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1

【輔仁媒體】M.Ho:輸在起跑線上的孩子 (682)

作者: M.H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Vitamin C9000)

 

這是發生在一星期前的真人真事,事緣當日正是DSE bio開考之日。

「今日bio你考成點?」我在inbox中問着同班同學。

inbox那個「打字中」的提示,已經出現數分鐘,突然「碰」的一聽回道。

「下….我…冇去考…..」

「…為什麼了….?」

再一次以等到佛誕的速度回應。

「我…沒信心…放棄了…」

這一晚,中同們在whatsapp group中激烈討論時發現,原來有數位bio班的同學也沒應考。大家都在討論為何會出現「未先落場先投降」的現象,最終大家得出一個結論:他們被社會、被學校遺棄。

點會呢?全港百多萬納稅人都有俾錢給佢地讀書。學校冇唔俾資源。啊我知道啦,一定係佢地唔俾心機,佢地係壞學生!佢地係無心向學,無所事事!抵佢地死啦!單看他們沒去應考一事, 相信全港有90%的人都會得出以上依個結論。

但,這是真的事實全部嗎?

 

每一次公開試,不論CE AL,還是去年的DSE,全香港的專注點都投放在有多少人有多少個全A,5**、5**是如何煉成、揾EAA伯母打招呼、有邊啲___影barcode、有邊位補習名師貼中題目等等。對成績不佳的同學,好的對以深表遺憾;差的回以垃圾。從來甚少有人會願意反思:為何總會出現這些被社會定性為「地底泥」的孩子?

 

由踏入這所學校的一刻,你已經輸在起跑線上

全香港400多間文法中學,只有114間以英文教學(EMI),其餘的大多以中文授課(CMI)。先天上整體EMI比CMI更佳,自然地家長,甚至社會自自然然、不經不覺地覺得:死都要俾仔囡入EMI,CMI冇運行!即使教學語言微調政策下,問題依然沒有多大改善。因此入到中中果陣,孩子已經被社會認定能力一定較差。

父母望子成龍,乃是無可厚非。可是試問在這以成績介定你是能人或是廢人的教育制度,父母希望自己親愛的孩子入讀被定性為整體較差的CMI嗎? 競爭如此之大的香港,每一個父母都希望孩子不要輸在起跑線上,可是把起跑線愈拉愈後,總有孩子不能跟上,而受盡社會白眼。不只是孩子,還有我們的港爸港媽,只不過把寄望的壓力投射在他們的孩子身上而已。

 

公開試成績而言,不難發現大部分10A,6、7個5**狀元均來自EMI。當然,有例外,但都識講了,例外嘛。無疑公開試成績係香港任何一間中學最重要既資產,公開試成績好、入U率高代表啲咩?有更多(玩依個考試制度)天資更好的孩子來年成為他們的學生,反之亦然。中中孩子心理上從外,受到社會所標簽;從內,中學行政高層向學生施加更多壓力,要考更好。但是,難道我們的孩子需要承受這些從不屬於他們的壓力嗎?

最後?被定性一開始就是失敗的孩子們能夠建立起正面的價值觀嗎?能夠在各方面提升自己嗎?能夠達到他們的夢想嗎?沒有。

 

成績=你的品格,成績=你可以獲得幾多既關心。

如果看懂以上的方程,也該明白接下來我想說什麼了吧?如同上述,任何一間中學最重要既資產就是公開試成績。吸引不了外援,那怎麼辦 - 執行精英制。

所謂精英制,簡單而言就是把一堆校內成績頂尖的堆成一班,其餘的再隨機分配,或是再繼續按成績分配。此舉對校方有兩個好處:集中學校的精英,比較上是學習(被填鴨)的能力較好的學生,使他們在同一處時產生比較、競爭,能力得以提升,公開試考得更好,此其一;其次,校方可以由此更「合適地」為不同能力的孩子分配資源。

不是很好很合理嗎?問題就來了。先說前者,如果按其「物以類聚」的邏輯,那麼校內成績較差的學生不就是會愈來愈差了?至少在我學校,這的確引証了這理論。成績較好的學生得到更好比較,要提升其(被填鴨)能力並不難;可較差的學生卻不能跟上。而校方總希望借精英班作為他們的假想敵,但這幫孩子根本連正面的價值觀一早被社會定下的起跑線上毀掉,又如何談得上要向精英班「挑機」? 反之,更令他們認為:「唉,算把啦,鬥唔過出面啲人架啦,不如訓較算。」而變得自暴自棄。學校生產出來的,除了正面的成績優異的學生,就是被校方毀掉希望的孩子。

 

後者可更能表現這方程的關係。

學校而言,這可是一個絕佳的借口,投放大量資源、支援給精英班。可卻只提供基本的資源給普通班。原因很簡單,學校早已認定既然他們不能提供公開試成績的資產,那我為何還提供更多資源給你? 學校需要的是實實在在的入u data,而不是畢業生的人數。天生在這班被注定不能改變命運,孩子們還能自發努力改變嗎?

成績注定了得到多大程度的關心,成績注定了孩子的品格,成績注定了孩子被社會,被學校定性成什麼樣子。

 

「地底泥」與「天鵝」

我所認識的這班孩子,並不是外人所想的頹廢。他們有自己的希望,有自己的夢想。也許他們並不適合在這考試制度, 社會的遊戲規則下生存,但他們並不是「地底泥」。有的學懂一手鋼琴,有的在劇場上表現自己天鵝的一面,有的在數學上有一份天資。不比我們任何一個差。

可是,他們的家庭背景,經歷,使得孩子們得不到表現自己的機會。由一開始選中學的起跑線上拉遠了,加上校方們對成績的追求,社會的拋棄。孩子們根本連人生觀也沒了,更莫談追尋自己的夢想。被社會指責沒用功盡本分讀書,社會真的沒有責任嗎?

孩子們需要的,不只是資源上的提供,更是人生觀的重建。追尋夢想的孩子,只不過希望有人能夠幫他一把,拉回到起跑線,繼續追夢。

就是這麼簡單。

 

PS: 也許內文沒有什麼data,但的的確確發生在CMI的世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