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1

【主場新聞】方景樂:老北京說:乾乾淨淨賺錢 清清白白做人 (1173)


這是我帶隊往北京考察團的第一天,十時火車關了燈,漆黑下我和一位學生正用手機靜靜地把今天的見聞逐字打下。

我校每年復活節假都會帶學生到北京考察,不經不覺已有八年了。當初原因不過是認識中國,預期在書本上認識,不如親身前往。最重要是不按旅行團的典型「章法」,就是旅遊巴、名勝、旅遊巴、酒店;而是按著當前中國的前沿發展來自定行程,來個正式的「自由行」。

上京一程不從飛機,而用火車,總共用23多小時從深圳到北京,學生都要跟一位內地乘客「吹水」,使學生慣用那怕多爛的普通話;也了解那乘客的出發及目的地,認識中國的大;亦了解他對國情的看法,認識大陸人根本不是鐵板一塊。

今次和我們閒聊的是1991年在北京某大學畢業的董女士,當時她親歷八九六四,眼看學生被殺,陳屍於地,廿五年的今天都說中共實在不應鎮壓。自那年空氣裡缺少了自由,政權手握無限資源,大大打擊異見者,人民根本無力抵抗。據她說人民不是麻木犬儒,甚或乎分不清是非黑白;就是希望遠走他方。像她兒子已經出走加拿大讀書,身為母親寧願下一代活在自由和平等的土壤裡,也不願他回來。

她口中的父親是個優秀黨員,都是上一代心懷祖國,希望造福人民的理想主義者,在他的教育下,董女士也深信要「為人民服務」,可是她認為現在中共不單沒以服務人民為依歸,取而代之就是騎在人民的頭上,欺負人民。在失去政治信仰的年代,唯盼自己的獨子在彼岸活得自在,對兒子的寄語也是父親對她的一樣:「乾乾淨淨賺錢 清清白白做人」

另一位是三十出頭來自天津的街頭塗鴉藝術家,先前從天津前往深圳,參觀一個街頭塗鴉的展覽。作為一個藝術家,內地創作禁區處處,限制了他的創作自由,更甚者,他常常會到世界各地觀摩,透過與不同國家的藝術家交流,發現了中國的創作空間活像監牢,實在使他感歎不已。又近幾年才發現學校沒有教的事,如文化大革命、台灣佔領立法院的事等。

其實跟我們談的不只是兩位,但不約而同,他們似乎樂於跟我們香港人談天,其中原因是我們無所不談,最重要的是沒有政治禁區。自網絡的興起,及人民質素逐漸提升,大家都渴求資訊,無論中共如何管也管不住,那怕是四十六歲的董女士,或是三十出頭的藝術家總有辦法突破封鎖,拒絕洗腦,對國情都有清楚的看法,可見思想自由是禁不住的。可是極權之下,究竟使多少人民失望而出走,還是繼續啞忍待某上一代領導人死去,才得真自由呢?

方景樂老師、丘詩麒同學合寫
2014.4.16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