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2

陶傑 2013年01月05日 - 2013年01月12日

雨果和我
壹週刊 坐看雲起時

電影《孤星淚》上映,改編自音樂劇,音樂劇又改自雨果的名著。

據說美國有一對夫婦,看完電影後大哭不止,感觸良深,覺得戲中的情節太慘。

繼續閱讀

兩雄相遇
2013年01月1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今年奧斯卡將會是李安獨鬥史匹堡──一個的戲得到十一項提名,另一個,以「林肯」出陣,提名十二項。身為亞洲人,感性一點,當然希望李先生會連奪「最佳導演」,再得「最佳影片」。

但是印度出了西方憤怒的輪姦殺案,國家形象受損,可能影響評判的情緒觀感,加上史匹堡自從「雷霆救兵」之後,沒有再贏過。

奧斯卡這個場,是美國人的,李安一再進入決賽,已經非常的出色。但當前美國要重振聲威:茉莉花革命,推翻暴政,全世界都爭民主,如此政治氣氛之下,「林肯」比較強勢。

但是林肯這個人物很難寫,從歷史教科書的印象,這個人像文天祥和岳飛,「浩氣長存」得有點硬繃繃的平面,缺乏陰暗襯托。人物不論多英雄,一旦太過平面,就會僵化,在這方面,香港鄰近地區的「革命樣板戲」,是很珍貴的反面教材。

美國人沒有這樣基因,但感情時時流於外露。「少年Pi」對於美國觀眾,已經有點深奧,美國沒「國民教育」課題,但「舒特拉的名單」、「雷霆救兵」,加上這齣「林肯」,史匹堡就是美國國民教育的宗師。有了這位藝術家,美國不再需要像「美國發展模式」這種九流課本,自吹自擂,說議會民主是如何團結,無私進步。

相反,荷李活電影裏的議會民主,時時有黑金陰謀,政客加流氓,壞事做盡。但是美國在歷史上有林肯這樣拿得出手的人物,而不是秦始皇、漢武大帝、康熙和雍正。因此美國的「軟實力」大片,別管他有沒有美化和誇張,是吸引人的,因為其主題,是符合人性的。

林肯不用權術謀奪「帝位」,林肯沒有一批妻妾妃嬪勾心鬥角爭家產,林肯的子女不必陰謀奪嫡,因此,史匹堡和李安,不論哪個贏,都是美好而優越的事物得勝,真好。


美國人警告特府勿亂來
2013年01月11日 爽報 爽論

美國傳統基金會評估香港經濟環境,繼續列為「自由地區」,但評分稍下調。美國《華爾街日報》總編輯警告梁班子:不可縱容最低工資、標準工時等民粹政策,對於外國勢力之嚴正訓示,梁特府不敢駁斥,局長陳家強即眉開眼笑,表示「歡迎」。

美國對特府之施政表現時有監督,傳統基金會的評級,決定西方資金是否信任香港這個由英國人創建的自由經濟環境。英治時代,英國人完全懂得操作,美國與西方不必擔心,但這時期,由於是一夥「二打六」的土著「精英」自行作主,美國人不太信任其見識與智商,時時適當發聲警告。《華爾街日報》總編輯對香港問題講兩句英文,其份量與質量,確實強過梁特府的甚麼智囊講廣東話或帶有廣東口音的普通話一百倍,所以當美國人發聲,陳局長只有應聲,香港市民對此表示歡迎。

但梁班子手癢干預的毛病戒不掉,如修改公司條例,禁止查閱註冊公司股東董事之地址身份證資料,將來有所謂「香港公司」去美國買敏感資源如石油、高科技,美國政府如何「起底」,查悉其股東有無黑幫或敵對背景?梁特此一修改,無疑令中情局將來加強在香港的資源,香港未來,更加多姿多采。


統計如何防假
2013年01月11日 爽報 透心涼

統計處被踢爆造假,統計員跑數蛇王,製造假數據,梁特聲稱要「內部調查」。統計員近年成為厭惡性行業,因為社會經濟冇出路,公眾心情麻麻,在街上碰見賣樓經紀、慈善團體捐款阿婆、各類型手機推銷,時時有「先生對唔住,阻你一分鐘」的攔路問卷,已經將香港人搞得好煩。

