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5

【輔仁媒體】獨樂樂:台下的,給我安靜一點 (7589)

今年生力啤酒節,主辦單位搞了個音樂會,邀請了糖兄妹作表演嘉賓。唱到中途,音響突然失靈,糖兄妹倒是專業,明知道觀眾一定聽不到,卻裝著若無其事般唱下去。觀眾先是鴉雀無聲,不明所以,接著便是噓聲四起,大聲喝倒彩。有兩三個死忠粉絲不甘偶像被唾罵,竟捂住良心大嚷:「我聽倒呀!我聽倒呀!」這時,我不禁替糖兄妹不值,也覺得他們可憐,有這班不知心,不合格的樂迷。

這種距離感,大得我幾乎可以肯定,糖兄妹唱的歌,他們沒一句聽得入耳。他們欣賞的,從來都是糖妹的嬌聲童顏。

 

不合格的香港觀眾,大致分為兩種。

 

一種是以金錢購買娛樂的音樂消費者。音樂對於他們來說只是一件取悅聽覺的的商品,而live show則是一次刺激聽覺神經的服務。出於顧客至上的心態,這些觀眾一心要從演唱會中取得收獲,所以每當表演者不按自己心目中的一套既定方式演出,就會顯得失望没趣,而不去思考表演者其實想帶給觀眾怎樣的樂趣。

就如家駒的一次音樂會,他坐在凳上,拿著吉他演奏著他認為極具音樂聽賞價值的中東阿拉伯旋律。可惜,觀眾聽不懂吉他的音樂,也不明白家駒的用意,只自顧自地吵吵鬧鬧。結果,家駒一怒之下,亂彈一通後離席而去。觀眾還不識趣地問他幹麼不彈不去。家駒轉身霸氣地說了句「冇心機彈(没有心情彈)」,還道別人不明白他不緊要,但他的隊友會知道他在想什麼。說完之後,台下一片噓聲,家駒黑臉而去。

 

另一種不合格的觀眾就是一般偶像派流行歌手的死忠狂迷。當然有部份死忠是懂得欣賞他們偶像的音樂,但大多死忠的焦點都放在偶像的外表和英姿上。高呼,尖叫,舉牌,樣樣做齊,彷彿愈做得多,報酬愈大。他們把握每一個呼叫位嘶叫,務必要偶像聽到為止。這種過份熱情的追星心態,不但不會令台上的變得自我感覺良好,反而會讓他們明白原來没有人在認真聽他們的音樂。

在陳奕迅的一場演唱會中,甫他唱完《富士山下》休止前的一句「前塵硬化像石頭,隨綠地拋下便逃走」,台下的觀眾就哄堂大叫起來,自以為把握了這個呼叫位。正在培養感情的陳奕迅先是「SHHH」一聲示意寂靜,可惜不見效之餘,還有粉絲大嗌「Eason!」陳奕迅見場面已經失控,唯有輕嘆一聲,臨時將後面的歌詞改為「點解每晚都有咁樣嘅嘢人,係度嗌生哂表演即興」(廣東話,意即「為什麼每晚都有這樣的人,在這裡叫喊」)。最諷刺的是,歌迷們以為陳奕迅在表演即興作詞,又再亢奮地高叫起來。從陳奕迅空洞的眼神裡,我看到的除了唏噓,還有唏噓。

 

 

其實音樂人最需要的不是粉絲,而是知音,他們最希望別人提起的不是他們的個人,而是他們的音樂。已故nirvana主音kurt cobain 和台灣文青派唱作人張懸亦曾經因為這種與觀眾無名的隔膜而考慮退居幕後。

不患人不知己,只患己不知人,真正的音樂人不會被觀眾的多寡左右他們對音樂的態度。他們不怕開罪歌迷,因為他們將之視為一種教育。他們真正關心的是自己的音樂帶了什麼給觀眾,但在不長耳朵的觀眾面前,他們往往感受到的不是熱情,而是說不盡的無力感。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