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5

陶傑 2013年06月08日 - 2013年06月15日

詐 局
2013年06月1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史諾登叛諜風波,一些天真的人權團體和知識份子,跟着他們的理想幻覺起哄,要找美國人拉扯抗議。

但是政治的現實世界,是另一個遊戲。這時候,偏偏要像哲學家羅素一樣,凡事要抱一個懷疑主義的態度。

首先,這件事實在太不合理。二十九歲的美國電腦網絡專家,當過兵,為中情局服務,經歷這許多年,忽然發覺美國政府截聽通訊的行為,等同犯罪?

有這樣的天真小孩嗎?如同你喜歡吃牛排,一直是美國羅利(Lawrie's)牛排餐廳的常客。有一天你進店,打開餐牌之後,呆若木雞,把經理叫來拍桌子大罵:你們經營牛排屋,長期屠殺動物,你們知不知道,牛是很有靈性的生命?你們為了賺錢,殺害動物,血淋淋的生意,是多麼殘忍?

然後這個食客掀桌子,說自己是綠色和平的素食主義者。

出這種鬧劇,原因只有兩個:一,這個不速之客,本來就是綠色和平派來的卧底,為了一個偉大的信仰,反對肉食,抗拒屠宰,宣示環保的健康生活。

但是中情局聘人,不是像飲食業一樣打開門,四面八方的人誰都可以進來光顧的,中情局聘人要嚴格的考核,背景、政治取向、精神狀態,有問題的,不會招攬。

第二個可能,是沒有這回事,從一開頭,就是一場戲。中國的反應,明顯是懷疑第二可能。以正常的套路,共產黨對這件事,必如獲至寶,開動宣傳機器大事鞭撻美國人的偽善──但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反應十分中性。中國未能反應過來,因為其中可能有詐。

國際政治是很複雜的心理遊戲。史諾登會爆什麼料?這些料,會危害哪一方,暴露的止不止美國的機密?知識份子,總是Always Simple, Some time naive。你信嗎?我不信。



史傻傳奇
2013年06月1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叛諜史諾登的閙劇越演越烈,因為這個傻仔,「講多錯多」,他說:「我的命運交由香港人決定。」

你的命運,由香港人決定?香港人自己的命運,香港人自己也決定不了。香港的「基本法」講明:國防外交,權由中國決定。史諾登問題,是一宗外交風暴,香港人怎有權決定?

香港補習天王,有個「史Sir」,據說會考課程是個通天曉。看來堂堂中情局,卻有個「史傻」,他在美國上班,以為香港這一邊,真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美國中情局的僱員原來這等水準,怪不得世界上的恐襲越來越多。史傻缺乏對中國的基本認知,香港人更應該決定,將這個唐氏綜合症的美國病人送回美國,做好他的基礎功課。

美國監控全球資訊,據史傻的指控,是監控太濫,侵犯了人權。但是文明世界的人士倒要質問美國,既然花費巨資,全世界電腦手機任你入侵,為何還會發生波士頓馬拉松爆炸?美國人常說什麼Cost effective,效率與成本,怎樣掛鈎?

因為美國是全世界當然的道德領袖。然而,波士頓馬拉松的炸彈,除了炸死一個美國小孩,還炸死中國的女留學生,這就證明,美國中情局保護包括中國人在內的地球村,責不可卸。

香港的一些左翼政黨,以為香港是個「國際城市」,模仿紐約格林維治村的白人知識份子,以為很有型地去抗議美國「侵犯人權」。

抗議是有必要的,但抗議的主題,是美國你為何如此浪費龐大的資源,聘用「史傻」這種外判的三流人員?如果你美國人力資源不足,怎樣當世界警察?

我們香港人還要質問美國政府:中情局的特工既然外判,外判又搞成這副卵樣,要不要把整個中情局外判給中國的國安局?國安的效率比你美國高。又或者把五角大樓外判給中石油,人家賺錢盈利能力,看看股市,比你強許多呢。

最後,美國既然是一個邪惡政權,梁振英卻在訪問美國。要提防美帝狂性大發,把我們梁特首抓起來當人質,一命換一命,要香港交還叛國犯。

當然,這樣一來,反而可能激起包括財團老闆的五十萬港人大遊行,人同此心,團結一致,在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的領導下,堅決要求庇護史傻,暗中協助美國一起實現「Plan B」。不然就是中國向美國宣戰,向紐約派出雷霆救兵,拯救我們狼英。那時候,可好看了!