在街上受滋擾,回家又有統計員拍門,沒完沒了,統計員不是吃閉門羹,就是遭到面斥不雅。上面要交數,放眼大陸,造假「文化」流行,由統計數字到奶粉雞蛋,樣樣是假,「統計員」回歸祖國,作兩個假數讓上司交卷,反而覺得找回中國人之文化認同。
若要杜絕統計造假,惟有先提高統計員質素,要居民肯開門招呼,才是第一步。統計員必須九成是女性,年輕貌美,拍門時低胸先讓半球,引誘男戶主開門。至於問幾個問題,有無抽兩下水?則又要另行發放「抽水津貼」,就不會有醜聞。

若是師奶開門,就要另派俊男B Team。統計員個個似林峯、黃宗澤,師奶開門之後,統計員問嘢的口氣要似顏聯武。師奶單人在家,男統計員問完社會問題,還可以搭單問幾題關於性生活。這樣又何愁會有假數據?所以特府官僚,毫無創意,統計處被人狂丙,抵佢死啦。


戴上就爆裂
2013年01月1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英國人講話,擅長含蓄幽默,曲直是非不直接說,有時曲線捧自己,繞個圈來踩別人,很常見。學英語,如果有這種火候,做人就有境界了。

譬如最近,英國警方在希斯羅機場等地,破獲了一百萬個不合規格的山寨安全套,全部假冒西方杜蕾絲品牌,但品質敗劣,英國政府警告:這種假套子,英國男人戴上,隨時會爆裂,因此無法避孕,也不可防止性病感染。

英國政府厚道,為了不傷害山寨偽品輸出國人民的感情,沒有點名這批假套子是Made in哪一國。

但雖沒講明,都有提示:英國男人戴上就爆裂套子,為什麼爆裂?當他的尺寸太大,套子太小,就會爆裂。用一點福爾摩斯的智慧,就能推論:偽劣避孕套必定生產自亞洲某國,因為據醫學統計,亞洲男人那根東西,比白人和黑人都短小。

生產國不可能是日本和南韓。日本人講商業道德,從不偽冒,南韓有三星手機,早就風行全球,不必靠出口這種東西賺錢。

剩下來的疑兇,英國警方邀請大家推論,只有以自我為中心,我的「口徑」,全世界也要跟從的,才會以自己的尺寸為「統一標準」,結果套子一走出亞洲,就找不到合適的「對口單位」。

英國說話之高明,在這個地方。偽冒的安全套從何處來,他當然知道,但照顧外交利益,他不明說。香港人,包括「知識份子」,評說問題,什麼都要「畫公仔畫出腸」,含蓄一點的,就不明白,英國人跑馬學會了,下午茶也懂,含蓄的美德學不會,枉為殖民地一百五十年,有點可惜。

至於這一百萬偽劣安全套,我們專欄人,評論要公正客觀,對世界也有貢獻的,應該向北歐國家輸出:瑞典、芬蘭、挪威,人口純為白種,不接收非白人移民,在這個亂世,白人不願生育,其他的人種拚命生,二○五○年,美國的白人會淪為少數族裔。一用就會爆的,不止是電視機,多了偽劣安全套,只要用在刀口上,輸出到正確的國家,人類文明,就有得救。


印度這一課
2013年01月10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新德里的輪姦兇殺案,震動西方,因為幾年來印度的民主、自由、市場經濟、瑜珈、波萊塢,為印度營造了良好的形象。

如果輪姦案早一個月發生,連李安的「少年Pi」的全球電影票房,也會受影響。泰晤士報的評論,語帶情緒,說:「望向東邊,就惡心」(looking eastward in disgust)。

印度全國律師罷接案件,拒絕為兇犯辯護,他們是知識份子,不但出於義憤,希望為國家挽回一點面子。

因為不止是一宗輪姦案,而是情節之邪惡:素不相識,輪姦之後,還用鐵棒暴打,然後投擲下車,行事過程,受害人不斷呼救,四周經過的汽車司機乘客,街上的人,都看見了,沒有一個施援。

印度人覺得這一點最可恥:暴徒摧殘弱小,四周的人冷漠沉默,這樣的民族,不應該是印度。十九世紀英國思想家博克的明言:「讓邪惡得勝,只須好人袖手旁觀」(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do nothing),印度人與英國有很深厚的文化因緣,這句話的意思一定明白。

英國和西方的文化人士,意識裏還殘留一點殖民主義──不要緊,殖民主義帶來了許多好作品,小說「印度之路」、電影「黃金花大酒店」、「少年Pi」,英國知識份子把印度看得很浪漫,印度近年正在「上位」,跟日本一樣,日漸成為東方文化精髓的一對光明使。這個時候出事,印度覺得難堪,律師一起不接案,不止出於良心,而且是真正的愛國。

