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4

郝鐵川:聖士提反書院慘痛血案 (503)

聖士提反書院是香港面積最大的中學一級的歷史名校,抗戰時期這裏曾經發生過一起鮮為人知的血案。

在抗戰期間,聖士提反書院被改設成一座英軍傷病醫院。1941年12月,一向自詡為香港「保護神」的英國港督和英軍司令,指揮英軍僅與侵華日軍交戰半月,就從新界、九龍節節敗退到了港島,最後竟又為了保命,扯着白旗跨海去向佔領九龍的日軍投降。就在日寇鐵蹄踏上港島的聖誕節這天,一幫日本軍人闖進傷病醫院,無視國際戰時法和《日內瓦公約》,用滅絕人性的手段開腸、破肚、肢解、挖眼、割鼻耳舌,把170名手無寸鐵的傷員和醫生、護士全部活活地殺死,7名女護士無一倖免被姦淫,有的還被壓在屍堆上輪姦,姦後再處死,令人髮指的殘暴程度一點也不遜於南京大屠殺。香港資深報人謝永光先生的《戰時日軍在香港暴行》詳細摘引了慘案發生全過程都在現場的加拿大陸軍隨軍牧師巴萊特戰後在東京戰犯法庭上做的證辭。謝先生寫道,關於抗戰時期香港淪陷的這段3年8個月的歷史,「由於它是一份不光彩的記錄,英日雙方都不願觸及它,很少人關注到這個問題,有關這方面的著述是一片空白」。

兩個罪過

根據學者的研究,英國人在日寇侵佔香港問題上有兩個罪過。

第一,在是否保衛香港問題上猶豫、多變,沒有一個認真應對的計劃安排。英佔香港之後,長期沒有外來威脅,其在20世紀初期設置的軍事設施與防禦裝備到了抗戰前夕已相當落伍。總督羅富國因而接受倫敦方面的指示:不宜加強防守。然而到了1940年年初,英國遠東軍總司令又認為香港具有防守價值,匆忙修葺軍事設施。然而到了6月,英國三軍總參謀長依士梅勳爵又對是否保衛香港作出決斷說:「香港並不重要。對於主張加強守備部隊的壓力,應當堅決頂住。」因此,有人曾將英國人的心態比作只要不正視危險就可以避開危險的鴕鳥心態。

第二,在保衛香港問題上,不相信、不依賴香港華人。儘管香港華人慷慨支持中英兩國作戰,但港英當局認為大多數華人只當香港是暫居之地,不會為它犧牲。港大教授高馬克在其《香港簡史》中說,過去100年港英當局沒有做什麽去培養現在他想要從華人子民身上得到的忠誠。政府也一直不信任華人,從來沒想過要徵召他們保衛香港。直到抗戰爆發一年後,在立法局華人議員信誓旦旦向港督保證華人會支持港府後,英籍華裔子民才獲准加入防衛後備軍,英國戰爭部直到1941年10月才同意接受華人步兵入伍,最後在600名申請人中,只有35人獲接納。

而事實上香港華人擁有堅強抗日的決心和能力。1938年1月在周恩來的斡旋下,英國准許中共在香港成立聯絡處,廖承志以「粵華公司」的名義,成立八路軍駐港辦事處。中共建立和領導了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下設西貢中隊、沙頭角中隊、元朗中隊、海上中隊、市區中隊等,與日寇展開了激烈的游擊戰,使侵略者居無寧日。他們不僅營救了800抗日文化人士,還拯救了約100名英、美飛行員,送往中國內地。他們的鬥爭為在黑暗中苦苦掙扎的香港居民燃起了希望的曙光,與稍戰即降的英國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作者註:本文為系列文章第3篇,第1、2篇題為〈英佔香港之前的香港是荒島嗎〉及〈港英時期對華人參政為官的歧視〉,分別載《新報》2014年1月4日及1月17日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