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4

【蘋果日報】梁文道:正義沒有國籍 (1115)

【蘋果日報】馬來西亞是一個被種族政治玩弄了幾十年的國家,幾乎所有把公共資源讓渡給少數權貴集團的舉動,都被形容成是要保護「土族」(馬來人)的正當措施;幾乎所有本來就該被每一個公民公平享有的權益,都被描述為是權貴精英費盡氣力之後,才替少數族群爭取回來的恩澤,在這樣的格局底下,我跑去報名參加一位反對黨好友的政治「研討會」,難免尷尬。一個外國人,憑什麼資格到人家的地盤上說三道四?一個外國人,尤其是香港人、中國人,走到一個華人為主的政治集會上說話,是不是有什麼陰暗的圖謀?這豈不正好中了當地馬來人數十年來的疑慮,馬來西亞的華人果然和中國人有種說不清楚的特殊關係?

我當然也有這層擔憂,但這個世界上的確有些超越種族、國籍和地域的問題,使人不吐不快。

例如檳城,我在去過不知道多少回的小吃街上,看見滿天藍色旗海,在這一大片鋪天蓋地的旗幟底下,是一道道吃不完的菜,一罐罐喝不盡的酒,而且全部免費。還有一座臨時搭建的舞台,上頭是賣命妖嬈的歌手載歌載舞。這全是執政聯盟吸引選民的手段,不談政綱,不講理念,只有赤裸裸的收買而已。更妙的是,這些活動的主辦機構自稱是與政黨無關的私人慈善基金,但他們懸掛出來的旗幟上卻分明印着執政黨的標誌。這難道不是一目了然的賄選?又如一位政壇華人領袖,他對大馬貪腐情況嚴重的指控的回應居然是:「中國的貪污也很厲害,但中國卻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面對如此荒謬,如此不義的現象,我們下一個基於良知的判斷,還需要考慮多少國籍的問題呢?當年大家抗議南非種族隔離、支持昂山素姬和劉曉波的時候,又用得着擔心這是哪一個國家的家事嗎?假如我懂馬來文,又恰巧認識一位替反對派出來競選的馬來朋友,我也會忍不住想要參加他的集會。所有威權國家都喜歡把這種來自海外的自發聲援稱做「外國勢力干預」;但所有受剝削的人民都曉得,正義是沒有國籍的。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