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4

陳到:死開啦傳道人,依家全民皆祭司呀! (386)

(嗯,想寫一篇文,送給一個將要入神鶴院的人) 先修理一下華人基督教圈子的「反神學主義」。追源溯本,可追溯到敬虔主義。敬虔主義重個人靈命,自己讀經禱告,參加教會就足夠,他們認為神學太象牙塔,太離地,所以敬而遠之。基督教來華初段,來華的宣教士大都帶著敬虔主義影響,當中有不少是沒有讀過神學來華的,他們的故事被傳頌,久而久之,信徒就會萌生輕視神學的態度。 除了宣教士外,早期的中華屬靈偉人,也有輕視神學的傾向。中國教會三巨人倪柝聲、宋尚節、王明道三人,三個都沒有正式的神學訓練。倪氏是「紅褲仔」出身,跟師父學道理,他深受神秘主義影響,所以強調「靈」以輕肉體和「魂」;宋在讀神學的途中經歷聖靈,最終導致綴學;王「把要去英國讀神學的雄心壯志也放下,認識到『最要緊的乃是用功夫去讀聖經,並且要受神的訓練和造就』,開始潛心研讀聖經,領悟日多。」他們三人影響中國基督教甚大,以至後來的人也對神學相當輕視。 以上是遠因,輕視神學,還有些近因。 因受宣教士之恩,香港的教會一直都不敢忽視海外宣教工作,但宣教開始多,似乎是七十年代之後的事。傳統的宣教士多數是由比較資深的傳道人轉職變成,所以出產很少。後來,有宣教群體倡議短時間的訓練,然後產生大量宣教人員。香港細胞小組網絡辦的 SCM 就是其中一例,國際的有 YWAM (youth with a mission),它們都提供短期(~1年)的訓練,然後差人出去,務求替宣教市場提供人材。 用醫院的例子講,宣教士,好比有多年經驗的醫生,但由於前線傷者太多,不能等候小量的醫生去應付,所以有人就提倡訓練護士來取代醫生。訓練護士,好,但不要否定醫生。 除了宣教團體不斷製造護士,部份大型的本地教會群體,也接受了「讀得神學黎,蚊都訓」的思維,開始訓練「本地的宣教士」去填補不足夠傳道的問題。這個問題,落到某些教派當中,就變本加厲,他們放大了「神學無用論」,強調經歷、火熱、信心等,推動「人人皆牧師」的信仰模式,在明在暗地否定神學教育,強調即時行動的果效。 以上種種,就是香港當今部份教派輕視神學的來龍去脈。那麼,其實傳道人,係咪真係無用?傳道人的工作,能否被熱心的信徒取代?那我們要去了解,神學教育,究竟是甚麼。以下我僅從自己所接觸的神學教育出發,若閣下認為我偏頗,不妨送我去進修,長見識一番。 神學教育有「學」和「術」兩面,學著重研究,比較離地;術則相反。學與術的平衡,每間學院不同。在下接受的神學教育,其實比較實際,但也未至於輕忽學術(academic)。若一神學院只談術,則訓練停留在 vocation training,同學做泥水無分別,學懂了,就去用。有神學院真是這樣發展的。神學訓練的學問,則更強調原理、發展,思辯等,務求開拓視野,讓學生站在巨人的肩上,看得更遠。所以,我們不單只懂做泥水,更懂得分析背後的現象。我們不是學怎樣帶組、怎樣領敬拜、怎樣開會,我們學聖經、神學、原文、教會歷史……就是要去了解背後的運作和原理。 那麼,讀完是否會咩都識? 當然不會吧。任何一個對學問稍有追求的人,都會告訴你,我愈知愈少。讀神學也是這樣,過了幾年,覺得世界好大,自己很無知。有前輩話,讀完四年,唯一學到的,是知道怎樣在圖書館找有用的書。(btw, I pretty much agree) 話說遠了,說回頭。 和每一個專業一樣,我們值一份薪金,不是沒原因的。不是因為我們更愛神、當然也不是因為我們的degree,我認為,我們的價值在於我們花了時間對基督教有多一點點的涉獵,以至當我們面對信仰問題的時候,可以有多幾個角度去思考。我認識有些行家當自己是泥水佬的,他們賣的,是勤力、是博愛、是忠心,其實,你唔讀神學,都應該勤力、博愛、忠心的。傳道的價值,不多,但就是這一點點,讓我們仍有點價值。以一故事作結。 有家工廠的資深工程師退休了,之後某天該工程師原本負責維修的機器發生了故障,其他人都找不出問題所在,唯恐造成作業停工的損失,不得已只好把原本的工程師找回來修理機器。工程師一回到工廠後,看了看幾眼機器,很快的便拿了隻粉筆在機器畫了一個圈,然後說把這零件換掉就好了。臨走前把報修單交給工廠主管,主管看了報修單之後驚訝的說:你才花了幾秒鐘的時間而已,居然要修理費100美金!到底是貴在哪裡?工程師答道:粉筆加零件1塊美金,知道在哪畫圈99塊美金。 最後一句,以為祈個禱就可以上講壇的人,是太驕傲了。 Filed under: on faith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