四重奏
2013年06月14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費城交響樂團四個樂手,在一班由北京飛往澳門的飛機上演奏,技驚四座,為航空公司化解又一起「空怒事件」:保全空姐不致橫遭怒客掌摑,功德圓滿。四名樂手當中,至少三個都是黃皮膚亞裔,但選了一曲「美國四重奏」,

繼續閱讀


史諾登的鬧劇
2013年06月1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美國叛諜史諾登向國家叫陣,聲稱不滿美國政府截聽國民通訊。

選擇香港這個城巿爆料,這個美國年輕人十分無知。太過年輕,做情報這一行很危險。占士邦電影「智破天凶城」,主角占士邦在國家畫廊遇到年輕的間諜科技專家,雙方在水彩畫家端納的戰船作品面前,占士邦說,年輕的Q,臉上有暗瘡,年輕人做這一行,感情衝動,經歷不足。現在果然。西方情報機構最大的危機,不是高科技不夠,而是人力資源不足。

歐美和英國,每天有超過三十億個電話和電郵流通,還不算手機短訊。假設其中有百分之零點零零一,來自恐怖組織及其外圍,及視美國為敵的國家的人,每天即有三十萬條通訊,需要跟蹤監察。

要重點關照這三十萬條通訊,西方需要大量精通阿拉伯語、巴基斯坦文、中俄文的僱員,他們必須忠誠保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美國不可以由少數族裔移民中聘用太多這樣的人,只能由後天學會這些語文的白人中招聘。

但在歐美的大學,這樣的學額有限。而且,年輕的白人,思想以左傾為時髦,對世界的殘酷一知半解。史諾登以為中國香港是一個比美國更「自由」的地方,可見美國下一代水準之稚拙。但白人是信任的最後防線,中情局卻連如此重要的工作也要外判,有一天,連總統貼身保鑣也要外判吧?

人手不夠,工作量大為增加,聘來的人,自然質素低劣。思想左翼的人,絕不可以為美國情報機構聘用,喜愛約翰連儂、素食、讀社會系畢業、家裏有非洲工藝品裝飾,平時左一句「包容」、右一句「為弱勢社羣發聲」的,可以做「文化人」或嬉皮士,讓他們到尼泊爾去朝聖,絕對不可以加入政府的情報機構。連競選時滿口左腔的奧巴馬,上台之後也不會撤退阿富汗,史諾登跟不上現實,引渡回國審判,是唯一的歸宿。

為了這件事,香港可以樂一陣,因為連美國的一個白人原來也抬舉中國人社會比他們更有「自由」,如同你告訴一個盧旺達的非洲人,他們的首都,比法國巴黎更浪漫,他們的非洲烤鷄,比北京填鴨更美味。真的?不錯,千真萬確。你若如此回答,盧旺達的非洲人也會亢奮得圍着你載歌載舞。

但開心過後,不要忘記,中國為香港的定位是經濟城巿,中國的內政你不要干預,美國的家事更與香港無關。不要亂搬龍門,向美國引渡交人,是香港唯一的選擇。



美國例外
2013年06月1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美國中情局叛諜史諾登在香港公然洩密叛國,指控美國入侵公民的私穩,並聲稱香港的「言論自由」,行為可笑。

首先,中情局就是為了美國和文明世界的安全向全世界收集情報的組織,這位年輕人不可能當日在應徵工作的時候,以為自己應徵的是幼稚園教唱遊的男教師。

加入了中情局,又不滿中情局入侵私隱,正如當初應徵屠房,進去之後,才宣佈自己是素食者,見到屠牛宰羊的場面,會昏倒。

中情局如果近年招聘氾濫,連史諾登這種天生的弱者,也要招攬入局,付年薪二十萬美元,這就不是這個幼稚園學生僱員的問題──是誰當年面試史諾登,誰決定聘用?中情局應該徹查他的主管。

