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9

田北俊:吳康民的胡言亂語和被遺棄的仇恨 (207)

前港區人大吳康民不甘寂寞,極左情緒病發作,連環發文,攻擊自由黨為「港英餘孽第二梯隊」,又撒賴稱「並無點名田北俊和周梁淑怡」,然後又指斥本人10年前不支持23條立法,辭去行會,是令特區政府尷尬。

吳康民發揮土共思維混亂而又執著秋後算帳的本性,聲稱「講事實」,香港有大量「軍情六處情報人員」。現在,我也跟吳康民講他不知道,或不敢面對的基本事實。

吳康民近年有被遺棄的孤怨心態,80多歲高齡仍好出風頭,這一點京港兩地早已眾人皆知。他好作驚人語,可惜經常思維錯亂。譬如他既然承認2003年董建華政府立法23條,「手法和時機都不成熟」,那麼我當年身為行政會議中人,洞察此弊,向董建華力陳不果而辭職,又何錯之有?

我不怪吳康民老糊塗,只原諒他從來不曾處身香港權力中心而妄自推論的淺薄無知。10年前的23條立法,時機不當,手法粗劣,引致民憤沸騰,董建華班子內的高官、「愛國愛港」的建制中人也多認為如此盲進,必釀流血之禍。我向當時任保安局長、主推立法的葉劉淑儀實話實說,她仍一意孤行。50萬人大遊行次日我面見董建華,他也無動於中。7月4日,我飛往北京會見當時港澳辦主任廖暉,力陳形勢緊急,回港之後我宣布退出行會。

我的行動,符合社會各界意識,反映民情,這是行政會議人的基本責任。當然,對於一生只懂揣摩上意跟隨風向、缺乏獨立人格,文革時揮舞紅寶書高呼批鄧,80年代又可以歌頌鄧小平改革的可憐人,永遠無法領悟。

吳康民對於去年自由黨4人在特首選舉中投白票,依然充滿仇恨,念念不忘。他認為我們不應不再支持唐英年。唐梁相鬥,我們認為唐較可取,之所以改投白票,在唐英年僭建風波之後。我們認為唐先生隱瞞真相,應對危機的手段也不成熟,但即使如此,梁振英亦並非更佳的選擇。白票符合《基本法》,符合當時民意主流,如果當時對兩人也不偏倚、希望有第3人出選,就是吳康民指手劃腳下的「港英餘孽」或「軍情六處人員」,第一個要清算的不是別人,而是表示有意以黑馬出選挑戰唐梁的曾鈺成。曾鈺成是吳康民培植數十年的前門生,近年左派圈子盛傳吳老對曾鈺成的立場不滿,我希望吳康民不是在指桑罵槐吧?

不知理性和論證為何物

吳康民精神虛妄,疑神疑鬼,他時時對記者破口大罵許多他看不順眼的人,本人和自由黨本來並無理睬他的興趣。但近日他的「港英餘孽」鬼影論述,卻對記者私下確認是指田北俊和周梁淑怡,記者找本人回應,這不是什麼「對號入座」,而是對吳康民造謠誣陷的澄清視聽。

特首選舉已成過去,中央政府呼籲,今後不必有梁營、唐營,只有香港營。吳康民卻不肯聽從中央政府指示,不斷散播仇恨,製造「港英餘孽營」、「軍情六處營」、「財團與CIA營」,並由他自己標籤。這位老伯唯恐天下不亂,到底香港欠了他什麼?中央又欠了他什麼?

吳康民做了幾十年的中學校長,竟不知理性和論證為何物,我為他「桃李滿門」的學生感到難過。這種挑撥是非、破壞和諧團結的極左人物,最終不被中央再委任為港區人大代表而終成過氣,中央的明智決定,卻又值得鼓掌。

作者是自由黨榮譽主席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