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2

【am730】 亂世凡音 - 劉嘉鴻:葬禮音樂 - AM730 (172)

【am730專欄】有沒有想過自己的喪禮上應奏些甚麼音樂?很多朋友對婚禮中播放或彈奏的音樂很執著很有要求,但很少聽過有人關心自己喪禮的音樂。有宗教信仰的人相信自己已早登極樂,沒有的則認為人死燈滅。音樂?who cares?還要勞煩親友去張羅,太自戀了。
西方人倒是喜歡為自己的葬禮點唱,如最喜愛或能代表其一生功績的音樂。我雖然是人死燈滅派,不過若能把喜愛、感人的音樂在最後一刻奏出,為親友留下美好回憶,也算是對活著的人的一點功德。
我選的是舒伯特C大調弦樂五重奏。
它不是大眾認識的著名樂曲。但對行家來說,這是室樂聖殿級作品。大鋼琴家魯賓斯坦希望在慢板樂章的音樂中逝世。寫《自私的基因》的生物學家道金斯說這曲最觸動他。本地樂評前輩黃牧先生說這是他的精神食糧。
它是舒伯特最後的數首創作。作曲時可能已預見自己命不久矣,在慢板樂章中呈現驚人的寧定、幽遠、出世,直達藝術勝境的深深處。不過我更愛平和、中正、淡永的首樂章,以中立的C大調和弦起首為安靜引子,在第一主題完結後,中提琴幽異地藉半音音程轉入由一對大提琴奏出、被譽為室樂中最動人的第二主題 。但最精彩的要算是在曲終前,再現部第二主題的後段,中間三部弦樂伴奏著外部大小提琴二重對唱主旋律,在結尾一拔而上的那個高G音。每次聽到這裡,我都會精魂出竅,像進入另一個世界,心情卻安靜無比。
若你將來出席我的喪禮,聽到這首曲,聽到那個高G音,希望你明白,不,我沒有到另外一個極樂世界。我永遠消失了,只是留在你心中一片安詳的記憶。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逢周四刊登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