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7

周日話題:許志永老師,加油! (162)

許博士:

許老師,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一名叫鄭詠欣的香港學生呢?2009年4月,我和我的同學參加國情考察團,曾到先生有份創辦的公盟參觀。當時先生向我們講了一席話,內容大概是雖然中國有很多人權問題,但是你相信能夠透過一步一步的向執政當局爭取,終有一天中國社會會更公平,自由、人權和民主能得到保障。當時老師你叫我們對政府多些忍讓,多些諒解,要給予空間時間當局改善。先生,老實說,你的主張對於我這個在香港長大的公民來說是有點過於溫和。

只是沒想到,數個月後,在我眼中十分溫和的你竟也被執政當局拘捕。我和同學決定在香港報章聲援老師,望當局依法依理釋放先生,當時《明報》亦刊登了拙文〈請用法理來說服我──為許志永老師給溫家寶總理的公開信〉。後來在張思之、江平、茅於軾、章詒和、錢理群和許醫農等多名學者呼籲下,老師終於獲釋。老師獲釋,我們當然十分高興,萬萬想不到老師居然會公開回信給我們,並強調無論經歷多少挫折和磨難,你和你的盟友仍舊會堅守溫和理性建設性的立場,盡力捍衛法治和人權,甚至表明你們對任何人都沒有敵意和仇恨,願和所有人一起促進國家的進步和自由。老師,你的情操確令人拜服、令人汗顏。

老師,這次你在扣留多月後被當局控告「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今天的中國政治環境較當年更加嚴峻。在中國大國崛起的背後,很多維權人士受到打壓,劉霞被非法軟禁,其弟弟被審、李旺陽被自殺、趙連海被關押。我對於中國在政治改革的信心,被一次又一次的荒唐事件點滴磨蝕,已將近感到無力。是故,從你被捕至今,一直逃避,沒有以任何行動嘗試支持你,請你原諒!

只是沒有想到為了打擊你,當局迫使你的朋友認罪,進而再發動輿論機器去分化你的同行者。在法院,案件被極速審理,又不准你方傳召任何證人,連你的最後陳述都被打斷。這些小人行為實屬可恥!尚幸,透過媒體的報道,你的遭遇已經傳遍國內外,亦會被紀錄在歷史上。不知你知不知道呢,在你庭審當天,有大批訪民及維權人士到場聲援你,支持你推動「民主、法治、文明、仁愛的中國」之主張。可惜,他們和多名國內外的記者卻被驅趕,有的更被拘捕。

即使對未來並不感到樂觀,我還是決定要再提起無奈的筆桿寫這封信,為你和所有努力改進中國的朋友加油打氣:願彼此能堅持理想,終有一天能見證民主、法治、文明、仁愛的中國夢成真。我個人的力量雖然卑微,惟多一分力量就是多了一分力量。我願意付出我的一分力支持老師你,相信你未來定能集結更多人的力量,共同努力幫助受壓迫的人民。老師,我很難想像你這條路會有多少荊棘,希望你能通通斬去它們,繼續走你想走的路!!

支持你的公民

鄭詠欣上

2014年1月

P.S.最後多謝《明報》能刊登這封信,永遠支持《明報》員工享有編採自由。本文稿費本人將轉交至支持新公民運動。

— — — — — —

立即釋放許志永!

那是二○○九年的一個下午,我帶着學生探訪公盟,即是許志永先生,你所參與籌辦的民間團體,那時候你關注的是留在北京的上訪人士,遇到具代表性的案件,就替他們申訴。枱面上是厚厚實實的文件,你面對的不是橫放不一的紙張,而是一宗宗的血淚史:不是非法徵地,就是判案不公,要千里迢迢來到首都,以微弱的力量奢求敲響公義的晨鐘。