美國中情局打進網絡和電郵,天公地道,不構成「侵犯人權」,因為美國例外。

美國為什麼例外?因為美國是全球公認的世界警察。美國不止是西方文明國家的老大,美國的科技和軍事超強,還守護人類的地球:從宇宙飛來的隕石到外星人的侵略,你平時可以詛咒美國,當人類在宇宙中受到重大的威脅,人類命運在生死邊緣,連卡斯特羅和金什麼的,也要閉嘴,祈求美國的拯救。

正如今日許多親中愛國人士大罵香港的九十後:香港毗鄰中國,如果對中國諸多不滿意,你可以移民。一樣的邏輯:你已經降生在這個星球,美國就是地球的警察,警察絕不完美,但這支警隊,是民選的,她擁有全世界的數據。為了領導。如果不滿意,敬請移民月球。

美國領了特別的執照,因為美國例外,沒有得不服氣──當中國成都唱紅崇毛的公安頭目王立軍走投無路的時候,走進美國的領事館乞庇;「六四」鎮壓的北京前市長陳希同死前想知道多一些準確的新聞,在病床上,他要聽「美國之音」。還有無數貪官轉移去美國的子女和資產──美國不掌控全世界的通訊,美國何來權威來保護中國貪官和中國人子女的安全?

史諾登叛國,應該投奔的,不是香港,也不是冰島,而是北韓。北韓最尊重人權,最保障私隱,早點上路吧。


「怕被比下去」
2013年06月12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中國習總偕妻訪美,總統奧巴馬單拖見客,第一夫人米歇爾並無隨行。中國網民猜測:因為中國的習夫人「美貌」出眾,風頭強勁,美國總統夫人怕自己「被比下去」,故意避席。「以貌取人」是普世人性,中國網民如此推論,

繼續閱讀


春風化雨
2013年06月1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美國費城交響樂團從北京乘飛機去澳門,因北京機場延誤,亁等三小時,機上中國乘客毛躁,費城樂團的幾個大小提琴樂師,自動免費彈了一首交響曲,協助他們冷靜下來。
奏什麼曲子?費城的樂師,在中國的飛機上,理應尊重「中國國情」,奏一首「黃河協奏曲」或者「茉莉花」。但他們很聰明,沒有選奏這等貨色,而是臨時一商議,選了十九世紀捷克作曲家杜瓦拉的「美國四重奏」。

音樂一響起,由於演奏是免費的,不收錢,機上的中國乘客紛紛圍過來照相錄音,也聽不出樂曲選段暗中推銷的「大美國主義」心態,於是機艙一片「和諧」,成為「中西文化交流」佳話。

三百年來,由牛頓開始,西方耶教文明,尤其是其中的英語國家羣組,領導着人類進步。民主、自由、人權,還有令人情感昇華的古典音樂,由巴哈莫扎特,到杜瓦拉和史特拉文斯基,還有西方國家發明了又唾棄的馬克思主義,連同LV、Prada和Apple手機,全部是西方發明的,其他非西耶教的國家企圖抄襲、盜版,以示他們的智商和創意,跟西方人一樣高,可惜成績差強人意。

但這類國家,尚未學會這等高深的軟件,卻又走了物質的捷徑,搶先得到了科技網絡的硬件。於是網上的恐怖主義先盛行,加上散播民族主義的仇恨,波士頓馬拉松的炸彈案、倫敦白人士兵遭到黑人極端伊斯蘭移民份子街頭劈殺,就像一個毫無家教修養、讀書不成的頑劣街童,擁有了幾把德國製的自動步鎗,為地球製造災難。

