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7

張敏儀:傳媒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0)

人稱「大姐」的前廣播處長張敏儀認為現今傳媒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特首控告傳媒、政府修例限制查閱公司董事資料、又言而無信地對待數碼廣播及電視牌照的申請者、又找AO統領港台……。她更透露,當年港台只欠一步,即可通過成為獨立機構,可惜往事只能回味。

區:區家麟 李:李麗娟 張:張敏儀

區:近幾年,高官經常唱《獅子山下》,希望大家「同舟共濟」。

張:問題就在這裏,以前大家還有同舟共濟的感覺,現在卻完全沒有了。好像以前港英政府具有成熟的「三級議會」和諮詢制度,「三級議會」包括區議會、兩個市政局和立法局,當時有清晰的諮詢程序,政府也有回應,在諮詢程序中包容很多人,所以大家不覺得跟高高在上的決策者有很大距離。

可惜1997年後,政府首先取消中級的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然後區議會便「歸邊」了;我不得不用這個字詞,而傳媒也一樣「歸邊」了。整個運作方式和諮詢功能大減,又缺乏中級那一層。

立法會亦因政治關係,經常要談論直選和每次競選議席的問題,所以政府的諮詢功能也改變了。同時官員也很辛苦,應付政黨的質詢已經疲於奔命,所以官員不一定做得不好,很多也用心做事,可惜整個氣氛變成這樣,還叫小市民「同舟共濟」?整個基礎失去了,還有social mobility(社會向上流動性)也沒有了。

區:很多人說現今傳媒很偏頗和煽情,你覺得它們的心態是怎樣的?

張:現在,傳媒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最能看到的是特首控告傳媒。雖然不少人以各種方式去解釋,但任何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特首是沒有個人身份的,不能以個人身份控告傳媒;而且特首明知那個傳媒的評論員只是以另一本雜誌的另一個人所說的話,來作出客觀分析,特首不去控告原來的資料來源,反而控告客觀分析的人,情理上也錯得厲害。

第二,普通人未必注意到,但財經界卻會知道,就是David Webb所說的問題:政府修例限制查閱公司董事資料(編按:完成訪問後不久,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已於3月28日公布擱置《公司條例》中的「公司註冊處長有權限制公眾查閱公司董事資料」的附屬法例,任何人可一如以往查閱公司董事的住宅地址和身份證號碼)。當中,David Webb提出很多例子,如香港有1000位陳大文,如果限制人們知道他的身份證號碼,便不知他曾經做過什麼、有何利益關係?所以資訊一定要公開,甚至比言論自由的道理更簡單,因為對於香港這個經濟城市而言,經濟自由是最重要的一環。然而,今時今日的香港竟然有這種事情發生,你說傳媒以後怎樣做事?單單是傳媒作出少許偵查式報道也不能查閱資料。

還有數碼廣播,這是香港政府決定,當時由劉吳惠蘭宣布,香港正準備推行數碼廣播,於是鄭經翰第一時間申請,經過重重波折成立DBC電台,卻在短時間內,因種種理由而變得「斬手斬腳」,即使現今依然存在,卻已不是當初的那個了。

相比之下,電視台更慘,我很同情王維基,他信任政府所說的一切,投放很大金錢來籌備牌照,突然間政府卻說這是很複雜的事。一個這樣言而無信的政府,對傳媒很有影響。

要說的還有香港電台,早於1972年前,廣播處長已是BBC來的叫Donald Brooks,一直以來都是專業界人士,到了今時今日,終於由AO擔任,其訊號是「收歸國有」!我不是說AO一定不了解新聞,但我們爭取成為公營廣播機構那麼多年,結果卻來了個AO,可見其意思就是「收歸國有」。

李:我知道你一直為香港電台爭取獨立,出了不少力。

張:為何港台爭取這麼多年獨立也不成功?當然有政治理由吧,但除了政治理由外,早在七八十年代,大家都覺得我們不錯,製作了不少節目,如《獅子山下》訴說小市民的生活,《城市論壇》開拓了言論自由,全部人都非常贊成港台獨立。所以,有句說話我常常掛在口邊,就是「港台獨立/港台成為公營廣播機構,並非一廂情願」。

當時的確有很多人支持。而我做了兩年新聞處的工作後,於1986年返回香港電台,便繼續爭取獨立。現在有片為證,1986年律政司唐明治曾在立法局宣布,政府決定把香港電台成為公營廣播機構。當時我們很快樂,這是1986年的成功,但之後所說的事情,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接着兩年我們曾舉辦不少研討會,出席者也包括其他電台和電視台的人員,如黃應士、梁淑怡、孫郁標及多名學術界人士,連港大前校長王賡武也為我們主持研討會,討論利用什麼方式做好公營廣播,大家都非常支持。

同時我們進行改組,由於處長、副處長等都是官職,正拿取政府的薪資,那麼他們脫離政府後怎麼辦?於是我們訂定了不同方案,有人說是所謂的「肥雞餐」,也可能是「瘦雞餐」,結果我們聘請了麥肯錫顧問公司,教我們應該怎樣做好。

到1988年中,有次我們與布政司開會,但這兩年間香港同時進行把衞生署和醫務署轉為成立醫管局的事,也是當時社會的第一大事,牽涉兩萬多人,當中包括不少醫生護士,均是最前線的醫務人員,當然港台只有一千幾百人,應該讓他們先行。

到了會議尾段,我們幾乎可以通過獨立的方案,但當時衞生福利司黃錢其濂急忙衝進來,清楚表明她與時任醫管局籌備委員會主席鍾士元,就醫管局的事件討論到最激烈的階段,如果港台先行改組,那些方式和條件跟她們不一樣,不論較佳或較差,都會影響她們的巨大談判。

我覺得她說得對,因此我們便擱下了,讓醫管局先行改組,然後才到港台。可惜事隔六個月後,便發生六四事件,結果港台是否轉制的問題,變成了政治事件,往後卻無法處理了。

輯錄及撰文:黃仲賢

左起:黃霑、林燕妮、金庸、張敏儀和朱培慶,攝於1985年。(香港電台提供照片)

張敏儀、周潤發,攝於1981年。(香港電台提供照片)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