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5

沈旭暉:一夜出兵的震撼:普京政治教室之「Provokatsiya」

想到克里米亞可能脫離烏克蘭的人不少,想到俄羅斯總統普京不容許烏克蘭脫離俄國勢力範圍的人也不少,但想到普京一夜間就獲得國會授權出兵克里米亞的人甚少。原因很簡單,根據正常國家的遊戲規則,烏國亂局已初步平息,臨時政府已上台,大選也臨近,好應該等新政府出現,看它能否打交道才決定行動,因為任何軍事行動都是高風險的;而且亂局發展極快,需要時間消化與制定新政策,美國總統奧巴馬就完全被殺個措手不及。

然而,俄羅斯不是一般國家。普京決定出兵的極高效率,只能有兩個解釋:他真的很決斷與勇武,或他預先知道亂局發展方向。

挑起矛盾 弱化烏國

究竟是哪一個?認為後者是陰謀論的朋友,可嘗試解答兩個詭秘的問題:在克里米亞忽然出現全副武裝、訓練有素的「民兵」,究竟是何方神聖、何時受訓?極右團體在反對派當中只是小持分者,但何解烏國前總統亞努科維奇批評反對派是「納粹法西斯」,卻傳遍天下?

日前,曾獲普立茲獎的著名美國記者阿普勒鮑姆(Anne Applebaum)發表了一篇文章,認為烏國亂局是普京以KGB手段製造的劇本,目的是挑起內部矛盾以弱化烏國,以達到消化東烏克蘭的目的。

一般而言,這類陰謀論難登大雅,但阿普勒鮑姆並非一般記者,其丈夫是前波蘭外長,對東歐政壇有特殊網絡,文章不能等閒視之;加上克里米亞局勢太不尋常,難免令人回想共產時代,所以文章發表後,在圈子內傳誦一時。為介紹普京的手法,她特別使用KGB字典的「Provokatsiya」(可譯為「煽動策略」):「當局會通過秘密單位製造政治事件,手法包括預先安排危機,出版煽動性刊物製造亂局,秘密支持極左或極右兩極組織,乃至讓匿名者策劃炸彈爆炸等。」

這時代要講證據,否則阿普勒鮑姆相當不負責任。那大家怎樣證明普京在烏克蘭搞「Provokatsiya」?由於白紙黑字的命令是難以找到的,那就只能靠環境證供,例如:

一、數年來,莫斯科不斷給予俄國護照予克里米亞俄人,明顯是作為日後「保護國民」的口實。當年俄羅斯出兵格魯吉亞前,也是大舉發放護照予當地分離主義分子。

二、佔領克里米亞機場的所謂民兵「克里米亞人民旅」無任何檔案可考,卻具高度紀律性,行動完全配合俄羅斯,有媒體推測是莫斯科聘請的僱傭兵,此點大家姑且存疑。

但克里米亞近日活躍的另一路「奇兵」,則開宗明義是普京的盟友,那是在俄羅斯和前蘇聯地區活躍的電單車黨「夜狼」。普京年前訪問克里米亞,曾特別和「夜狼」領袖一同穿皮褸、騎電單車遊街,而他們已開始在克里米亞「維持秩序」。

三、俄羅斯媒體對「極右」暴力報道甚多,連帶西方媒體也擔心被批評「雙重標準」而多了關注。德國學者烏姆蘭(Andreas Umland)因此發起「要求媒體持平報道宣言」,認為過份宣傳「法西斯革命」的報道,只是幫了俄羅斯忙,以及刺激東部親俄人士的情緒。

四、阿普勒鮑姆還列出了眾多疑點,例如亞努科維奇撤離基輔時,不知何故撤掉所有守衞部隊、讓首都陷入混亂等。

反對上述理論的朋友認為,烏國出現極右運動多年,有一定群眾基礎,並非俄國憑空創造,而且克里米亞俄人亦要求獨立多年,真的秘密訓練出民兵亦非不可能,何況使出同類招數的除了俄國,也可以是美國。但是從形勢發展看來,奧巴馬的措手不及是真實的,不是作秀;流亡莫斯科的亞努科維奇說普京對烏克蘭局勢「出奇地冷靜」也是真實的,同樣不是作秀。

假如普京真的以KGB方式預先制定了一個「克里米亞攻略」,國際社會反而暫時可以放心,因為根據常理計算,俄軍揮兵攻入烏國其他部分確實得不償失。不過,可以給別人預測的,就不是普京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