西方國家為了貿易的短視利益,無論什麼商品,都胡亂輸出口。美國創意天才喬布斯賺了全世界的錢,但他的科技產品,落在邪惡的人手上,令無辜的人付出代價。

費城樂團在機上的演奏,沒有利潤,卻為一個狂躁的五毛中國帶來片刻安寧,此一片刻的文明貢獻,我認為,高於喬布斯的一生業績。

更難得的是:機上費城樂團有兩個樂師,是黃皮膚的亞洲裔人。他們演奏的一刻,卻是西方文化的成員,他們臉上的歡樂和慈悲,其氣質與儀容,很明顯,與周圍的中國觀眾有一條明顯的界限。這幾位亞洲人,示範了在西方文明的領導下,何謂世界大同。

我對外國朋友推薦此一短片,我說:「西方文明國家一百年來犯錯太多,你們太幼稚了,總以為宣播科技,讓全人類均享,會令世界更美好。不,不會的。網絡科技之全球化,會倒過頭來害死你們,你們沒有大氣魄的大領袖。快,為了拯救地球,向第三世界,多輸出一點古典音樂吧。」



科學怪人
2013年06月10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英國一項調查:在網絡和iPad世代,人類的智商下降。在沒有電腦的維多利亞時代,人類反而比現在聰明。

當然,此一調查,標明「維多利亞時代」,自然以英國為中心,因此不可以誤會:一九○○年的盧旺達非洲人,比今日的土著聰明。調查結果是指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人文思想家輩出,赫胥黎、達爾文、格拉士東、邱吉爾,還包括羅素,今日人才貧瘠。

英國來的朋友,聽說香港人懷念英治時代,笑說:「首相金馬倫,我們不想要,如果香港人想他來香港當總督,我們不介意轉讓。」

網絡時代,智商下降,因為這一代人不太懂得分辨和思考。

在網絡之上,可以看色情物品、血腥的殺人和虐畜短片,也可以看BBC的紀錄片和學習外語。當中學生也用網絡來做功課,在網上瀏覽古往今來一切色相,他們必須能及早分辨什麼是美好的,什麼是醜戾的。但此一判斷的權力和意志,不幸太早落在心智未成熟的少年人手上。在閱讀印刷品的時代,人類沒有今日之接觸資訊無年齡疆界之限,今日,七歲小孩都可以在網上學到製造炸彈,但同一個七歲小孩,卻不會在網上讀完聖經或唐詩三百首,這是廿一世紀的愚昧和殘酷,行將超過二十世紀的理由。

加上一些平時教育水準不是太高、傳統上缺乏理性思維能力的民族或政治組織,過早擁有他們不配享有的西方物質科技,就在網絡之上散播仇恨,傳授如何造炸彈的方法。他們的文化傳統基因既然是仇恨,網絡就變成他們快速裂變仇恨的原子彈。

我對英國朋友說:「英國文學裏有過小說『科學怪人』,二百年前就警告過:人類太多科技發明,要小心科技氾濫失控,倒過來吞噬自己。赫胥黎『美麗的新世界』也是這樣講,歐威爾的『一九八四』更不消說。其他愚昧的民族,讓他們管有科技,像南中國海上的海盜管有機關槍,這種低等動物,看見漁船,就揮舞機槍,好似兒童揮舞玩具機槍一樣亢奮,砰、砰、砰。孔子說得好:上智下愚,蠢人擁有科技,他們自己毀滅自己不要緊,只怕他們連累整個文明世界。」
朋友聽了,黯淡而同意。


西方新聞霸權
2013年06月0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非洲加納政府軍警殲剿來非法開採黃金的中國人,迄今擊斃數十人,拘捕幾百,場面相當慘烈。

這個時候,正是考驗香港的新聞傳媒,除了有多「自由」,還有多「專業」的歷史時刻。

香港的中國左傾愛國「知識份子」和「學者」,平時喜歡開論壇,或在冷氣間的辦公室寫論文,聲討「西方文化霸權」,包括「西方新聞霸權」,指摘英美的CNN、路透社、BBC,「壟斷」了新聞觀點,令中國人和第三世界,受到「西方霸權」的新聞傳媒潛移默化的「洗腦」。

