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1

【主場新聞】蔡芷筠:關於藝發局和藝評獎的幾點補充 (1098)

2010年以80後文藝青年身份參選藝發局,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有一個支持本土文化發展的藝術發展局,惜得我一人選中,個人能力有限,但這個主張始終希望大家能一起去實踐。

2010年以80後文藝青年身份參選藝發局,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有一個支持本土文化發展的藝術發展局,惜得我一人選中,個人能力有限,但這個主張始終希望大家能一起去實踐。

作為委員之一,也有記者call爆問我點睇藝評獎件事,雖然我不能代表藝發局,但我可以在這裡分享幾點我答記者的,希望讓大家理解有關藝發局更多:

1. 藝發局有不同的小組,藝評獎是由藝評小組所設立,主席是林沛理。它不是藝發局所辦的大型主導計劃,獎項所頒獎金是小組資源。藝發局委員有兩種,一類是民選,一類是委任,大約各佔一半人數,林沛理是政府委任。同立法會一樣,藝發局委員有很多不同類的人,有錢佬,有親中紅底派,但也有藝術家,也有想改革之人。

2. 藝評獎參加者必須是香港居民,評審過程是不記名,分兩階段,第一階段評判會各自收到一組的參賽者作品去評審,計分,然後交給辦事處。辦事處會排分數,然後招開評審會讓評判討論並且落實排名次序,看看有否需要檢討。已故作家也斯先生有參與第一輪評審,其後因病重而缺席評審會議。而我雖沒有參與評審,但以我自己的小組為例,在這種情況下的評審程序,意見好難一人獨大。但選舉結果明顯會就評審團的口味所影響,而在香港,我們都知道有類文化人特別喜歡高雅文化,這事實上也是一種口味。

2.2(後加)陳雲老師提醒我應解釋賈選凝、林沛理及邱立本的關係。以我經驗所知,藝發局的利益申報機制是非常嚴格(於是也是非常官僚),反面來看這也算是沒有中共味道的好處。我們不論開會或做評選都要申報利益,不時也因為有評審發現自己有利益衝突而要退出評審。這麼多年來外界都有不少人因為評審而告藝發局又或是要求司法覆核,有時打輸、有時打贏,所以藝發局在這方面可謂「極度小心」!這次選舉沒有利益申報,我估計是因為他們選用了「不記名」評審,這種方法可以有漏洞,例如有人覺得評審可以認出作者的文筆而作推崇。但如我前面所解釋,一人意見獨大的情況理應很難出現,所以好難這樣推測。至於陳雲提及的康文署機制,「沛理與邱立本是賓主關係,不能同為評判。在康文署的文學獎,評判同屬一家大學都避忌的。」,因為在我的小組裡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而我也未聽過藝發局的評審規條不容許賓主同任評審,所以我也不能判斷,但可以向藝發局再了解清楚。

3. 我同意大家可以不滿以至向局方反映,但我不認同要藝發局摺埋。因為目前政府對藝術的資助類別很少,一類是九大藝團或民政事務局的資助,都是有利大型團體。而藝發局是支持小型團體,獲得政府大約一億資助,有一半都落入行政和局內主導計劃,可謂雞碎咁多。但因為有業界人士做評審員的機制,算是相對政府其他機構來說比較合理和透明。它可以有一百萬樣要改善的地方,但如果要藝發局消失,我想象不到梁振英政府會願意開新架構去支持小型藝術團體和項目。

4. 如無意外,在來屆的藝發局委員選舉中,將會重新檢討選民登記資格,讓更多業界人士可以投票以至參選。這個局是香港文化藝術界忘卻了多年的決策地,所以它確實有不少親中人士「唔識藝術做藝術決策」,即使是個別民選委員也有親中團體撐腰的。和他們開會,我也有時會納悶,為什麼藝術文化界會容讓這種人代表自己?就是因為我們容許他們肆虐。以今次事件為例,藝發局中除了林沛理以外就沒有其他藝評業界代表,原因是當年選舉時完全沒有人以藝評家身份參選,那個崗位懸空了差不多三年。

5. 連藝發局主席王英偉也講過:「(例如)視藝小組主席叫李錦賢,唔鍾意你可以下屆選走佢!」。我希望大家鬧完一輪「偽發局」,可以一起去收拾失地,藝發局是一個小點,在歷史上它是前人爭取回來的。在西九出現後,我認為政府越來越希望能將藝發局陰乾,但比較起來,我認為西九才是無人能及、無人知道他是如何操作的超級大白象。

6. 最後我想起黃子華的魚蛋論:如果見到自己得五粒魚蛋,旁邊的先生有七粒,我們的做法可以是要求老闆畀番兩粒我,而不是要求老闆整走隔離先生果兩粒。在一個支持文化藝術的地方,5萬蚊一個藝評獎濕濕碎,但偏偏香港沒有完善的文化土釀,5萬蚊好似多到嚇死人。所以,如果要發展得更好,我們不是要問點解藝評有5萬,而是問,點解其他項目得咁小???

7. 係囉!點解香港政府對小型藝術團體、藝術家和作家等等等的支援得咁少??當全港的小藝團小機構分配得5000萬,而一個區議會整d難鬼燒鵝雕塑卻有一億???

蔡芷筠 民選委員 藝術教育組主席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