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8

【輔仁媒體】莫哲暐:中共黨內無直士 - 曾鈺成剪布所揭示之中式悲哀與憾恨 (576)

作者: 莫哲暐 | 友善列印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2011wikiedit)

 

我常跟朋友說笑道:「如果全民建聯都係曾鈺成,咁佢哋一定贏晒,民主派鬥唔過。」

不久前香港電台有一節目,叫《星期五主場》,主持麥嘉緯能言善辯、詞鋒銳利,上節目之嘉賓大多無言以對。其中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更是被迫至冷汗直流,不斷「窒機」,想打官腔卻又打得非常「肉酸」。曾鈺成卻明顯老練得多。其多次反駁主持,甚至 "turn the table",自己當主持。當然,其理據仍然薄弱,但順耳得多。這正是其本領,梁振英學不來。

曾鈺成不是好人,但其確有政治識見。梁國雄曾說過非常尊重他,很少批評他,甚至黃毓民也曾說他主持會議時客觀公正。曾鈺成說下屆行政長官選舉,中央政府不可能篩走民望高者,否則後果堪虞,令香港無法管治。這當然不是甚麼獨見,但在建制派中,的確只有他敢講。你說他做戲博支持嗎?可能是,但這戲確實很多人受。

 

當今自稱「愛國」的,往往只是一班唯利是圖者。共產黨給你好處,就忠誠、就愛國,大家一同為人民……幣服務。劉江華就是當中的代表,三姓家奴,出賣靈魂,終於官拜副局長。至於譚耀宗、葉國謙等,曾經真心共,今日則甘心為政權做牛做馬做狗。但我相信,曾鈺成到現在仍然真心共、真心紅。即是說他心中不是只有權力與金錢,還真的有點理念。當然這理念,到底還是虛妄。

左派在港幾十年,一代不如一代。老左如霍英東等,是有才識之士,但都歸西了。剩下的吳康民,自覺受屈太久,沉不住氣,近來失控。至於六十多歲的一代,民建聯的譚耀宗、葉國謙皆渾渾噩噩,陳鑑林更只是「一碌木」。工聯會的王(亡)國興則是「小學雞」,實不足論,唯有曾鈺成及陳婉嫻較有才能。但以政治識見與實力而言,則仍以曾為高。至於中年派,大多庸庸碌碌。例如鍾樹根,說話「一九九九」,智力短淺、毫無建樹,可謂庸才中的庸才;蔣麗芸則愛潑婦罵街,大聲夾無準。一班少壯派更不堪。例如陳克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所謂的「悍將」周浩鼎,說話總是一派胡言;走「文革」路線的陳淨心以及「愛護香港力量」,則只是一群流氓、嘍囉,連論述能力也缺乏。李慧琼可算是較有智力者,尚有點才幹。我不是要捧曾鈺成,但相比之下,確是高下立見。(以上品鑑皆以「才識」論,至於「道德」方面,則無可論。)

 

上一次人民力量及社民連議員拉布,曾鈺成一開始時接納了所有修訂案,且主持會議時可謂公道公允。那一刻,我由衷尊重他。但後來他剪布,極其粗暴,閹割立法會,一句「返嚟就郁」響遍全城。他是歷史罪人。今次議員再拉布,相信大部分人早就預計他會再次剪布。結果不出所料,話剪就剪。究竟他是否真心想剪布呢?如果是,則是他全心踐踏立法會尊嚴,無視法度,毀棄綱常,是為不義;如果不是,則是「中央吹雞,唯有跪低」,是為軟弱。人民必記住其惡行。

曾鈺成是聰明人,也是能者。可惜,他做了天下間最愚蠢、最邪惡之決定,就是信了中國共產黨。信了中共,只能跪低,永不超生。我不知道他是否黨員,但肯定他信了中共。這就是中共的威力:無論你多有才幹,多有識見,在黨的指揮下,也只能聽命,只能屈服,就是不能講真說話,不能活得光明磊落,不能堂堂正正做人。大哲學家馮友蘭及邏輯大師金岳霖,投共後齊齊「打到昨日的我」,推翻自己的學術研究,摒棄曾經秉持之原則與信念。中共就是有能力令一個大儒批孔,令一個邏輯大師自相矛盾。聽聞投共後,金曾探訪馮,二人見面時不禁相擁而泣。心中有恨,只怪自己太天真。

 

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投共,一是堅決抗共。態度曖昧、含糊不清,最終只能被中共所吞。例如某些香港官校容許黨官到校探訪,雖是教育局要求,難以推卻,但仍是大錯。必須堅守立場,必須拒絕。若怕得罪上級,可以選擇婉拒,但必須是拒而不是迎,這是底線,否則學校之尊嚴何在?中共治下,人民只是家畜,毫無尊嚴,繁榮也只是虛偽。要捍衛自由,要爭取更大之自由,唯有堅守陣地,準備背水一戰。否則,抱憾終生。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