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3

【輔仁媒體】翼雙飛:大學生,請反對講師用普通話授課 (1654)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ndrew Maso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ndrew Mason)

(看不到EMBED 可按此) 

致中文大學及其他大學的一眾同學:

希特拉說:「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

今早看到面書上有網友分享CUHK Secret Page在去年年底的一則貼文,說因課室裏有五個大陸學生,使教授改為用普通話授課,其他百多個香港學生都要遷就他們。

小妹馬上聯想起普教中。網上已有多篇文章說明普教中是大陸侵吞香港文化的手段,以扼殺香港稚子的廣東話能力來赤化香港,在此不贅。小學生年幼無知,不懂反抗,所以我們大人要努力反對此項政策。但大學生呢?大學生已成年,上課不想聽普通話的話,為什麼不反抗呢?明明在香港自己地頭,為什麼那麼害怕那五個大陸學生呢?

換了在英國留學的大陸學生,這個情況相信就不會發生。一來,大陸學生只是欺我們香港人溫和膽小,所以膽敢在百多人的課室裏要教授遷就他們廖廖數人。到了英國,必不敢提出要教授棄英用普(即使那教授是華人)。二來,即使他們敢提出,英國學生都會馬上群情洶湧,齊聲反對,根本沒有勝算。

小妹又想起,好些在職人士和學生,為了抵抗香港赤化,不惜十萬人圍政總反對國民教育;不惜屢次在公眾平台撰文反普教中,一人一信寄教育局,有團體多次擺街站宣傳;不惜背負「暴民」之名到廣東道驅蝗;不惜到旺角沙田拖篋行街,呼籲大陸人買國貨。不論你同不同意他們的手法也好,他們都在努力抵抗香港赤化,為港人利益盡一份心力。為什麼香港大學生坐在一個安全的課室裏,沒有警察包圍監視、沒有聲大夾惡的施君龍,但連自己付出學費後應得的權利被剝奪,都不敢噤聲呢?

我說:「大家都付了學費,為什麼香港學生那麼怯懦,有百多個香港人都不敢作聲?難道怕了那區區五人嗎?」

媽說:「今天你已經在社會打滾了幾年,當然夠膽馬上反對。但換了你是他們,即使權利被侵犯,畢竟年紀輕輕,哪敢吭聲?」

我停下來想了想,是的,如果我回到那個年紀,那個尚未工作、父母負擔學費的年紀,我也許因為年紀輕所以只敢做羊群;也許因為未工作過,不知道自己的權利要靠自己去捍衛;也許因為學費不是自己賺來,少了肉痛感所以不會大聲反抗。但如果我變回十九歲之軀,在二零一四年的今天回大學上課,看見大陸學生肆無忌憚地提出用普通話授課,而我又不知何故閱讀到翼雙飛這篇文章的話,我會嘗試鼓起全身的勇氣,舉手對教授說:「這裏是香港,我不懂普通話,我要求使用廣東話授課。」並且努力爭取在座的香港學生的支持。

誰知道呢?說不定教授也受到管理層的壓力,而香港學生又噤若寒蟬,令課室內只得一種聲音,教授正苦於無法拒絕大陸學生的要求,沒法不順從大陸學生的意願。如果香港學生勇於表達不滿,說不定就可以扭轉現狀。

你們是香港的大學生,老土一點說是社會的棟樑。粵語是香港文化的基石,順嫂三叔不清楚普通話入侵學校有什麼後果,但你們是知識分子,一定知曉摧毀一個地方的語言就能摧毀她的文化,使香港變成中國的一個小城市。所以今天用普通話授課並不只是課室內百多個同學「蝕底啲」的事,而是香港最高等學府亦被赤化,是全香港人的事。連大學生都放棄捍衛粵語的話,香港的前途相當堪虞。

所以正身處香港最高等學府的你們,請鼓起勇氣、請在課室內站起來!一個小小動作,就已能為一群正在努力抵抗大陸入侵的香港人,提供一份支持!感激不盡!

延伸閱讀:

重視粵語祝福香港

星期日專題:質疑教學成效 憂毀本土文化 高登巴打吹雞反普教中

2018年就要大推普教中?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