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0

【主場新聞】蔡東豪:「中產怎可能快樂?」 (158)

原文連結

Edvard Munch (Norwegian, 1863-1944). Anxiety, 1894. Oil on canvas. 94 x 73 cm (37 x 28 3/4 in.). MMM
Edvard Munch (Norwegian, 1863-1944). Anxiety, 1894. Oil on canvas. 94 x 73 cm (37 x 28 3/4 in.). MMM
「中產怎可能快樂?」高天佑
嶺南大學調查香港人的快樂程度,月入3萬至4萬元的中產族,快樂指數去年急跌10%,成為最不快樂一族。
專欄作者高天佑指,中產「下流化」是全球趨勢,但這情況在香港更為極端。
中產高不成、低不就,爬不上上流社會,又無法享受政府提供的福利,生活環境追不上通脹,活得不快樂。這是全球性現象,在香港特別顯著,我認為最大原因是住屋問題。
我有一個美籍華人同事,住在美國西岸,娶了香港人為妻,有考慮過舉家來港居住,但研究過居住問題後,打消念頭。這位同事在美國居住環境舒適,算是中產,他賣掉美國間屋,拿着的錢,在香港上不到車。
美國中產也有中產的煩惱,但相對香港中產,美國中產住得有尊嚴,起碼把居住這元素從中產眾多煩惱中剔除。
同一個人,擁有相同技能,工作上同樣可在香港和美國發揮,但他不會考慮在香港工作,原因是在香港不會住得開心。香港中產最大的失望,是跟身份不配合的居住情況,以及消失的居住向上流動力。
刊於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