很好。現在,非洲加納的愛國軍警,開始保衛家鄉,拿起武器而排華了(這是更「客觀中立」的「論述」吧,對不?),對於英美西方「文化霸權」國家,是黑人清剿中國人,並無西方白人死傷,加納的軍警,殺了幾多個中國人,「西方新聞霸權」不關心,非洲人殺了幾隻大象,西方人才覺得是大新聞呢。

既然這樣,這不正是中國人的傳媒,趁機跟西方國家「搶奪文化話語權」的最佳時機?
但是全球華文的新聞傳媒,包括電視台,至今日為止,沒有一家派出記者,遠去加納,採訪第一手新聞。

加納的中國人,讓黑人用機槍掃射,商店遭搶掠,正在哭爹喊娘呢。此等時機,絕對是獨家新聞的一個大寶藏。真正的新聞工作者,一定向他的上司請纓:我要去,你一定要批准,其雀躍與亢奮,賽過一個五歲小孩央求他父母,一定要去迪士尼園。
何況,不是說「血濃於水」嗎?香港有許多愛國傳媒,如果你是愛國新聞工作者,眼見炎黃子孫在非洲遭到屠戮,不就跟「六四」時目擊天安門廣場一樣悲憤嗎?早就以淚洗面了吧。

大陸的「國家領導人」外訪英美,香港記者跟着去,拍幾張路透社也會應酬例行發布的照片,非洲加納排華,沒有人敢去,因為這一次,黑人屠夫,不,愛國戰士來真的了,高呼:殺盡所有黃皮膚。

對了,這就是原因了:大佬,華文傳媒記者,都是打兩三萬元月薪的工啫。

平時高叫的什麼「專業」啦、愛國啦,血濃於水,但空談的口水,更濃於血,不必當做一回事吧。所以,黑人殺中國人,屍橫遍野,效果逼真,攝影構圖優異,這是你要堅持幫襯CNN和路透社的理由。


兒童鬥獸棋
2013年06月0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中國的兒童都玩過一種「鬥獸棋」:一張棋盤,各類動物相鬥,畜生世界一物治一物:貓吃老鼠,狗吃貓,狼吃狗,豹吃狼,虎吃豹,森林之王的獅子吃老虎,最後大象體積最大,大象可以用鼻子捲起獅子擲死(在現實中,當然是神話),於是大象才是森林之王。

但是大象又有誰治得了呢?答案是能鑽進象鼻子的老鼠。

加納的軍警,最近紛紛拿起武器,配合當地黑人的愛國思潮,殲滅來加納「掘金」的中國人──中國人在加納「開採黃金」,但因以工業廢水污染當地河流,又走進人家的原始森林捕食穿山甲,被當地黑人視為侵略者,加納政府出動軍警,搶掠中國人開的超級市場,擊斃與槍傷數十名中國人,抓捕了一百多。

加納的中國人說,他們採金的過程,「存在一些不規範的行為」「也不至於用槍炮對付」,意思就是,污染河流和獵捕稀有動物,像自由行遊客,偶有商場大小便,只是「國情不同」,理應「文化包容」。他們可能不太明白,在香港商場和地鐵車廂讓小孩隨意自由「堆擺黃金」,跟他們在加納開採黃金一樣,只是一般的「黃金冒險號」行動,為什麼加納的軍警要鎮壓。

但是這些中國人不知道,當香港電視記者在北京採訪劉霞,雖一樣有點「不規範」,也一樣受到公安武警的拳打,加納的軍警對待他們認為不尊重黑人自然生態國情的行為,只是加大了一點點「嚴打」力度,亦無可厚非。

加納軍警當然也有點「過激」,譬如竟然大喊「要殺光所有黃皮膚的人」,這就不對了。日本人、台灣人、香港人,也是黃皮膚,總不可以濫殺無辜嘛。

加納的中國人不滿中國外交部和大使館一言不發,「無所作為」。確實,若是日本漁船扣下一個中國漁民,中國網民早就全國砸日本車反日開戰了,但是非洲黑人打殺中國人,北京上海的黑人留學生,大模斯樣在街上,照樣擺攤做生意,溝北姑,他媽的,這是什麼世道呀?還是對於大象和獅子,老鼠才是真正的強國?中國鬥獸棋,很有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