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9

鄭松泰:這位林慧思老師必須留下 (978)



香港教育日漸腐敗潰爛,大學中學化、中學小學化,源於專制政權統治下,社會日益弱智化。

早前一位小學老師林慧思女士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責備「青年關愛協會」(下稱「青關會」),以橫蠻的手段騷擾多年在該處擺放展品的「法輪功」。警方隨後接報到場,不但沒有制止「青關會」,反而包庇他們意圖侵害别人的行為,又為其築起人牆阻隔一些路見不平的途人。

林老師見狀,義憤不平地質問警方,為甚麼可以包庇縱容這些侵害他人自由表達意見的團體。可是,林老師見義勇為的行為被人拍攝上網後,一些立意不良的人故意剪裁短片的前文後理,不但扭曲事件經過,並指稱林女士為「辱罵警員的潑婦老師」。翌日,林老師任教的小學校長更收到不少家長和社會人士投訴,指責林老師的個人行為操守,說她令學校蒙羞,又質疑她有沒有能力教導小朋友。有些小一家長更威脅說,倘若學校不解僱林老師,他們便會退學云云。

常謂,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當老師的責任不單是解決學生的疑難、傳遞知識,更重要的是培育學生有明辨是非的道理。所謂「明辨是非」其實很簡單,就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厚着面皮也要引用的聖經經文「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的意思。

「行公義」的意思,耶和華說得很清楚︰「你們獻上眾多祭物,對我有甚麼益處呢?公綿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肪,我已經夠了;公牛、羊羔和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悅。你們來朝見我的時候,誰要求你們這樣踐踏我的院子呢?不要再帶沒有意義的供物來了,燒獻祭物的香氣也是我厭惡的。我厭煩月朔、安息日和集會;作罪孽又守嚴肅會,是我不能容忍的。你們的月朔和制定的節期,我心裡恨惡;它們都成了我的重擔,我已承擔得不耐煩了。所以你們張開雙手的時候,我必掩眼不看你們;即使你們多多禱告,我也不聽;你們的手都沾滿血腥。你們要洗滌自己,潔淨自己;從我眼前除掉你們的惡行;要停止作惡,學習行善,尋求公平,指責殘暴的人,替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以賽亞1:10-17)

作為一個稱職的老師,就是要教授學生這個「停止作惡,學習行善,尋求公平,指責殘暴的人,替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的道理,並以身作則「是其是,非其非」。警察處理社會糾紛時,公民當然應予以配合,使他們能夠更有效率地依法辦事。不過,這次事件明顯讓大眾看見,警方對親共團體特别眷顧的態度是於法不合,根本不能做到公平、公正。林老師見警方執法時沒有依據法理程序,偏頗執法因而挺身訓斥。林老師作為一位老師,以教鞭提醒警員如何合理地執法有何不妥?在現時自私自利的香港社會,林老師這種以身作則的行為更加難能可貴,理應予以尊重。

可是,現在一些家長和大眾卻指責林老師沒有禮貌、有失作為老師的身份。校方亦面對來自四方八面的壓力,有些人更打電話到學校說粗言穢語謾罵,又威逼學校要開除林老師。我真的希望,這些人只是一時迷失,是因為他們在愈來愈專制的政權下,不再願意面對香港法理敗壞、自由淪喪的現實,只沉醉在「家畜的安寧,虛偽的繁榮」的假象中。所以,他們才會憐憫違法囤地自肥的陳茂波,而要一位行公義、尋求公平的老師喪失教席。

林老師,我支持你。為師的,就是要「破惘」,就是要幫助這群迷失自我、失去個人判斷是非能力、活在專制政權下的囚徒,勇敢地走出來面對惡行,不平則嗚。否則,香港的下一代不會再有夢想、活力和創造力,因為我們留下的,只有規訓與懲罰。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