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0

【輔仁媒體】Terry Wong:我迷失在這場JUPAS 遊戲 (1705)

(adapte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A1係用來搏,A3係用來守」

 

「JS2310上年收得比較低,按照過往經驗,預計這個課程在本年度的報讀人數將會上升,從而推高收生分數,建議將它放在A2較為穩陣」

 

作為應屆文憑試考生,在大學聯招改選這數天,不斷反覆聽到類似以上的句子不下數十次。若果說花千多元向考評局申請只升不跌的成績覆核是一次投資,聯招排位,更像一場賭博。由八間院提供的數十個的課程,供近八萬個考生自由選擇,整個大學聯招,是實實在在的自由市場,只是商品的供應保持不變。環球商業、醫科等神科固然繼續受滿手星星的同學追捧。職業治療、視光等就業前途較為理想的專業科目亦甚為搶手,競爭之激烈不亞於三大其它科目。

贏了這場賭博的,便能如願直入A1,展開響往的大學生活;然而,一旦輸了,成績好的,最壞情況也總會有書可讀;成績較差的,尤其是那些成績介乎收生線邊緣的同學,只要選擇稍有差池,一個no offer,便欲哭無淚。因此,前人經驗教訓我們,有策略的選科,將對能否入讀大學成關鍵性因素。

 

要了解這場遊戲,怎去攻,怎去守,便只能靠各課程的有如最高機密的收生計分標準去估計自己的勝算。首先要先計好自己最佳五科成績,然後是四個選修科加一個最佳選修科,然後再考慮各科不同的比重。若果考生修讀其它較冷門科目,如數學選修單元、其它語言科目和應用學習課程,更要花更多功夫在大學收生網站遊走,期望找到那份神聖的文件,了解遊戲規則。

各大學收生數據的表達方式更是五花八門:平均數、中位數、上四分位數、下四分位數,輪流在不同的收生文件中出現。不管是文科生還是理科生,分析和解讀各課程的收生數據,已是每個文憑試考生的必備技能。

 

就以不少人夢寐以求希望入讀的港大為例,該大學最初公佈的收生數字只披露最佳五科的最高、最低分數,然而,各科的收生分數計算方法卻各有不同。而同學們也不能透過這數據了解收生的實際分數分佈情況。於是有意入讀港大的同學便只能從自己的分數與最低分數的差距,估算自己被相關課程取錄的機會。不久前,港大再公佈一份文件,才較為詳細地解釋各科的收生原則。可是,由於資訊混亂,筆者便不只一次得知有同學依舊誤解了大學的收生原則。

為何選擇想修讀的科目,要淪為一場賭博?決定自己前途應是一件神聖的人生大事,能滿足自己的求知慾本應相當快樂。經歷過放榜前的失眠後,忐忑地接過成績單,心情還未能完全平伏,便要開始面對這場賭博,消化大量的資訊,在那數十小時內作出這重大決定,這壓力絕不比應考文憑試時小。
筆者明白社會資源供應有限,競爭激烈無可避免。然而,大學選科,所影響的不只是未來四年的前途,更有可能影響他們接著的人生路怎麼走。

 

八大於不久前才把計分方法劃一,然而亂局依舊,資訊混亂。但願各院校能提高收生準則透明度,發放更多有用資訊,好讓同學能對自己的前途有更好的掌握。

與應屆文憑試考生共勉之。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