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9

【主場新聞】吳靄儀:《明報》是新聞自由的警鐘 (1133)

《明報》突然撤換總編輯劉進圖,令熟悉新聞界的人士吃一驚。  很多人衝口而出的反應是: 「什麼?! 劉進圖也要換?」  說明了在圈內的一般意見是Kevin是個審慎保守,甚至撐政府撐北京的人物,絕不是什麼反對派激進分子,但同時他是個有主見有原則有專業自尊心的傳媒人,如果連他也不容於權勢,那麼這個訊息就太令人凜然了。

據各方面消息查證,劉進圖「出事」的禍端是處理港視被拒發牌事件。  這宗追查新聞其實做得極好,在一宗廣大市民關注的事件中,做到報道快、準、狠、深入調查、無畏無懼,是傳媒工作者應有的專業精神。  《明報》當局理應嘉獎。

但反而要撤換,那麼「罪」在什麼?  港視發牌是一宗港聞,不涉任何政黨政治、不涉特區與中央矛盾,暴露的純粹是特區政府管治的手法與水平。  如果這也說不得的話,那麼香港傳媒的言論禁區就擴濶至任何實質有力地批評政府的報道也隨時會受到打壓了。  這樣,我們還要傳媒來做什麼?

港視被拒發牌的最重大意義是香港特區的經濟貿易環境是否仍然符合公平開放的原則,還是已淪為被政治左右。  如果特區政府在發牌制度上完全不按道理原則處事,香港的自由經濟、國際商業中心地位還可以支撐多久?  如果這類新聞也不能如實報道,香港還有資訊自由嗎?  國際市場仍能對香港有信心嗎?

《明報》撤換總編輯事件曝光之後,新聞界憂心如焚,特別擔心的是香港人未必明白事件的嚴重性,故而特別強調《明報》並非單一事件,而是要與其他傳媒事件一起看,整個大局值得擔心,亦有人說,今次危機,是《明報》半個世紀的聲譽可能毁於一旦,藉此呼籲市民提高警戒,切勿視作等閒。 前《明報》員工聯署聲援,務求社會注意。

我對這一系列行動,十分感動,但我的看法略有不同。  我認為《明報》本身就是必須看守不懈的傳媒警鐘,告訴我們新聞自由已面臨危險。  在《明報》漫長的歷史中,受到狙擊,這不是第一次,而是歷來一次又一次發生。  《明報》不是時時能堅守立場,而是屢屢妥協,尋求可以接受的底線,普通記者的理想與高層的現實不住交戰,但特殊的是,每次妥協,都受到香港市民的斥責、《明報》工作人員的公開反抗,而每次都是因為這些斥責和反抗,以及背後所代表的深切獨特的期望,令《明報》重新要站起來。

本人自八十年代與《明報》結緣,其間不知經歷多番風雨,隨手翻出1994-95年所寫的文章誌記其事。(見文末三張附圖)  我要說的是,是香港人的期望,令《明報》不能沉淪,以往如此,今日亦然,人心不死,共同捍衛,《明報》不會倒下去,新聞自由獨立的烈火不會熄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