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5

畢明:蝗蟲與狗

候選人在電視上被問:「你是否支持死刑?如被謀殺的是你妻子,答案還會否一樣?」答:「我會親手殺死那雜種,然後接受法律的制裁。」擲地聲奪人的答案,出自一個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口,電視上公開展示人性的缺弊同時相信法治的堅持。

「因為社會應該比個人優秀。」《選戰風雲》中的佐治古尼說。在爭議的課題前敢爭議敢言,現實中未必有這樣的候選人去刺激思維,盡量辯明難辯燙手的社會矛盾。現實祇有豬和狼。還有蝗蟲與狗。

什麼人會說人是狗?什麼人說人是蟲?什麼人在什麼言論之前有什麼反應、反思、行動?太過激動流於歧視偏激當然不對,過度理性和諧冷靜又似不近人情,各打五十的文章大可不必,但值得思考的更是為什麼會有某些言論。

缺德,喧嘩,炫富,不守秩序,污糟邋遢,冇禮貌,不衞生,不文明的大陸人你討不討厭?我憎,超憎!但我憎的是前面的一堆行為,統稱冇品,冇品的中英美德意法日俄國人我八國聯憎,不是國籍問題,是沒教養的問題。教養是比知識和財富更難培植、收割和保有的,是以北大的教授可以吠影狗噏,億萬富豪幾多品格惡臭。「大事難事看擔當,逆境順境看襟度,臨喜臨怒看涵養」,素有教養的人,在難事逆境和怒事之中,一樣容易品格醜陋,考驗是真正的照妖鏡。但我們都不是聖人,你的親人被殺了誰還剩多少襟度涵養。

有人問我對於「反蝗反雙非」挑機廣告的看法,實無法同意它的煽動性前設:這不是挑機廣告,是自衞。挑機廣告,如美國的競爭式廣告( competitive advertising)當然講功力風度,但這不是,是自衞廣告。是一批香港人眼見社會資源繃緊得無法應付,大家連安居樂業都受到威脅,政府又一味龜縮坐視不理,大家唯有不平則鳴。自衞時,很難四方八面都照顧周到。飛機上有緊急事故,都請大家先替自己戴好氧氣罩,才去照顧其他人。為什麼香港人對普遍大陸人反感?是經驗所得,集體經驗造成集體印象,誰都吃過大陸人的粗野,媒體亦聳動兼奇觀式廣報「大陸式劣行」,「缺德喧嘩炫富不守秩序污糟邋遢不文明」等不是標籤是共冶一爐的經驗。當香港孕婦的權益被剝削無道,銅鑼灣街上大戲院小食店絕跡大家祇能食錶,誰看見「反蝗廣告」不會大快人心吐口烏氣!是人性。

但社會應意識到「反蝗」的危險,個人可以一時感情用事,社會需要比個人理性,明辯出一個公論,對解決不了問題的歧視族群仇緒說不。美國人對黑人歷史上的歧視見證美國教養的落後和進化。不做道德塔利班,也別做教養 3K黨。小心理直氣壯的暴力把港人推向另一種不文明的野蠻。黃崑巖的《談教養》提到白修德在《歷史的探尋》寫及「中國人對中國人的殘忍,有比外國人對中國人還殘忍的一面」。林語堂認為教育的目標,在於發展智識上的鑒別力和良好的行為。國民教育夠不夠好不好,養不養出蝗蟲,是國家的問題政府的不力。

哲學家黑格爾:「公共輿論中有一切種類的錯誤與真理」。常人討厭不文明,但「當心你的思想,因它們會變成文字;當心你的文字,因它們會變成行動;當心你的行動,因它們會變成習慣;當心你的習慣,因它們會變成你的性格;當心你的性格,它會變你的命運。 What we think we be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