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8

【主場新聞】葉朗程:華仁的浪漫 (2408)


幾乎所有聽過「天梯」的朋友,也會喜歡這首歌,主唱的是 C All Stars,填詞那位叫鍾晴。講到音樂,我只懂主觀的說句「好聽」或「不好聽」,天梯屬於超好聽。從歌詞判斷,天梯是情歌,但每次聽這首歌,腦海閃過的畫面,不是情人,是華仁,我的母校。

「幾多對持續愛到幾多歲?不轟烈,如何做世界之最?千夫所指裡,誰理登不登對,仍挽手歷盡在世間興衰。」如果男人唱畀男人聽,的確有啲「基」,but then you know,中學的朋友是一世的,而華仁仔之間的情誼,就是可以親密到這個地步。從前最好的朋友,今天最好的朋友,以後最好的朋友,都在華仁。

那當然,讀大學又好,出來工作又好,也可以交到朋友,但跟中學那班相比,硬是有點說不出的分別。我的感受是,投身社會後,交朋友的過程,好像暗地裏都附帶着條件。Oh,你做 Deutsche Bank,我做 JP Morgan,有共同話題喎,出嚟飲杯嘢啦,飲幾多食幾多唔緊要,我請,大家啱傾嘛。見多幾次,玩多幾次,熟咗啦,就叫朋友囉。

喂,唔係喎,我做匯豐,你揸的士,大家仲有冇計傾?唔好玩啦,我下個月約咗朋友去瑞士旅行,你有冇錢 join 我?冇呀?咁點有計傾呀?You see,附帶條件的。如果今日葉朗程突然破產然後改行揸綠van,boom,九成的所謂朋友全部走哂。淨低冇走嗰一成,就是華仁的朋友。所謂兄弟,就是這個層次。

老土啲講句,中學的朋友就是多了一種味道,一種青蔥的味道,是一份永不褪色的青蔥。因為這抹青蔥,所有朋友和一起踏過的足印,都是無怨無悔的,單憑感覺的,不講條件的。中學時代,唔好話香港去瑞士,就算由灣仔搭車去維園都未必捨得,「行馬拉松」是兵家常事。

以前麥記一個餐都唔使 20 蚊,吃完最後一「粒」薯條、飲哂杯可樂食埋啲冰都唔捨得走。六個餐加埋百二蚊,已經是快樂不知時日過的享受。今日,去 MO Bar 叫三支白酒,講政治講經濟講前途,好有意義,埋單兩千,卻買不到那時候在麥記的十分一快樂。始終,有情緒發洩,有心事傾訴,有笑話分享,依然要找華仁那一班。

復活節假期前,我們又再一聚。人大了,「佬」了,不再麥記了,飯局地點十居其九都是位於佐敦的金牌火鍋。涮肥牛,飲啤酒,講粗口,那夜金牌火鍋的二號貴賓房,是女人禁地。七個長不大的男人,合奏出一段又一段放不低的過去。有人後悔沒有跟教 Bio 的 Miss Cheng 正式示過愛,亦有人想起當年欺負「蘆葦草」還是欺負得不夠盡,也有人懷念陳國全老師的中文堂,「教書嘅時候以為佢吹緊水,到佢吹水嘅時候又覺得佢好似教緊書」。

狂吃又狂笑,當第二打青島來到的時候,突然有人問:「係喎,話時話,你幾時開始暗戀 Marcus㗎?」沒有人會料到竟然有人敢重提這件舊事,各人頓時鴉雀無聲,貴賓房內只有電視聲。「你係唔係想玩嘢呀?係唔係想反面呀?」Ok,看起來有點亂,我整理一下。發問的是 Benson,發火的是坐在Benson 旁邊的 Wilson,而 Marcus 當然是我。換句話說,想當年,Wilson 暗戀我。

給大家玩個心理測驗,我覺得挺準的。請你用一隻小白兔、一道木橋,一條鎖匙和你自己,串連一個簡單的故事,完全隨心而發,沒有指定答案。舉例,你可以說一隻小白兔掛着一條鎖匙,跟你一起走過一道木橋。你也可以說,你拿着一條鎖匙,走過木橋,看到一家小屋,用鎖匙打開小屋,而小白兔就在屋內。未為你解讀這個心理測驗之前,先想想自己的一個故事吧。

木橋代表你的人生,鎖匙是你的事業,而小白兔則寓意你的情人或伴侶。很久以前,問過 Wilson 這個心理測驗,而他說出這樣的故事:自己一個人沿着木橋走,手緊緊拿着鎖匙,而那隻小白兔就在他身旁,但最特別的是,小白兔竟然是透明的,看得見,但觸不到。怎樣解讀這故事?那時候,我們還是學生,所以 Wilson 最緊張是學業,鎖匙自然是緊緊的拿着。小白兔就是葉朗程,Wilson 明知我喜歡女人,所以就算我站在他身旁,卻是這麼近那麼遠,看得見,但觸不到。

雖然我只喜歡女人,但我絕對明白 Wilson 那時候的痛苦。做少數一群,就是要每天與這種痛苦共存。費煞思量,也不明白為甚麼有人可以這般野蠻,硬要設法排斥同性戀。任何人都會有自己的取向,只要你的選擇不會傷害其他人,世界上是沒有人有權阻止你追尋目標的。試想想,如果只是喜歡中國人,我卻強迫你只能跟法國人在一起,又或者你只喜歡法國人,我就硬要給你一個非洲人,哪是何等的殘酷無理?

還剩兩罐青島,酒醉三分醒的 Benson 繼續追擊 Wilson。「喂,話時話,嗰陣時你同 Marcus,有冇嘴過?」Wilson 望一望 Benson,然後警告他不要再說下去。怎料 Benson 繼續嬉皮笑臉:「我鍾意問呀,你吹咩?點呀?打我呀?」Wilson 再望一望 Benson,眼神由凶狠變詭異,幽幽的說:「Benson哥,你咁靚仔,點捨得打你呀?」說完,Wilson 給 Benson 狠狠種下深情一吻。

Benson 徹底呆了,我們振臂高呼。You see,華仁仔之間的情誼,就是可以親密到這個地步。不轟烈,如何做世界之最?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原文連結