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2

蔡子強:這將是一場捍衛核心價值之戰


近日政圈廣泛流傳,中央向唐營人士解釋,最終「棄唐取梁」的原因之一,就是梁振英承諾,上任後會完成「四大政治任務」,而中央對曾蔭權食言,任期中沒有履行這四大任務,一直耿耿於懷。

「四大政治任務」

所謂「四大政治任務」,就是為《基本法》23 條立法、實施國民教育、整頓港台,以及處理2017 年普選特首及之後的政制發展。

梁振英已經公開否認有所謂四大政治任務。但我相信,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而且跟我證實這個說法的,包括與唐營完全無關、我十分尊重和信任的傳統愛國陣營人士。

「土地已經回歸,但人心仍然未回歸」如果與傳統愛國陣營人士,尤其是一些「老愛國」接觸,他們常常掛在口邊的一句怨言,就是:「九七之後,土地(又或者是政權),已經回歸,但是,人心,卻仍然未回歸。」

他們埋怨,九七之後,雖然「米字旗」已經換成「五星旗」,但實際上,香港的管治,仍然是控制在一班公務員以及港英年代延續下來的利益集團手裏,實行「沒有英國人的英國管治」,掌權的仍是那一班港英餘孽(例如先是陳方安生,再到曾蔭權,以及馬會幫等),他們「黃皮白心」,骨子裏崇洋媚外,讓前朝意識形態上的遺毒延續。而他們那些「愛國愛港」人士,卻長期遭投閒置散,被排斥於執政集團之外。

此外,他們又埋怨,在意識形態的最前線上,香港電台仍是充斥那些《頭條新聞》等對特區政府以至黨和國家仍是「不懷好意」的節目,在學術界和公共知識分子圈,仍是以自由派為主導……又或者正如某段著名評論所反映他們的心聲: 「香港的反對派於過去15 年,雖經多番挫折,卻愈戰愈勇,基本上可以完全控制媒體與輿論,以及法律、教育、社會福利等關鍵環節,不但能持續創造議題,穩佔道德及智慧高地,呼風喚雨,最近更上升到了可以差點兒指鹿為馬的層次。」

對「普世價值」「香港核心價值」嗤之以鼻

他們不相信世上有所謂普世價值,又或者香港有所謂核心價值這回事,這些都只是西方列強通過全球化而強加於其他地區的勾當,也不相信和而不同,香港作為一個多元社會的至寶貴特質,而認為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必須重視中國的整體利益,又或者所謂「國情」,尤其是在世界列強爭霸下,國際戰略大格局國家的利益和需要。

只要大家細讀梁營麾下「四大護法」所撰寫的文章,對這些想法都不會感到陌生。

所以,當大家看看所謂四大任務之中,其實大都是與意識形態有關,例如23 條要處理的,當然是種種反共、顛覆中央、蠱惑人心的言論,國民教育的核心課題當然是愛國教育,港台當然是要重新整編成黨國的喉舌,不容像過去一般,專與黨國唱反調,大家就會發現,思路其實是一貫的。總的來說,那就是要處理「人心仍然未回歸」的問題,也是在「五十年不變」這個限期,後半階段,最重要的任務。

在九七回歸之初,中央對香港的制度和價值,仍然小心翼翼,緊守一國兩制之界線,但慢慢地,隨「大國崛起」,中國的自信心空前膨脹,便進入轉而標榜「中國模式」,甚至是「以我為主」的另一新階段,對所謂普世價值這些課題,嗤之以鼻。

從商人到公務員治港,再到幹部治港

也所以, 當「商人治港」, 再到「公務員治港」,都被他們踐踏得一無是處、體無完膚之後,「幹部治港」也被他們視為更加理所當然了,尤其是「幹部」的性質,讓他們處理「政治任務」,也就更加駕輕就熟,得心應手。姑勿論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近日「西環治港」的走到台前、中聯辦的手愈伸愈長,只會讓這種「幹部治港」的說法,更加甚囂塵上。

我不會懷疑梁振英在處理貧富懸殊、樓價過高、年輕人缺乏社會流動機會等「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的意願和決心,就等於沒有人能夠否認薄熙來治下重慶確是成了一個生活素質大幅改善的城市。我只擔心,如果一些政治任務真的存在的話,就如重慶的「唱紅打黑」運動一樣,香港的核心價值會否被摧,成了一個高度「內地化」的城市。

我相信這不單止是我個人、孤立的憂慮。最近,中大亞太研究所發表探討港人對梁當選後支持度及初步評價的民意調查顯示,市民對他評分最低的3 個項目,依次為「促進香港民主發展」、「保障香港自由人權」及「可以包容各方政治勢力」,都是與核心價值有關的課題。而對他最為不支持的市民,屬於(一)年輕人、(二)教育程度較高、(三)收入較高、(四)主觀上覺得自己是中上階層的社會族群,而有理由相信,過去這些都是香港核心價值的捍衛者。

尤其值得留意的是,儘管梁一直標榜要處理的課題,以及所擺的政治姿態,都是站在年輕人那方,但這個調查卻顯示,不支持他當特首的市民,卻以年輕人的組別比例為最高。過去幾年的八九十後社運,可能已對這些年輕人作了深刻的洗禮。而4 月1日梁當選後的首個遊行,現場所見,年輕人之佔主導,也讓人大吃一驚。

到了那一刻,香港人會挺身而出

最後,容我引述丘亦生君在特首選後翌日,在《蘋果日報》發表〈抵抗天朝守護我城〉一文中,幾段讓我熱淚盈眶的說話:

「在上周五六(筆者按:特首民間投票)兩天,那些蜿蜒伸展似不見盡頭的人龍當中,可以找得到數以萬計的真正香港人。我不認識他們,卻十分熟悉他們。這些老朋友,總會在香港價值受到最嚴峻挑戰的時候,挺身而出。

「每年六四維園燭光晚會上那數萬張肅目(穆)莊嚴的面孔,是我香港人身分認同的最大安慰。過去廿餘年,每當香港人珍之重之的人權、自由和法治等價值,面臨威脅時,定能在街頭再見這一張張流露巍然正氣的面容。

「在我心目中,他們是真正的香港人。他們與一般香港人的分別是,拒絕搵食大晒的庸俗價值,拒絕跟大隊選擇麻木、認命和犬儒。他們擁抱普世價值,不願意放棄香港,不忍見香港在這一代手上沒落。他們,對香港仍然有夢。他們,不甘心。」但願5 年之後,證明以上有關「四大政治任務」,又或者「香港核心價值」的疑慮,只是分屬多疑,否則的話,在「英治年代」,那將會是一場波瀾壯闊捍衛核心價值之戰。

【後特首選舉的政治生態,系列之五,完結篇】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