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5

盧斯達:朗誦嘅嘢你識條春咩 (1065)

中小學生朗誦或者演講這回事,實在令人看不透。好好一篇詩詞或者講辭,為甚麼總得用那種超級浮誇的語調來唸?好假的肥仔、特別的朗誦技巧,都是久不久就被人拿出來恥笑的。如果你是他們的父母,以為課外活動「有益身心」,到頭來卻換來愛兒被恥笑,留下陰影,真固情何以堪。

那種遊離於古巨基式假音兼粵劇腔口的唸白,加上有點像夜場索K人士會表現出的表情動作,甚麼唐詩宋詞的淡素風雅、華夏文人的內斂深沉,全不見了,盡化作一闕像大陸春節晚會的「紅歌獻唱」。詩的韻、詞的律,被「朗誦」得擰扭曲折,唸出來,不知成了甚麼。粵語唸起唐詩,九個音,本是千迴百轉的深,現在卻成了類似北京話的四個音,大起大落,令人厭惡。甚麼作品,都會糟遢。

這種形式的「表演藝術」,我真的不懂欣賞。朗誦嘅嘢,我不識一條春、不懂一抹秋。又想起中學時期的中文課教你「作文」、「賞析」名篇,都是這種風格。浮誇煽情的,就是「有感情」,好嘢。

都甚麼時候了,還是歌頌「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我那個時候的中文科SBA(校本評核)還是做《承教小記》。一個時代的教材、一個時代的文學視野,用了很多個十年,像歷史科一樣,沒有更新過,毒害一代又一代的人。金文泰禮聘過的前清翰林、香港承過的傳統中文,都灰飛煙滅,成了絕學。五四的新文學運動,破了舊,還未新立,中共就來了。

大中華地區,精緻的文字,識得寫識得看的人越來越少。不是土匪流氓戰鬥語言的後代,就是台式小清新的傷春悲秋。舊日的詩詞歌賦,今日用來「表演」、用來比賽。濃妝艷抹,塗在死了的文學身上,像是為死人化妝。這樣「推廣文學」,就像大陸猛開「孔子學院」,要「復興傳統」一樣,令人眼冤。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