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2

【Yahoo】我的膽小只因愛你 (950)

一個女人要到當上媽媽的一天,才會明白媽媽的苦心。

小時候很貪玩,不知天高地厚,愈刺激愈愛玩,海盜船、過山車,總之每回到遊樂場,都專挑嚇破膽的玩意來玩,就是喜歡那嗌破喉嚨的快感。

那個時候,媽媽的一張臉一點也不好看。我在空中飛來盪去,她卻像釘在地面的一尊黑面神,眉頭緊皺,緊抿雙唇,一副生人勿近的狀態。那時的我很不明白,明明在空中的那個是我啊!怎麼媽媽的樣子比我還驚恐?最記得有一回,我們舉家到中山旅行,在一個「土炮」遊樂場玩機動遊戲,其中有個像海盜船似的玩意叫「飛毯」,是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的刺激玩意,看來還真嚇人的。我不理媽媽的勸阻,膽粗粗的跟着表姐們坐上去。瘋玩一輪後,腳踏實地,回過神來,始發現媽竟被嚇到暈眩,要親友們扶到長椅上休息。

不孝的我,當時倒沒半點內咎感,反而埋怨媽媽太老土,一點膽識也沒有。我自覺是個會飛的神奇女俠,要衝破媽媽的古老框框,拜托,我一點也不要像她。圖片:Getty Images

後來,終於當上了媽媽,有一回帶女兒到主題公園,小妮子看見七彩繽紛的熱氣球,竟釀着要一嚐升天的感覺。我當時懷着小女兒,只能目送兩父女手拖手登上熱氣球,看着那巨物徐徐升天,我腦裏竟突然浮現很多很多年前,一個香港女遊客在番禺飛圖夢幻影城坐熱氣球升空遇上意外,熱氣球在空中爆炸,遊客直墮蕉林的片段,額角一直在冒汗,心裏在倒數計時,盼望着時間快點過,熱氣球能順利降落。

那刻我終於明白,媽並不老土,一切只源於愛,我是她心頭的一塊肉,正如女兒是我心頭的一塊肉一樣。

願埃及熱氣球意外的死者安息,親人們都能振作。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