邪惡(Evil)是什麼?不但是人性的哲學問題,也是一個神學問題。因為邪惡全無底線,也可以全無動機,能超乎人的想像,由仇恨、嫉妒、虛妄來驅使,滙聚成強大的破壞力。人類抵禦邪惡,要由「嫉惡如仇」開始:絕不姑息、絕不寬恕、絕不「包容」,希望印度為世界補上這一課。


「愛港力」棄武將如
2013年01月10日 爽報 爽論

元旦遊行日之「愛港力」人員樊某,因在現場毆打now電視攝影記者,罪名成立,獲輕判罰款一千五百元,另賠償一千元,合共破財二千五百港元。事後樊男破口大罵「愛港力」缺乏跟進,覺得淪為「用完即棄」之紙杯。

樊苦主之冤屈,令人同情。日前《南方周末》出事,引發支持者抗議,也有一批毛左,粗言穢語對抗,與挺梁之維園伯和公廁排隊收錢黨作風相若。可見「政府不能捱打」,組織輿論反擊,中港官方已經是政策共識。

「愛港力」如果要凝聚人心,組織示威遊行,要有管理學常識。除了找數要清楚,不可拖欠,人家樊先生是前線戰士,槍林彈雨之間,若有傷亡,組織妥善照顧,乃應有之義。當日樊勇士孤軍作戰,已未見援兵,對方氣燄囂張,記者被「制裁」後還有外國勢力即法新社人員掩護撤退,可見這場戰役之複雜。警方亦未見配合,捉獲後竟然起訴,敵我不分,令人嘆息。

至於法官判罰的總銀碼二千五百,亦恰為金毛公廁排隊領得之二百五遊行費的十倍,「攞景」之意甚明,也是順便提示有關方面提高擁梁示威酬金兼協調好前線如樊某之類武打人員。總之這樣的劇本推出,打擊撐梁人士的士氣,如不改善,特府無法管治香港。


強國動物園
2013年01月10日 爽報 透心涼

強國之杭州動物園有一對獅子,慘遭強國遊客戲弄,頻被掟雪球,獅子咁好膽,都被掟到頭Dup Dup縮埋一二角,互相依偎,充滿悲情。事後強國網民亦有睇不過眼者,大罵中國遊客劣質。本欄認為,不必無限上綱。第一,大陸遊客入動物園喜歡虐耍動物,拔孔雀毛、彈叉長臂猿,此一「文化」,據香港知識份子講,需要包容,而不是排斥。

第二,用雪球掟獅子,已經進步過掟擲石頭、煙頭。雪球是掟不死人的,一觸即散開,獅子不會受傷害。

第三,中國人民已經富裕,有了錢,做乜都得,不須外部勢力說三道四。以中國富豪的牛B性格,你不干涉他雪球掟獅子的內政,他戲玩完之後就離開動物園,轉往購物唱K。你要出聲挑釁,他條氣不順,隨時抬三億現金回來,即刻向動物園黨委書記講數,將一對獅子買下,血淋淋親自就地生劏,飲血強身,燉鞭補腎,獅肉用來火鍋,就在獅子籠外開餐給你看,招待外國記者,即時做國際新聞人物。大陸有活取熊膽、生割鹿茸,老虎都時時當街生劏拍鞭,只是獅子好似未食過。

所以對強國文化行為不可太偏激,凡事用西方角度批評,好似同胞做甚麼都是野蠻的,這就會走火入魔。


底線和例外
2013年01月0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印度輪姦案,拘捕六兇徒,印度舉國律師,無人肯替六犯辯護。
香港有知識份子申辯:不論多罪惡的兇犯,即使是希特拉,一旦在法庭,都有律師辯護之權。

這是徹頭徹尾的風涼話。不錯,罪犯有權請律師,但律師也有權不接。人人都不接,在理論上,被告就沒有人辯護。

希特拉是自殺的。如果希特拉被生擒,紐倫堡也審一份,戈林和希姆萊,都有律師,希特拉有沒有律師肯接案辯護,永遠無人知道。因為把這樣一個人魔稱為「我的顧客」(My Client),對於人類的底線,是很大的挑戰。

法治和人權,是文明社會的常理,但凡事總有例外。例外不可以成為常態,但例外就是例外。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邱吉爾會見羅斯福,其時希特拉之敗已成定局,兩巨頭商量如何處置納粹戰犯,包括希特拉。

