欄質素取勝,《頭條日報》內容最多,覆蓋範圍也夠多,各自佔有一定優勢。」

神女俠女精神分裂

除了免費報陷入混戰,收費報當然不能獨善其身。據《蘋果》內部人認為,《爽報》將成為最大競爭對手, 「畢竟是同一品牌,內容和人手都來自原有的《蘋果》,以我們老闆的個性,一定要做到更盡,或者做到最絕,甚至以『收費報的價錢,做出免費報的最好質素』,讀者看完《爽報》,有需要就上網看詳細版本,反正印刷的報紙又看不到『動新聞』,付錢買報的人一定少了。」該報近年不斷加強網上新聞,文章和影片都能透過電腦、手機和平板電腦觀看,過去一年來,報紙基本銷量已下跌約一成。「iPhone、iPad 愈好賣,報紙就賣得愈少。」正如壹傳媒執行董事葉一堅在旗下報紙回應說: 「與其坐喺度畀人打,不如自己打自己。」目前,《蘋果》在非賽馬日的銷量約二十六萬份,當《爽報》出版後,內部人最「樂觀」的估計是短期內下跌一成,一年內下跌兩成, 「希望能保持二十萬銷量」;最「悲觀」的想法是,短期內急跌三成。

當《蘋果》跌至二十萬份,而《爽報》達標發行一百萬份,屆時報業形勢又將如何?這正好是近日各報館高層難以看透的重要問題;有人預計其餘收費報的銷量最少下跌一成,排在榜尾的一兩份收費報在看不到美好前景下,預計將會停刊。

即是說,一年後的報業形勢,可能是免費報紙發行量達三百萬份,收費報則萎縮至八十萬份以下,但整體報紙的發行量其實倍增了,相信廣告收入亦會增加,將有更多報業機構靠出版免費報「養活」收費報,其分工——一份是負責應酬賺錢的神女,另一份則是保住「貞節牌坊」的正經俠女——頗有精神分裂意味。

有益無益已非重點

說到底,免費商品必須靠賣廣告生存,當免費報要下海賺錢,就不能過分講求原則,故此不會大規模加強採訪團隊;對於「拿了便宜」的讀者來說,亦不會要求免費報具有強烈的批判性。至於《爽報》會否打破這個固有「規矩」,辦一份正氣立場免費報?這將是熱血行家最關注的問題。

有年輕記者擔心,免費報磨滅了新聞棱角,把批判社會的責任轉為以跑生意行先,就算有再多的發行量,對社會也無裨益,報紙變成一盤流水賬,記者是機器中的小零件,因替代性高而更不值錢,整個形勢會加速報業沒落,令行內人深感不安。

古老的智慧都知道,免費的東西其實是最昂貴的,因為代價是無形的,也就是難以等價交換。當香港成為全球免費報最密集的地區,收費報將變為較弱勢的媒體,我們將會失去許多高質素的新聞從業員(很多高手早就有點意興闌珊了),對監察社會的力度也減弱了。

免費報的趨勢就如網絡發展一樣,回不了頭,行家只能祈求報館能「發財立品」,把賺來的錢擴闊收費報的生存空間,那已經是功德無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