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4

林行止:投靠美國保平安 中國近交頻失利

一、於一九六七年成立的東盟(ASEAN,東南亞國家聯盟,又稱東南亞合作組織〔東合〕,台灣稱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新馬則譯為亞細安),一如其各自表述的中文譯名,成員國各有堅持,意見紛紜,初期毫無建樹,加上處於冷戰時期,其主要「任務」在防止區內共黨勢力擴張,因此目的在加強成員國軍事合作而非經貿;非常明顯,其時的「假想敵」正是中國。冷戰結束及中國經濟有成「和平崛起」後,中國成為「十加一」的「一」,「十」當然是東盟成員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泰國、文萊、越南、柬埔寨、緬甸和老撾。東盟「邀請」中國加入,原因是改革開放後中國放棄「輸出革命」,強調進行「互補性」雙邊貿易,讓有關國家各買所需;隨著中國經濟快速膨脹,其與「十」的貿易額亦大幅增加,今年的總貿易額估計會達三千五百億美元,比二十年前增四十倍,遠遠拋離「老主顧」美國;商貿蓬勃興旺,本來不難使區內各國達致童話式快樂圓滿收場的結局,可是,中國的壯大令情況轉趨緊張和複雜!

經濟崛興令中國為了保護經濟果實,不得不擴軍加強現代化軍力以保障能夠真正「和平崛起」(不外侵同時有力捍衛國土);這本為很正常亦是西方各國崛興時采用的策略,但中國的強盛令東南亞「諸小」寢食難安、坐臥不寧,紛紛向美歐俄軍火商「進貢」,還向美「帝」求救,而此時「巧逢」奧巴馬政府為俯順國內民情,積極部署從中東和阿富汗撤兵,「行」有餘力,雙方一拍即合,此為「美國重返亞洲」的「內因」。

二、美國介入亞洲事務,始於二戰結束。韓戰越戰固不待言,在南韓、日本設軍事基地以至武裝台灣,亦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所有種種,加上現在與澳洲「結盟」,除在達爾文港建基地,還可能把澳洲位於印度洋的空軍加油站祈連群島(KeelingIslands,亦稱CocosIslands)擴建為空軍基地。美澳如此合作,目的彰彰明顯,表面理由在保持南海的「航行自由」(Freedom ofNavigation)、保障亞洲諸國經濟生命線馬六甲、巽他和龍目海峽暢通無阻;實際當在牽制、壓制甚至扼殺中國的海事「擴張」!

澳洲是「國土大國」,版圖夠大之外,其餘種種如軍事、GDP及人口等,均與「大國」無緣;在軍事上她可說是大而無當的弱國,因此必須借助外力以自保;而「外力」有什麼比有意願且言語、宗教、政治制度以及價值觀相同的美國更佳!正因為有求於美國,澳洲在外交政策上向來被美國牽著鼻子走,是典型的「乖乖牌」,戰後美國對外用兵,澳洲可說無役不與,大壯美軍聲勢(實際作用有限)。前總理陸克文看不透這點微妙關系,試圖通過成立「亞太共同體」(AsianPacificCommunity),拉攏、撮合中、美關系,以避免中美在區內因政經利益之爭發生沖突殃及區內各國;加上他反對成立被中國稱為「亞約」(AsianNATO)的所謂「四邊計劃」(區內四民主國家美國、澳洲、日本和印度軍事合作組織),被視為「討好中國」而於上任不足二年便被攆落台(因對其力圖擺脫美國影響的獨立的外交政策不滿,奧巴馬兩度取消澳洲訪問,成為陸克文的催命符)。事實上,不論從哪一角度看,陸克文都不反美,他只是希望引領澳洲走出一條獨立的外交政策並意圖成為中、美之間的「和平使者」,進而為澳洲謀取政治利益,那與美國雄霸天下的野心不符,遂被迫倉皇辭廟。現任總理吉拉德女士,看其作為,頗合做美國「政治忠仆」(faithfulpolitical servant)的條件,美國無後顧之憂,才選中在澳洲建立軍事基地。

美國選擇在澳洲建立軍事基地—在國防預算可能裁削之際顯得更為重要—不等於她會放松甚至放棄其他遠東地區的「防務」,南韓和日本固然「固若金湯」,台灣即使未能「晉級」亦會維持現狀不變,她已被美國定性為「安全夥伴」,既可牽制中國,且是美國軍火商的財源,十一月十一日《紐約時報》的〈救經濟,棄台灣〉(ToSave our Economy, DitchTaiwan)的特稿,建議美國以放棄台灣交換中國銷毀手上的美國國債,開玩笑之作而已(見連日來該報的「讀者來函」)。事實上,美國在亞洲增兵,成為「駐亞洲強權」(aresident Pacificpower),除了中國,區內各國莫不表歡迎。因為「好管閑事」、維持世界各地「和平」及各海洋通航無阻,是美國的傳統,雖然為此支出不菲,卻是她領袖全球應付的代價。老實說,以中國在疆土問題上向來理直氣壯的立場,如果國際確認整個南海主權屬於中國,而中國又成為海上強權,看其對「不聽話」(如頒諾和獎如接見達賴等)國家的強烈反應,難保日後她不會禁止這類國家船只進入中國領海……。就此角度看,美國的軍事介入,確是保持在不同政治氣候下有關海運不致中斷的保證。

三、中國近年各方面的進展都不錯,勢頭的確甚佳(力求平衡的陳腔濫調寫法應加「有待改善改進之處尚多」),惟在「近交」方面,成績極劣,幾乎所有她伸出友誼之手的國家,在簽訂有利的經貿協議或達成某種交易之後,轉頭便向老美輸誠並與之簽署形形色色的軍事協約或大購其軍火,在她們的認知中,不把自己武裝起來,遲早會被強盛起來的中國欺侮!中國實應反躬自問,為什麼鄰國這樣害怕中國崛起?

眾所周知,美國在世界各地尤其是亞洲的「口碑」甚差,「打倒美帝」、「美國佬滾出亞洲」的口號至八十年代後期才有所收斂,總之美國並不是到處受歡迎的國家;可是,何以現在亞洲北自北韓(北韓為擺脫中國的羈絆和美國建立正常外交關系的意圖至為明顯)南至澳洲,包括曾受美國蹂躪的越南和受美狂炸的日本,都樂於引「狼」入室?十一月十四日緬甸新任國防部長打破慣例不先赴北京「面聖」而首赴與中國有海域主權紛爭的越南訪問,加上九月間斷然取消代價三十六億美元的密松水壩的興建,緬甸這些動作旨在展示她已不再是中國的「屬國」……為什麼中國強盛鄰國便惴惴不安同時向美國靠攏?回答這個問題,可從兩方面入手。第一是如李光耀所說,美國並無領土野心,其張牙舞爪,目的不外在貿易和傳播其普世價值……。第二當然是國人深植未富先驕而後財大氣粗的劣根性,反映在外交上軍事上其態度便被「鬼佬」歸納為assumption和condescension,如果外國人真的經濟破產、軍事落後,這種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傲慢態度,他們有所求,只能硬吞,但現在他們不至如此,他們的老大美國仍是第一軍事強國,這口氣便吞不下……。不過,實情是否如此,應由北京出來解釋和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