羅斯福是民主黨人,他認為納粹的罪行一定要公諸於世,誰是主犯,誰是從犯,為歷史留紀錄,說得清清楚楚,永垂教訓,讓世人知道惡有惡報,羅斯福主張審判。
但邱吉爾不同意,他主張不須審判,少嚕囌,全部戰犯集中在一處,不分首從,一起處決。戰爭和反人類的大罪行,已經沒有懸念,也不會如何冤枉,因此這是例外,對於納粹希特拉,不必保留人權。

英國是法治之母,論人權和法理,歷史比美國長,邱吉爾軍人出身,他看得透澈,沒有羅斯福的文人包袱。邱吉爾是對的:挑動戰爭、滅族猶太人,不是一般的兇殺,而是超越了底線。如此歷史罪行,一旦交給律師來口水戰,必有驕縱而輕判者,對於千萬死者和他們的家屬,便是第二次的犯罪。

印度的律師公會是對的。他們有底線,知道何時例外,雖然,政府多半會為兇犯配給到律師,為他們的國家挽救了一點形象,他們是真正的知識份子。


中港一體化 造假才正常
2013年01月09日 爽報 爽論

統計處退休員工踢爆,指統計處之人口分析統計數據,有造假成份。「統計員」為求跑夠數,揑造數據。

此一「新聞」,要由梁特來回應,聲稱「調查」,完全莫名其妙。首先,造假是中國人之DNA,假奶粉、灌水牛肉、假畫假古董,中國副總理李克強向美國人投訴:中國的統計數字都不可信。中港一體化,香港自然要融入,適應中國式的造假。特府統計處僱用之統計員造假,是從一個英治香港殖民過渡向一個真正的中國人之必要過程,越識得造假,越是中國人,本欄在此,要向造假的統計員衷心祝賀其轉型成功。

其次,今日之梁特府,亦以講大話為主流風格,僭建問題,有即是冇,無中又生有,造假踢爆之後,又可以「疏忽」而解畫。統計員造假,順乎潮流,梁特聲稱要「內部調查」,但「人誰無過」,不必調查,一切向前看即可。

上門拍門調查,此種行為本身就帶有滋擾性,港人生活緊張,統計員多在黃昏來糾纏,嚕嚕囌囌,戶主在打麻雀,唱K,撩腳趾或造愛,皆分秒必爭,答了又冇獎品,請問有何義務要陪你浪費時間?統計員為跑數交差,正常過正常,全無新聞價值,又起紛爭,四個字:不知所謂。


梁粉形象須改善
2013年01月09日 爽報 透心涼

熱血政協劉夢熊坦言對梁特失望,聲稱「以後勿叫我做頭號梁粉」,社會哄動。

夢熊叔自搣「梁粉」標籤,十分明智。半年以來,梁粉之賣相形象十分之麻麻。行政會議,加中策組、司局,形象睇得下的,俱係董曾前朝留用之人,本屆鐵桿梁粉,新加入者,據好多中環精英評論:有似蒙古兒、大耳窿、溥儀皇帝者,總之喜劇感紛陳,好似七十年代港產片之諧趣配角陣:火星、狄威、大細眼、魚頭雲等,各有各驚喜。

至於外部支持者:公廁排隊之遊行補藥黨,有大批仿效洋人之染金毛,有堂堂中國人唔做,想做白種人,違反梁班子國民教育精神,感覺上不是太好。加上黑社會人士、講粗口之維園阿伯,亦會嚇怕有識之士埋位挺梁。

但梁粉領銜者,有個八両金,亦特區喜劇笑匠,本欄反而認為不是太差,因為個名好意頭。梁特不妨起用八両金入行政會取代林煥光,做召集人,Call開會即有八両金落地,香港一定金銀滿屋,閃閃生輝有運行。

梁粉形象如斯,相比之下,我們夢熊叔正氣如岳飛,忠勇比韓信,亦似喝斷長阪坡之張翼德,又點可以與之為伍?夢熊叔企埋去,梁粉唔介意,萬千「熊粉」,誓死反對呀。


純粹論英文
2013年01月0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人示威,舉英治時代的龍獅旗,英國的「每日郵報」刊登照片,引起許多英國網民幽默的支持,聲稱「歡迎香港重回英國版圖」,有的也對英國殖民主義「高度肯定」。
百分之九十九網民的評論,一看就知道是以英文為母語的本地人寫的,像這一條:「世界上後悔沒有英國管治的國家滿坑滿谷。他們當初趕走英國,都沒想到跟着來的是什麼」(There are loads of countries in the world who regret not having British rule now. They were so keen to dump us, they couldn't see what was coming.)

