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8

黃明樂:有關與無關 (194)



不講大話,也不講事實之全部。

這是公關絕招,慣常見於政客。但執法者是不會這樣的。紀律部隊通常有種近乎固執的梗直,是其是,非其非,不會巧言令色操控真相。是以,聽到一哥之言,你就知道香港玩完。 

一哥說,暫無直接證據顯示劉進圖遇襲與新聞工作有關。他沒講大話,也沒交代事情之全部。

實情是:暫無直接證據顯示劉進圖遇襲與新聞工作有關。也無直接證據顯示劉進圖遇襲與新聞工作無關。我們甚至無直接證據顯示遇襲與任何事情有關,當然也無直接證據顯示遇襲與任何事情無關。

一句到尾,警方根本未找到遇襲原因,也無法排除任何可能性,包括職業考慮。不過,一哥沒這樣說。他寧願說,「無直接證據顯示劉進圖遇襲與新聞工作有關。」因為,他很想要這個鏡頭、這個sound bite

兇徒目無法紀,警方快速破案,而且事件與新聞自由無關,可以close file──這就是政府最想要的圖畫。一方面突出警隊高效的形象,另一方面杜絕事件背後任何政治猜想。

政府對「新聞自由」感冒,因為它認定,新聞自由必然跟政治扯上關係,矛頭最終指向政府。然而,要買起一條人命,不過幾十萬。主謀可以是任何有錢、有勢力人士。新聞自由範圍好闊,政府卻心虛,自行對號入座。

坊間很多護航的聲音,努力把劉進圖跟他的身份分割開來。敢問如果某天,梁振英被嶄六刀,危殆送院。我們會否說,一個阿伯遇襲而已,跟特首的身份無關?反過來想,林老師講粗口為甚麼被公審?若她不是老師,只是維園阿伯,會否一樣?

無人能夠撇開自己的身份去生活。一哥之言,極度不負責任,拜託緊守崗位追查到底。還有,別在新聞自由的傷口上灑鹽。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