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3

唐凝:梁振英的癖好

主場新聞】最近數月,香港人感覺特別疲倦;憤怒、不忿、不滿交織起來,生活就是覺得很不爽。大家有沒有發現,梁振英上場後的管治手法似曾相識?筆者懷疑,他有一癖好—愛鬥爭。綜觀他上任以來的表現,與毛澤東鼓吹階級鬥爭,「樹立對立面」的思想頗為吻合。這位疑似黨員,正是挑動社會矛盾的元兇。

毛澤東說過:「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他主張的是,有矛盾要鬥,沒矛盾也要鬥,在客觀存在的矛盾之外,製造出對立面來進行鬥爭,那就是「樹立對立面」。

時光倒流五個月前,梁振英未上任,即利用其臨時特首辦(官場戲稱為「地獄辦」 ),「打尖」硬推五司十四局架構重組,還誇大其詞指,如果立法會不通過重組方案,天就會塌下來,政府施政困難,影響市民福祉云云。這手法就是把立法會與普羅市民推至對立面,政府自己則置身事外,此等「一係食,一係唔食」的態度,與無賴沒分別。但由於高官問責制本身亟需檢討,加上所涉公帑非小數目,就連部份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也實在嚥不下這隻死貓,結果方案在一票之差被否決,大快人心。

其後的風波,就是國民教育。梁振英為向中央表忠,銳意硬推,只是反國教運動一發不可收拾,為免影響立法會選情,才作出讓步;但事實上,所謂讓步,同樣是把反國教人士、學校及其他市民推向對立面。第一,他把開展國民教育科的主導權,交回學校,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推行國教科。結果,把家長及學校推向對立面,令家長、校方互相猜疑,家長擔心學校因教育經費問題而開科;第二,死也不說「撤回」二字,只稱擱置指引,然後「製造」一群支持國教的人士,與反國教人士站在對立面,由支持國教人士大聲說出「我們也有學習的自由」,借他們把口,批評反國教人士專橫。

近日最經典的鬥爭,莫過於「長者生活津貼」和「啟德規劃」。今次政府推「長者生活津貼」,開宗明義便說「寸步不讓」,有別於以往政府慣於與立法會講數的談判文化。根據慣例,官員知道議員一定會講數,表現成為市民「爭取」權益,因此政府會保留三分作為討價還價的空間。今次關於「長者生活津貼」的推銷手法,卻與別不同,一開波就「無數講」,用四十萬長者的福利,威脅立法會通過議案。「一係食,一係唔食,四十萬長者等不及了,你們忍心嗎?」把立法會議員推至市民的對立面,迫使通過方案,此等「下下同你死過」的政治鬥爭手法,反映了梁振英唯我獨尊的性格。

最離譜的是,已得社會共識、獲各方持份者支持興建的啟德體育城,卻突然傳出會擱置,以騰出土地興建公屋。體育界人士怨聲四起,但始作俑者一句「房屋重要,還是體育重要?」,就把體育界人士和廿萬戶公屋輪候冊人士推至對立面,完全漠視不同持份者的聲音和訴求。據了解,支持體育城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正在休假,但有人竟乘虛而入,令他氣得七竅生煙。

我們,就是因為梁書記的廦好,弄得民不聊生,雞犬不寧。如此鬥下去,香港會撕裂到甚麼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