可以判斷,這句英文出自以英語為母語的英國人之手,因為loads of countries,這樣的講法很地道。中國人的英語教科書,只機械地教many,a lot of,plenty of之類,loads of,是很本土的說法,而且countries之後,用的是who而不是which,也可以判斷是年輕一點的人。

但五毛黨是中國的特產。西方國家也有不少的五毛中國人,他們在英美讀書、謀生,思想紅彤彤,還留在他們的祖國。「每日郵報」這條新聞,有沒有中國五毛黨呢?憑英文的文法,以及Chinglish的「風格」,就可以找到。

果然有一條,是這樣寫的:I saw almost Hong Kong people dropping comments here are politic-blind. British ruled them as slave in the era of colony... now, they wanna going back the jail as slave! Low level living things!

這段文字不但基本文法和串字錯得可笑,像politic-blind,可判斷是中國五毛手筆。Chinghish的特徵是容易逐字由英文譯回中文:「我見到許多香港人在這裏的留言,都是政治盲目。英國人當他們奴隸來統治,現在他們想回到監牢做奴隸!低等動物!」
地道的英國人,不會用字如此粗重。「低水平」(Low level)一詞,也是大陸口吻──文化水平啦,提升管治水平啦,這人沒水平啦。雖然這位五毛黨刻意仿用英語的俚語,像wanna going back之類,但還是中國人。

一把就抓得住,逃不了的。僱用五毛,這種「水平」,是笑死英國的編輯的,所以「每日郵報」讓這種留言晾在網絡上現世。中國可能要考慮僱用英國的洋人來做五毛,但白種人的薪酬成本貴,也尊重創意,他們寫一條,不止人民幣五毛,可能要五鎊,這是英美工廠都搬到中國的理由。


大法官國籍種族與家庭問題
2013年01月08日 爽報 爽論

終審庭前大法官包致金,因反對「人大」釋法過濫,在被飭令退休之後繼續發表個人意見,警告香港法治的暴風雨即將來臨。

包致金是印度裔人士,由於「非我族類」,此時又發表與梁愛詩「對着幹」的敏感言論,被中方與梁班子視為「外部勢力」,企圖搞局,因此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聲明:終審庭與高院首席法官,必須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

「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居民」本已足夠,但加上「中國公民」之規限,意即「見過鬼怕黑」,從此將數千名在香港出生的印巴裔人士,包括律師夏佳理在內,出任終審庭與高院首席法官的權利,以種族血緣理由永久剝奪。

從此夏佳理等不但做不到律政司司長,還不可能做到其他香港純種中國人做得到的若干職位,此等可疑人士,固然可以剔除出司法隊伍,但今日香港的「中國人」狡兔三窟,本人在外國無居留權,但老公或老婆配偶可以有,子女也可以有。譬如政務司司長林鄭,未被考慮是Plan B替換特首人選,中環耳語,大陸許多裸官,老婆仔女有東加王國或尼日利亞居留權,難道能進政治局?此一漏洞,亦應及時處理。


火燒美利堅
2013年01月08日 爽報 透心涼

二零一三年,特區經濟不看好。梁特之「施政報告」,據說不派錢,而側重「理念」之論述。

理念已經夠多。而且氾濫,現在欠缺的是果斷之行動。譬如「二零一三年零雙非」。這就是行動,而「香港出生率下降,零雙非是否切合實際」,此即「理念探討」。探討來、探討去,雙非又生多一萬幾千。

現在有政黨提出:失業綜援上限兩年,時限到即斷水,驅趕出去搵工。此一行動,切合中小企利益。許多食肆執笠,除了租金貴,就是難請人。返兩日工嫌辛苦,拍屁股走路,因為有失業綜援一生支援,一世包養。如果取消此一終身救濟,人力巿場則多了許多資源。不要說外面冇工做,一定有,譬如洗碗,無人肯做,做則嫌苦,如CY飯堂之美利堅飯店洗碗阿叔,一把火燒舖(圖)。若這樣的工有後生仔肯做,就不會放火,寧願上街遊行出火。

CY飯堂阿叔為何敢放火?絕非反美,而是他判斷放了火抗議,你也請回我而加薪。另一原因或許是不滿CY講大話。大佬,抗議特首講大話,不必燒他的飯堂的,叫美利堅老闆以後不招待梁特就可以了。