身為北大的畢業生,本是國家精英,前途無限,但他竟選擇站在無權無勢的一邊。記得當天的下午,你坐在我們中間,以堅定而包容的語氣向我們道出對國家的期許,就是希望落實民主監督,防止公權被濫用,又重申司法判案不受干預對國家的重要性。你更向中國政府提出實質的建議,就是同級政府不可「領導」司法機關,改由上級政府領導,已是司法制度一大改良。

在那燈光暗晦的室子裏,你目光如炬,照亮了整個房子,聽着你說話,你堅信愛和理性倡議能點滴改良社會,無不敬佩你對國家、對人民的愛。這些年來,我一再回想着你的說話,雙目淚水再欺瞞不了。

及後公盟被拆了,學生鄭詠欣給你寫了一封公開信,向時任總理溫家寶發聲,要求釋放;現在你辦的新公民運動,只不過是實踐世界人權宣言裏、國家憲法裏容許的言論自由、示威集會自由,可是十八大後寒風凜冽,那怕是「快閃式」的拉橫額活動,急劇左轉的意識形態竟容不下「許志永」,非要在公民裏除掉你不可,相信這三個字將成為內地搜尋網上的禁查詞,目的就是叫人遺忘,把人民豢養,繼續以經濟發展麻痺人心。

相反,香港人享有全中國最自由的生活,公民自由唾手可得,試問誰曾為自己的土地如此付出過,香港人面對強大的政權,固然可以割席自封,但公義究竟存於人人心裏,難道香港人不可以發聲?我就是不服氣,仍要疾呼:立即釋放許志永!不要倒退,落實國家憲制!

方景樂

— — — — — —

我心中的許志永

最近得悉中國內地維權人士許志永律師再度被捕,並於本月內受審,我的心情是十分沉重和憤怒!

去年於北京,我與同學們和許律師有一次小聚會,我對是次的見面印象是非常深刻的。許律師是一位愛思考的人,說話很有深度,文理清晰。他沒有什麼大架子,與同學們同桌用膳,有問必答。雖然他說自己是機緣巧合下才讀上法律,但我深刻感受到他對法治公正的執著,他當時亦正在運作民間組織,透過學術研究就國家的法制改革提出意見和建議,推動國家實現民主法治,同時希望以現有的司法制度爭取公義。有了解過國情的人都會知道維權之路並不好走,隨時因爭取公義而付上了生命。因此,當時我很佩服他的勇氣及志氣,亦默默祝福他在維權之路會安全。

如今不斷有報道刊出許律師被捕的消息,並將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檢控。

我此刻卻不解為何中央政府能狠心將一位為自由、為公義、為愛的維權律師作出軟禁,再至今將被定罪的地步。許律師的陳詞中表明着「我衷心希望改革順利進行,實現美好中國的夢想」,他沒有放棄過對中國的抱負,把自由成為信仰,為同胞發聲,為中國美好的未來打拚,何罪之有?他在公眾高呼爭取公義的事,事實沒有故意擾亂公共秩序,是在實踐言論自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亦提倡反貪腐,而許律師要求官員財產公示,不是更切實的方法去打擊貪腐、減少裸官嗎?

我此刻在深思中央政府認為怎樣才是真正的法治社會,用現有的「法律」打壓以法治守護公義的律師?以制裁所有良心律師來換取所有腐敗官員的狂妄?我相信不少內地高官也是才高學厚之人,只要心存一點良知都會感覺到事情的無理。若不再以公民社會作為核心、尊重人權及自由,法治在極權的社會下只會不斷萎縮。

雖然我只是個高中生,但我尚懂得法治社會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及「以法達義」。中國貴為強國,會談公義嗎?會尊重社會上的公民嗎?此時此刻得悉許律師被捕,答案顯然易見,再多的國民教育也沒有效用!

最後,我亦為許律師送上一份祝福,希望他身體健康,能夠帶領民間組織宣揚自由的公民社會。同時亦促請內地政府重拾良知,立即釋放許志永律師。

中六學生

陳寶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