讀法國大革命
2013年01月07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中國高層在流傳法國大革命研究,其權威論著,就是十九世紀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
歐洲的現代史,就是由法國大革命誕生的。我在本欄說過,不識法國大革命,無資格論政。現在更要修正:正如沒看通紅樓夢,不太有資格稱為中國知識份子,同理,不懂法國大革命,無以做一個世界公民。

法國大革命是說不完的故事,讀不完的教科書,回味不盡的激情劇。讀法國革命史透澈,能知過去未來,可悉人性思想:歷史的大海嘯爆發了,如何自處?本來是好人,為何變成了惡魔,明明是庸人,為何變成了犧牲品。法國大革命史尚可與中國歷史並讀,譬如:三國演義,曹魏篡漢,最後天下卻盡歸司馬懿。法國大革命,最後革命派也分裂而自相殘殺,卻由拿破崙「冷手執個熱煎堆」,統合大局,而且在歐洲稱帝。

讀歷史要有這樣的「平行閱讀」,才有心得,自己領悟道理,歷史就像工商管理一樣,完全可以應用。不要少看這門學問:在亂世中,學會隔岸觀火,趨吉避凶。讀別的學科,你可以發財,但歷史學不是讓你發財的,是在生死關頭,學會保命的。又譬如,如果你活在一九四六年的上海,東亞戰爭剛結束,共軍進東北,與蘇俄一起劫收日本留下的物資,然後坦克、裝甲、重機槍,共軍一下子就「現代化」了。這時毛×東來挑戰中國民國的法統了。中日八年血戰之後,司馬懿和拿破崙之類的野心家要出來「標尾會」了。然後會如何?讀通了法國大革命,你就明白,不可以再押注在蔣介石身上了,而且如果你有工廠和資本,或沒有錢,但有知識,崇尚品味,千萬不要遲疑,要離開上海,去殖民地的香港了。

所以讀法國大革命史,最後是不是學保命呢?現在的中國政權研究法國大革命,也一樣想保命。但是他們的角度不同。中國考慮的絕不是貧富懸殊,必須打擊貪污而令社會更公平,而是從國王路易十六吸收教訓:法國革命的爆發,是因為國王一念之仁,邀請平民開大會,直接對話,推行政治改革。所以,政治改革這個缺口,絕不可以打開,不然,洪水就會衝決堤了。

所以連共產黨也知道精研歷史,香港特區的「從政人士」,無人對這科有認識。他們把中國歷史科砍掉,以為憑MBA、律師、測量會計,就可以管理香港,與中國打交道。讀法國大革命,不必要啊,能賺到幾多錢呢?所以,香港是死路一條,香港之垮亡,在中國之先。此一道理,法國革命史也說明了。


人事基礎敗陋 緣何報告施政
2013年01月07日 爽報 爽論

梁特在施政報告發表前夕,再遭各方有頭有面人士抨擊班子用人太劣。政協劉夢熊與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口徑罕有相似,看法難得相同,證明梁特之用人,不得人心。如果劉陳跨界對此觀點相同,中央的感覺也不會有何差異。

清代同光中興,皆因曾國藩支持大局。曾國藩時代,人才鼎盛,門下皆英士,幕府多精才:李鴻章、胡林翼、沈葆楨等,俱是曾國藩知人善用之選。曾國藩的眼光人緣,為慈禧太后續了半世紀的江山。

這一點並非大學問,只是普通常識,中央絕不會不知。現在梁特反其道而行,未能凝聚人才,即令香港加劇撕裂。梁特之人緣長期有缺陷,遇到民意聲討,若只靠派錢臨記催谷,不是辦法。

董伯時代,遇到反對,還有徐四民、鄔維庸、曾憲梓、王紹爾等愛國人才幫拖吶喊,當年十分熱鬧,今日梁特連一個熱血劉夢熊也無法團結過來,何況工商界、親中建制派,林鄭、林煥光、曾俊華,紛紛保持禮貌距離,可見其人之不和、政乃欠通。

半年前空喊「五司十四局」,並指若未齊班,則無法施政,現在恐怕這個班永遠不可能齊腳,此亦一語成讖,梁班子恐永無緣有效管治香港。遠的不論,梁特若要安穩渡過二○一三年,其敗劣的人事非要重大改組不可,否則萬事免談。


自絕於國際
2013年01月07日 爽報 透心涼

美國徵重稅,挽救財政懸崖,有錢人大逃亡。法國總統奧蘭德也一樣加稅,連大鼻影帝也宣佈避走比利時。

如果今日香港仍是英治,彭定康一定會有應對,大量爭取歐美有錢人及文化精英移民來香港,而不是今日之特府,只識擁抱每日一百五十名大陸新移民。
接納移民,哪一個國家都是嚴選優質,拒絕庸劣。

但香港特區,因為愛國先行,情況特殊,成為「每日一督」之新移民排泄承接點,只能張口吞接,不准嫌臭而挑三揀四,如是者十五年來接收多達七十萬蛇齋餅糭型人口,聽從號召,登記做埋選民。

香港低稅,資金出入自由,本來最啱現在歐美的逃亡潮。但特府缺乏國際視野,中國女人的吸引,加上有地下渠道出入現金,大陸之大城市近年升呢為洋人鬼佬天堂。殖民地時代之香港,本來早有此「優勢」,否則何來蘇絲黃傳奇?現在,你自己把這個地方搞得不三不四,國際時機來了,不會拉客,令西方優秀人口去大陸,香港則專門接受大陸的廚餘移民,作風大陸化,自毀司法獨立,警察變公安,港女又唔夠大陸妹姣淫,再加上地溝油大融合,大陸對白種男人的吸引力你一樣也沒有,中國的衰嘢你漸漸學齊,特府一味空口講白話,口口聲聲國際城市,自欺欺人,有叉用咩?


海外白食'史'
2013年01月0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中國遊客在澳洲掃購奶粉,又在紐西蘭跟窮人爭食慈善餐,哄動南半球。

搶買奶粉,還有當地的超市得益,但紐西蘭的慈善餐,卻是免費的,本來是招待窮人、流浪漢、酒鬼、吸毒者。中國遊客聽說有得白吃,「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哪裏會放過,蜂擁上去進食,當地電視台拍下此等「中國人的光輝」場面,替你免費宣傳漢唐聲威。

中國人在海外搶吃免費餐,有一段「白食史」,紐西蘭不是第一宗。英國的賭場,早在八十年代就招待中國人進場白食,因為他們豪賭,為了吸引中國人多留一陣,多輸一點,英國各地賭場請來唐人街的廚師,招待他們免費吃叉鴨飯。

為什麼只叉鴨飯一味?因為燒味做得快,手抓一塊,刀劈幾下,淋點醬油就端上來。讓你吃鮑參翅肚,賭場不是出不起錢,而是時間拖得久。中國人也不耐煩,快點吃飽,快點回賭桌再廝殺。

英國的賭場偏偏都是衣香鬢影的俱樂部,看過「鐵金剛皇家賭場」就知道了。於是「中西文化交流」,十分有趣:穿禮服的英國紳士淑女,小玩怡情,端着一杯香檳,很識相,避得遠遠的,餐桌都讓給一伙穿棉襖、蓬頭垢面的中國餐館佬,齜牙咂嘴的狂食。賭場的金髮經理,穿一套黑西裝,坐在高櫈子上,面露微笑的俯首觀賞一地餓鬼道一樣的食相。

中國主席胡錦濤向香港人致詞,叫香港人「分享做中國人的榮耀和尊嚴」。

報告胡主席,見中國人在「西方文明國家」能白食不必付鈔的榮譽和尊嚴,本人見識過了,在共產黨沒掌權的「舊社會」,中國人哪裏可以在洋人的地方登堂入室不給錢白吃?洋人早就踢你的屁股,叫你滾回你媽的大清國了。

現在不同,英國的會所,心甘情願招待你白吃;紐西蘭為本國丐幫設慈善流水席,你的旅行團也能坐進去抓起一隻雞腿就啃,不付鈔,洋人也忍氣吞聲。紐西蘭太遠,當年小弟在英國,進賭場參觀,竟沒有坐到中國人的桌邊也叫一碟叉鴨飯分享其榮耀尊嚴,今日我悔恨無比。


海外白食'史'
2013年01月0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中國遊客在澳洲掃購奶粉,又在紐西蘭跟窮人爭食慈善餐,哄動南半球。

搶買奶粉,還有當地的超市得益,但紐西蘭的慈善餐,卻是免費的,本來是招待窮人、流浪漢、酒鬼、吸毒者。中國遊客聽說有得白吃,「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哪裏會放過,蜂擁上去進食,當地電視台拍下此等「中國人的光輝」場面,替你免費宣傳漢唐聲威。

中國人在海外搶吃免費餐,有一段「白食史」,紐西蘭不是第一宗。英國的賭場,早在八十年代就招待中國人進場白食,因為他們豪賭,為了吸引中國人多留一陣,多輸一點,英國各地賭場請來唐人街的廚師,招待他們免費吃叉鴨飯。

為什麼只叉鴨飯一味?因為燒味做得快,手抓一塊,刀劈幾下,淋點醬油就端上來。讓你吃鮑參翅肚,賭場不是出不起錢,而是時間拖得久。中國人也不耐煩,快點吃飽,快點回賭桌再廝殺。

英國的賭場偏偏都是衣香鬢影的俱樂部,看過「鐵金剛皇家賭場」就知道了。於是「中西文化交流」,十分有趣:穿禮服的英國紳士淑女,小玩怡情,端着一杯香檳,很識相,避得遠遠的,餐桌都讓給一伙穿棉襖、蓬頭垢面的中國餐館佬,齜牙咂嘴的狂食。賭場的金髮經理,穿一套黑西裝,坐在高櫈子上,面露微笑的俯首觀賞一地餓鬼道一樣的食相。

中國主席胡錦濤向香港人致詞,叫香港人「分享做中國人的榮耀和尊嚴」。

報告胡主席,見中國人在「西方文明國家」能白食不必付鈔的榮譽和尊嚴,本人見識過了,在共產黨沒掌權的「舊社會」,中國人哪裏可以在洋人的地方登堂入室不給錢白吃?洋人早就踢你的屁股,叫你滾回你媽的大清國了。

現在不同,英國的會所,心甘情願招待你白吃;紐西蘭為本國丐幫設慈善流水席,你的旅行團也能坐進去抓起一隻雞腿就啃,不付鈔,洋人也忍氣吞聲。紐西蘭太遠,當年小弟在英國,進賭場參觀,竟沒有坐到中國人的桌邊也叫一碟叉鴨飯分享其榮耀尊嚴,今日我悔恨無比。


又見福克蘭
2013年01月0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阿根廷女總統姬絲娜重申,福克蘭(又名馬維諾士)群島主權應該歸還阿根廷。

女總統寫了一封私人信給首相金馬倫,言詞強硬。首先,一開頭就是Mr Prime Minister David Cameron,沒有常用的禮貌語Dear,更加沒有香港商界祝酒詞常見的「尊敬的中聯辦什麼副部長」之「尊敬的」(The honourable),下款也沒有Best regards,或者Yours sincerely之類,跟香港中學生上的英文課完全兩回事。這封信還cc給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有羞辱意味。

阿根廷還在英國左派知識份子的衛報登全版廣告──不要以為「知識份子」就一定有原則,左派知識份子的報紙,也一樣是見廣告費而眼開的──申明一八三三年,英國的皇家海軍來到,「趕走島上的阿根廷居民」,從此將福克蘭(又名馬諾維士)據為殖民地,此一行動,是非法的,必須矯正。

但事實是:一百八十年前,英國的海軍來到時,島上只有幾百人:有西班牙人、愛爾蘭人、法國人,福克蘭是一座荒島,並無像香港新界一樣的「原居民」。

首相金馬倫說:阿根廷是民主國家,福克蘭三千島民,三月可以公投,決定到底「回歸阿根廷祖國懷抱」,還是維持英國海外公民身份。公投的結果,當然是一致主張繼續做英國人。剩下來的解決辦法,就是戰爭了。

好端端的為何要生事?因為阿根廷經濟不好,失業率百分之二十。由於管治無方,國際貨幣基金會揚言將阿根廷踢出會。

執政黨是前女強人貝隆夫人創立的大黨,就叫貝隆黨,姬思娜要討好國內的右翼。阿根廷有十萬中國人(不知是如何跑過去的),竟然有一萬家中國人開的超級市場。他們廉價競爭,因此,右翼人士,不,阿根廷的愛國熱血國人,視中國人開的超市為侵略者,大肆搶掠。

如果阿根廷再出兵福克蘭,對於中國的五毛憤青,就形成智商思維的重大挑戰:中國一向「反殖」,堅決支持阿根廷收回「馬爾維納斯島」,但是,一旦阿根廷出兵,右翼,不,愛國熱情高漲,十萬中國人多年滲透人家的社會經濟,一定也遭殃。

這就像化療:攻打癌細胞,也連正常的細胞一起殲滅──只是譬喻,我沒說阿根廷國內的中國人是良好的正常細胞,請香港約一千阿根廷僑民不要示威抗議──政治,就是如此好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